分类
医论医话

学习、应用中医,60分容易,90分难

假如满分是100分的话,学习、应用中医,想要达到60分的程度,是容易的,想要达到90分的程度,确实很难。

大多数爱好者,刚开始学习中医时,期望值都是100分,觉得拿不到满分就是庸医。如果学习没有坚持下来,这个念头就会一直在脑海里留存,结果就是在TA看来,世界上的大多数中医都是庸医。

随着深入学习,这个期望值会不断下降,每多学一年,每年可能会下降5~10分,五六年之后,下降到五六十分,一般就不会再下降了。如果再继续坚持学习,每年又会增加3~5分,五六年之后,到了七十多分,又停滞不前了。想要超过八十分,可能还要十年时间,想要超过九十分,可能还要二十年时间,100分基本不可能实现。

中医看病水平,达到60分,确实是不难的,只要方法对,时间够,一般人都可以做到。

学中医要不要天赋?当然是要的,如果一个人的智商低到痴呆的程度,肯定是学不会的。但天赋只要有普通人的智商水平,学中医就不成问题。所以,只要不是痴呆,把中医学到60分是不成问题的。

60分是个什么概念呢?就是具备一定的中医知识,能治好日常的小疾病,能时不时治好一些疑难病。有些疾病,虽然不能治好,但也不至于治坏。

所以,遇秋建议,零基础初学中医的,能争取达到60分就可以了。不要有太高的期望值,反而更容易学好。期望值太高,自己一动手,效果不如意,就会被打击得心灰意冷。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当然,人命关天,如果是以医生为职业,60分是肯定不够的,还得继续努力,争取达到70分、80分,甚至90分。

100分就算了,这是神的目标,不是人的目标。即使是专科,也没办法做到100分。医圣张仲也有很多病治不了。

分类
医论医话

要学会和自己的身体沟通

最近猝死的新闻有好几个,比较有教育意义的,应该这个:

cusi

病人觉得医生是在吓他,结果过了5天就猝死了。病人是企业老总,正值壮年,非常可惜。

这种显然是死于无知。

能突然猝死的疾病,猝死之前,肯定有一些征兆,比如胸部绞痛越来越频繁,比如血压越来越高,等等,各种不舒服,肯定是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的。身体在不断地提醒自己,自己却不当一回事。

为什么会不当一回事?因为不懂得身体想表达什么,不懂得这些不舒服代表着什么,以为忍一忍就过去了。

在很多人的观念里,赚钱和健康不能两全,如果要赚钱,身体健康就顾不上了。

实际上,赚钱和健康不一定会冲突,很多时候是可以兼顾的。

怎样才能兼顾呢?遇秋认为,最好还是自己学一点医学知识,尤其是中医知识,把医学保健知识融入到日常生活工作中。花一点时间学习中医,受用终身,为什么不值得这一点时间精力呢?

到了三四十岁,大多数人都会开始肾气亏虚,或轻或重,轻的,可能只是睡得不踏实,夜尿一两次,精力不济,这种通常叫亚健康,上医院,似乎有点矫情,不上医院,越来越难受,不知道怎么办好。如果自己懂一点中医,就可以在饮食、作息等方面进行改变,问题可能就解决了。

比如,中年男人保温杯泡枸杞,曾经被人嘲讽得很惨。但这个确实是很好的保养知识。人到中年,肾亏,视力下降,天天吃枸杞,可以缓解甚至治愈这两个问题。枸杞不是万能的,但至少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

现在的人普遍压力大,经常加班,长期过度劳累。刚开始时,可能只是心悸、心慌一下子,继续发展,频率增加,甚至开始胸口疼痛了。如果自己懂点中医,可能在心悸的时候就开始调理了,而不至于等到猝死。

有些严重的疾病,起因可能只是偶然的一次不舒服。

遇秋接诊过一个病人,企业高管,有抑郁、焦虑症,严重失眠,用安眠药多年,每天像没睡醒一样,昏昏沉沉。起因是一件很小的事,某一天,因工作上的事,失眠了。第二天精神状态不行,工作就更不顺心了,结果第二天晚上也睡不着……迷迷糊糊地,成了严重失眠,因为没有睡好觉,人变得焦虑,脾气变坏,和人相处都成问题,自己心情不舒畅,慢慢地又有了抑郁症了。

第一次的失眠看起来好像是偶然事件,实际上是身体不堪重负发出的信号,如果这时候能吃点滋补的药,或者把工作放一放,休息几天,让身体恢复元气,就没有后面那么多疾病了。可惜的是,病人并不知道身体是在警告他,放置不管,继续上班,最终严重到难以医治。如果他学了一些中医,又何至于如此?

所以,学点中医(医学)知识,学会和自己的身体沟通,让人生走得更稳、更长久。

分类
伤寒论

张仲景主体的方法应该是辨病+辨方证

一般认为,伤寒论用的是六经辨证,金匮要略是杂病,用的辨病论治的方法。

但遇秋认为,伤寒论里的使用的方法,和金匮要略在本质上是相同的,都是辨病+辨方证的方法。

伤寒论治的是外感病,张仲景根据外感病的特点,先把外感病分成六大类型,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这些病在症状、脉象上有一些共同特点,一般都是新起的疾病,如果没治对或不去治疗,短时间内会有很多变证,原病或变证,用不同的方剂去治疗。条文的内容,主要就是讲原病的病情,失治或误治之后的病情,方剂适应症的对比分析。

因此,伤寒论大都数都是先分辨是哪种疾病,然后用哪个方剂,也就是辨病+辨方证。

而金匮要略,讲的是杂病,第一步都是讲病,然后讲治法。杂病有很多是慢性病,病情稳定,变化不大,比如百合病“六十日乃愈”、“百合病一月不解”,温经汤治“妇人年五十所,病下利,数十日不止”等等,都是很长时间了,病情变化不大,没有那么多变化,所以比伤寒论的要简单,都是讲某病用什么方治,简洁明了。

所以,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用的辩证方法,在本质上都是辨病+辨方证的方法。

而我们现在有的人讲伤寒论,会引进八纲辩证、卫气营血辩证、经络辩证,歪曲解说张仲景的辨证方法。从临床效果来看,可能还也可以,但是,我们学习伤寒论、金匮要略,是要学它的特长,而不是用自己的特长替换掉它的特长。

北方吃面条,南方吃米饭,各有特色。南方人为了吃上面条,用大米打粉制作成面条的样子;北方人为了吃上米饭,把面粉制作成米饭的颗粒,虽然都吃饱了肚子,但不是原本那个味道!或者是把大米面粉混在一起煮着吃,填饱肚子没问题,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遇秋认为,张仲景的辨病+辨方证非常高效,值得保留和发扬。

分类
医论医话

为什么大城市的人更长寿?

先来看两则新闻:

截至2020年1月1日,如皋百岁老人数达524位,比上年新增84位。百岁老人中,105岁以上的达16位,其中最年长的男寿星为东陈镇万富社区110岁的刘记贵老人,最年长的女寿星为长江镇义圩社区109岁的孙文英老人。如皋是中国百岁老人总数最多的县(市),是著名的“世界长寿乡”,现有总人口约142万人,60周岁以上老人数39.17万人,占总人口27.6%,其中:80周岁以上高龄老人6.52万人,占60岁以上人口的16.6%,占总人口的4.5%,90周岁以上高龄老人0.92万人,占总人口的0.65%,老龄化、高龄化程度远超全国和江苏平均水平。

近日,上海市卫健委、市老龄办和市统计局发布统计数据:截至2020年底,上海市户籍人口中,10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共计3080人,其中男性792人,女性2288人。从2019年末至2020年末,10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增加了351人,增长率为12.9%;每10万人中就拥有百岁老人20.8人。其中上海浦东新区、徐汇区和黄浦区百岁老人数量排名前三。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533.49万人,占总人口的36.1%。80岁及以上的82.53万人,占60岁以上的15.5%,占总人口的5.6%。90岁以上15.15万人,占总人口的1.02%

这两组数据就有点意思了。

如皋的新闻是2020年1月的,上海的新闻是2021年4月的,要是上海的新闻先出,如皋恐怕都不好意思发新闻了。

数据显示,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上海占比远超如皋。80岁~90岁的占比,上海要少1.1%,90岁以上的占比,上海是如皋的两倍。注意,这是人口比例,不是绝对人数,是可以比较的。

如皋号称是中国百岁老人最多的县市,是长寿之乡,但是,被上海真是吊打之后,以后恐怕不敢这样提了。

遇秋认为,上海的这个新闻,是个标志性的事件。

大多数人都有个观念,认为大城市各种污染,吃的东西又不安全,肉类是饲料养的,菜都是大棚种的,喝的水味道还不好,肯定活不久。

以前的数据也表明,经济不发达地区的人似乎更长寿,广西巴马、湖北钟祥、新疆等,都是百岁老人很多的地方。

所以有不少人想着,等我老了,我就要回农村养老,吃自己种的菜,纯天然无污染,多么美好。

现在问题来了,如皋的经济,肯定是远远落后于上海的,2020年,如皋GDP才1305亿元,上海是38700亿元,反过来,上海人的生活环境,生存压力,肯定远超如皋,但为什么上海的百岁老人反而更多?

遇秋认为,长寿,是一个综合的结果,不是单一因素的结果。在大城市,衣食住行可能确实没有农村舒服,但是,医疗、老年服务、老年福利等更好,长寿的老人,都是各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而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应该是医疗。大医院在城里,高水平的医生在城里,当你有三高、有心梗、有其他慢性病的时候,同样的发病率,生活在城里,可能二三十年都没事,但要是生活在农村,可能救护车还没到就已经不行了。所以有的人老了之后,就不愿意回农村了,看个病都费劲,还是在城里好。

同时,生活在城里的老人,接触的医疗知识比较多,应该比在农村生活的要懂得多,日常生活懂得保养,这个应该也是长寿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普通老百姓,有机会,有条件的,还是要争取在城里生活,现在平均寿命大约是77岁,再过二三十年,估计活到一百一十岁也很常见了,一不小心又比别人多活三十年。

分类
学生心得

学好用透某个方剂,争取上一个台阶

学习经方,一般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掌握基础知识。

这个阶段,一般是掌握比较常规的知识,比如背诵重要的条文,记住方剂的组成、功效,大概能治什么病。

使用的时候,追求一病一方,一方一病,不太会变通。开方的时候,一板一眼,多一味药少一味药,都会很谨慎,生怕破坏了原方的效果。

第二阶段是用好用透某些方剂。

掌握常规知识之后,慢慢的也有了一些临床经验,这时候就会有用好用透某一个方子的需求,可能拿手的也就那几个方子。

碰到无汗怕冷的外感病人,不再纠结是用麻黄汤还是葛根汤还是桂麻各半汤,开出来的方子,麻黄桂枝俱在,但是自己也有点分不清楚是哪个方子加减而来。

有的医生,就更懒了,日常开方,基本上就是同一个方子开头。比如有的医生就叫小柴胡汤医生,大多数病都是小柴胡汤加减。

这个阶段,如果做得好,就会成为高手。如果做不好,就会成为胡乱加减、杂堆成方的庸医。

举个例子,柴胡桂枝汤,伤寒论原文是这样写的:

伤寒六七日,发热,微恶寒,支节烦疼,微呕,心下支结,外证未去者,柴胡桂枝汤主之。[146]

感觉用处很有限。似乎只是个合方,更不起眼了。

但遇秋经过多年的使用,认为它是个神方,能治的病症非常多,不能局限于条文。除了治疗外感病,还可以治疗皮肤病、关节病、胃病等。因为它具有和解少阳、调和营卫的功效,所以很多莫名其妙的疾病,没有其他思路的时候,不妨试下柴胡桂枝汤。

有的学生,在听完遇秋讲的柴胡桂枝汤的课之后,也开始喜欢上了柴胡桂枝汤了:

187-20210405

187-20210406

313-20210403

313-2021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