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对医生的信任,是疗效的前提

会开车的人,应该都有这种体会,如果乘客在一旁指挥开车,司机心里会火大得很,即使是两夫妻,恐怕也要成仇人。如果乘客还时不时要动你方向盘、刹车,恐怕是打起架来。

从事情的大小来说,这种就是小事情。但为什么会引发这么大的后果?其实就是相互之间缺少信任。当人和人之间没有了信任,小小的事情也会引发大纠纷。

同样的情形,在医患关系中,也很常见。

一个患者,会对医生的诊疗过程和方案指指点点,甚至要求医生按自己的思路来,本质上就是不信任医生。

患者一旦不信任自己的医生,接下来的治疗,就不太可能有很好的疗效了。

为什么呢?原因如下:

第一,患者服药可能比较敷衍。

或者是医生开好处方后直接把处方丢了,不买药,这是最常见的做法,药都没有吃,当然不会有效果。

或者是拿着医生的处方到处询问怎么样,这种结果肯定不怎么样。

或者是自己把医生的处方修改一下,加药或减药,改到病人自己满意为止,然后反馈说效果不好。

第二,医生开方可能敷衍。

一般来讲,患者的不信任,医生很容易能感知到。当前的医疗环境,宁可无效,也不可出问题。所以,只要医生感觉病人没有信任感,在无法拒诊的情况下,开出的方药,肯定是四平八稳,无懈可击,至于疗效,那是次要的,保护自己安全才是第一。

在很多行业里,你显得很专业,或者是装得很专业,对方一般是不敢欺骗你了。但是在医疗行业,你要是显得很专业,或者是装得很专业,医生一般是不敢给你开方了。

道理很简单,如果患者的水平比医生高,那又何必找医生看病?如果患者的水平比医生低,看起来专业,可能就是个挑刺的人,医生会对这种患者保持警惕,以防医闹。

当患者和医生都把自己保护起来的时候,疗效就不可能达成了。

所以,患者不管懂多少医学知识,找医生的时候一定要有空杯心态,要信任自己的医生,只要不是很极端的处方,都要照方服药,坚持复诊调方几次,才有可能把自己的病治好。

阅读 32 

中医治病没有那么难,也没有那么简单

有个病人,全身发热,测体温却没有升高,寻医试药,已经一年半了。这一年多时间里,试遍了清热药,尤其是清虚热的药,几乎全部用遍,但是不但没有效果,反而身体越来越差了,出现了齿痛胃痛、胸部窜痛、四肢酸软发冷、尿频尿黄、水样便等病症。

遇秋于是开了下面这个方子:桃仁10克,红花10克,当归10克,生地10克,川芎10克,赤芍10克,怀牛膝10克,桔梗5克,柴胡10克,枳壳10克,炙甘草10克,黄柏10克,木通10克,淡竹叶10克,干姜10克,黑顺片10克,黄芪20克,肉桂3克。

病人一看,怎么没有多少清热药?反而有干姜附子肉桂?于是一直纠缠,指定要开滋阴清热的药。遇秋知道遇到“高手”了,所以直接退号,不想再费口舌。

当然,遇秋的思路,只不过是反其道而行之,病人服了一年多的清热药,苦寒药已经把脾胃严重破坏了,这个可能比发热更要紧,脾胃不保,发热也无从治起。所以用的是甘温除热的法子。

至于发热,虽然是病人的主诉,但都一年半多了,也没见有什么严重后果,所以反而不是最紧急要处理的病症了。

这种久病成医的“高手”,可能看过不少名医,没有效果。然后就靠搜索、加群等方式,根据自己的病情,浏览查阅了相关资料,各种方药试验一番,但还是没有治好。病虽然没有治好,但心态搞坏了,觉得中医开方也不过如此,凡是诊断用药不符合自己内心期望的医生,都是庸医。所以看医生时会心存怀疑,甚至会指导医生开方。

确实,中医看病,有时是真的不难,有热清热,有痰化痰,有湿祛湿,有肿消肿,有虚补虚,按中药课本上的分类抄一下也能治好病,这确实有这么种情况。

但是,如果中医看病都这么简单,就不会有那么多难治的病了。

临床上,经常会碰到明显是热证,但用清热药不管用。明显有湿,但用祛湿药不管用。明显有痰,用化痰药却化不了。明显是肿瘤,有消肿药却消不了。明显是肾亏,用补肾药却不行。……说明治病是没有想象中简单的。

看病难,难在于病症之间会相互牵制。

如果只是病症多,不会相互牵制,也就是方子药味多一点而已。但要是相互牵制,就难治了。

比如肾亏,不要说有专业知识的中医,就是百度一下,也知道肾亏要补肾。治法不要太简单,但是,药吃下去,病人反馈上火烦躁失眠了,反馈阳强了,反馈遗精多次了……问题出在哪里呢?这就需要有系统的专业知识才能调方了。

比如一个人瘦弱贫血,不要说是中医,就是农村的老太太,也知道这个人要滋补了。可是,当归黄芪人参等补气血的药,病人一吃就上火烦躁不安,如果加点清热药反佐一下,就腹泻腹痛。这时怎么办呢?这就需要有系统的专业知识才能调治了。

所以,遇秋觉得,对于久病成医的人,看病要有空杯的心态,不要先抱着自己的成见再来看病,这样是不可能看好病的。

阅读 21 

漫漫人生,身体的使用,最好规划一下

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

这是黄帝内经里的一句话,用来形容现在的人也非常合适,主要意思就是有人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身体,各种放纵,最终是还没到50岁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

现在这种人多不多呢?非常多。

有个脱发的病人,头发掉得只剩下一小撮了。每天要熬夜到两三点才睡觉。为什么要熬夜?似乎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就是要到这个点才会上床睡觉。遇秋建议要调整作息,要改成早睡早起,但病人说做不到。所以一边唠叨中药怎么还没有效果,一边害怕头发掉光,一边继续熬夜……这种估计很快就把自己身体熬干了。

很多人熬夜,其实没有什么正经事,刷视频、打游戏、看直播,这些都是可做可不做的事情,纯粹是为了消遣。年轻的时候不想着省着点用身体,到了年老的时候才想着要锻炼身体,就太晚了。

现在的人越来越长寿,规划一下怎么使用身体,年纪越大,日子过得越痛苦。

每个人的身体健康,相当于是父母给的一笔财富。这笔财富,如果没有规划,乱花一通,可能还没到老,就已经花光了,到时就会苦不堪言。

很多慢性病,都是因为随意糟蹋身体造成的。

比如男性,如果十几岁的时候就频繁手淫,追求一时的爽,那么,二三十岁就极可能已经是阳痿早泄了,精力不济,工作也顾不上,没有什么成就。年轻的时候,健康被浪费掉了,没赚到钱,到了年老的时候,就没办法花钱买健康了。所以,这类病人,大多数都穷苦一生。

所以,遇秋真心建议,不管是不是病人,都要学会规划使用自己的身体。

阅读 22 

经方治病,都是效如桴鼓、覆杯而愈?

效如桴鼓,意思是吃药的效果,就像拿鼓槌敲鼓一敲就响。

覆杯而愈,意思是刚喝完药,把杯子反过来的时候,病已经好了。

一剂知,二剂已。意思是一剂喝下去就有明显好转的感觉,二剂病就治好了。

以上三个词组,经常用来形容经方的疗效特别好。

说多了,慢慢地就越传越邪门,有些人就以为经方是仙丹了,不管什么病,期望值就是要马上见到效果,见不到就是庸医。

其实,病有轻重缓急,用经方治病,也一样要分情况看待。

病还分外感和内伤、外科等不同的情形。外感一般是新病,人体正气充足,药一喝就有反应。但是内伤、外科,就不一定是新病了,可能是多年的久病,或者是有器质性的病变,治起来就费时费力。

用经方治疗外感病,治对了,肯定是效如桴鼓、一剂知二剂已。这样的效果,不难达到,遇秋基本每天都有这样的病例,比如昨晚的一个咳嗽病人,只服一次药就好了。

内伤疾病,新病,也很可能实现效如桴鼓、一剂知二剂已。比如,一个人突然便秘了,很可能一剂承气汤就解决问题。

但是,如果是久病,恐怕就要长时间才能有效果。比如一个病人得了子宫肌瘤甚至恶性肿瘤,就很难在短时间内治好。比如有的病人手淫多年导致肾亏,想要把亏空补回去,是需要很长时间的。诸如此类的,慢性病,不管是用经方还是时方,都需要非常长的时间。

外科,比如骨折,不管用什么方法,断骨想要长回去,都是要很长时间才行。比如有个大的皮肤溃烂,肯定需要比较长时间才能愈合。类似这些,都是靠病情轻重来决定痊愈时间的,治疗方法有影响,但影响较小。

综上,经方治外感、内伤新病,是很有可能实现效如桴鼓、一剂知二剂已的效果的,但是,治疗慢性病,也一样快不了,需要时间。

阅读 24 

学经方,处方用药才会有阳刚之气

中医治病,正变得越来越“太监”,有毒性的药,不敢用,效力强的药,不敢用,大多数中医使用的中药,越来越平和,效果越来越差。

相比之下,西药毫不畏惧毒药,在药理学的开篇,就明确说“药物和毒物之间并无严格的界限”,这个观念非常重要。所以西药在治疗重病、大病的领域不断突破。

而中医呢,不断地宣传中药无毒副作用,把有毒副作用的药排除在外,能治的病越来越少。平和倒是平和了,只是治不了大病重病,只能当作日常调理。自己搞个“人设”,自我阉割,自己困死自己。

药物的偏性越大,毒性越大,治疗效果会越好,这是基本的规律。而我们现在却惧怕中药的偏性,恨不得中药没有偏性。

遇秋认为,经方就是中医里的真男子,里外都透着一股阳刚之气,一点也不“娘”。

平和的药,一点也不少,甘草、生姜、大枣、白术、茯苓、陈皮、麦冬等等。

虎狼之药,用起来一点也不含糊,麻黄、石膏、大黄、芒硝、附子等等。

峻猛的毒药,用起来很有分寸,收放自如,甘遂、大戟、芫花、巴豆、雄黄等等。

所以,学经方的人,治病的时候,处方里总有一股刚强的精气神,有种手起刀落、快意恩仇的感觉。

阅读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