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中药学

需要掌握多少味药的功效,才能满足日常看病

有人问:需要掌握多少味药的功效,才能满足日常看病?

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先来说一下中药的情况。

中药的数量非常多,目前收录最全面的,是一套叫《中华本草》的书,里边收录了8980种中药,这么多的中药,掌握不了,也没必要去掌握,因为很多中药的功效是雷同的,也不一定能买到。所以当别人拿一种草药来问你是什么的时候,回答不出来也丢脸。

《伤寒论》和《金匮要略》里,使用的药物有一百六十多种,常用的60种左右。

同时代的药物书《神农本草经》,收录药物365种。

历代医家,除非是搞药学的,比如李时珍,一般的医家,通常会总结常用的一百种左右的中药使用经验。

而中医本科教材《中药学》,里边收录的中药有567种。重点需要要掌握的,一般是一百多种。

而根据遇秋目前的研究和使用,认为需要掌握200种左右的中药,看起病来才能比较灵活。

除了药的数量,对药的深度学习更加重要。有的药,功效非常之多,使用频率非常高,这种需要重点掌握。而有的中药,功效独特,只是针对某些特殊病症起作用,掌握起来就容易。

比如附子,它的功效,就不是只记住“回阳救逆,补火助阳,散寒止痛”就能用好的,而是需要学习众多医家的使用经验、使用的细节,这样在使用的时候,自己才会心中有数,也才能灵活使用。而对于同类的小茴香,只需要掌握它的独特治症即可,所花费的时间精力可能只是掌握附子的十分之一都不用。

再比如,清热解毒的药,有二三十种,用的时候,需要怎么区别应用?难道是随便用一个都行?显然是不可能的。现在有不少医生,因为没办法细分药性,都是几个同类药一起写上,通过这样来增加用对药的概率,令人哭笑不得。

所以说,中药的学习,不是只把药性记住就可以了,而是需要花很多的时间精力去专门学习的,要不很难达到灵活使用的程度。

分类
中药学

芒硝,治肾结石胆结石有特效

提醒:以下治疗方法仅供专业医师参考,请勿自己试方,否则责任自负!

2019年7月23日。一个佛山的经方学生,说孕35周了,左腰突然疼痛难忍,经B超发现左肾有7*3mm,6*4mm的结石。医生叫她忍一忍,实在忍不了的话,就要提前剖产,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但实在是太痛了,没法忍,问遇秋怎么办好?

如果是普通人,这点结石不算什么,有很多方法可以解决。但是,她是个孕妇,用常规的利尿排石的方法,这时候用起来估计有点风险。

怎么办好呢?我想到了一个外敷的方法。

方法:芒硝若干,放点水成高浓度的芒硝水,用脱脂棉花吸芒硝水,然后将棉花敷贴在肾区最痛的位置,一直贴到不痛为止。如果出现腹泻,请停止敷贴。

7月31日反馈:贴了3天,不痛了,就没管了。

当然,不痛了,不代表里边的结石化掉了或排出来了,但肯定是有变化比如变小。要不疼痛应该是止不住的。

可见中医有时候能解决西医束手无策的问题。所以说,学点中医,以备不时之需,是非常明智的做法。如果这个学生自己不懂点中医,恐怕现在已经剖产了,虽然按道理来讲也可以剖了,但还差一个来月足月,毕竟不是瓜熟蒂落,对小孩的体质还是会有影响的。

遇秋为什么会用芒硝来治结石?其实,这不是遇秋的独创,而是古人的经验。

现在一般用来治肾结石、胆结石的,通常是用焰硝,而忽视了芒硝还有化石的功效。

在《神农本草经》,芒硝就“能化七十种石”。这几个字,似乎有夸张之嫌,所以被人忽略,很少人会使用芒硝来治结石。

但是,有一天,遇秋读到一则医话:

本法始于我的爷爷,当年因农村养猪者多,皆习以芒硝喂养,取其泻火通便、健胃消食,故家中备货较多,每次进货后都堆放在原处,久之发现所堆放墙脚,不仅受芒硝的浸蚀而墙脚砖石膨胀生白毛,更发现芒硝边上的小石头也在变小且易碎,便觉得此药消石之力甚强。恰有邻里70余岁老人患肝胆结石,因年岁较大,不敢也不愿动手术,经住院中西保守治疗后,仍时胀痛难受,我爷爷便取芒硝两把,嘱用细布包裹后,晚上及白天闲时置放于肝胆结石疼痛部位,并以绷带绑紧。当晚应用,患者疼痛即止,后即连续按此法应用半月余皆未再见疼痛,后再做B超检查未发现结石,亦未再发疼痛。

我才明白芒硝能化石并不是乱写上去的。从此治结石都会加点芒硝——其实加焰硝应该也可以,只是焰硝经常买不到。

这次的外敷治结石的方法,也是借鉴了这个医话的做法。

当然,芒硝药力峻猛,用的时候要注意用量,如果只是用来化石,因为需要时间长一点,每天的用量就不可大量,以2~5克为宜,以免造成每天腹泻多次,伤了正气。

分类
中药学

附子、乌头(川乌)、草乌有什么区别?

先来看一段截图,这是来自一本2018年11月出版的讲经方的书,重点看划红线的部分:

如果没有一定的知识基础,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反而会觉得讲得特别精彩。

其他知识,有没有错误不好说,划横线的部分,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看起来很有道理,其实是错的。读书学习最怕这种正确的和错误的知识混杂在一起。

我们来看下2015年版的《中国药典》是怎么说的:

附子,本品为毛茛科植物乌头 Aconitum carmichaelii Debx.的子根的加工品。

乌头,本品为毛茛科植物乌头Aconitum carmichaelii Debx.的干燥母根。

草乌,本品为毛茛科植物北乌头 Aconitum kusnezoffii Reichb. 的干燥块根。

只要稍作总结,就明白:

附子和乌头,是同一种植物的子根和母根,不存在嫩老的时间差异。

乌头和草乌,很明显不是同一种植物,乌头是毛茛科植物乌头Aconitum carmichaelii,草乌是毛茛科植物北乌头Aconitum kusnezoffii,而不是种植和野生的差别,再说,现在的草乌基本上也是种植的了。

遇秋还是很吃惊的,2018年11月出版的书,居然还有这么低级的错误。

这本书的作者虽然不是名家,但既然书要出版了,这么低级的错误还是不应该有,自己记不清楚,也没办法去实地考察,翻一翻《中国药典》,也不至于犯这种低级错误。

遇秋之所以拿这段出来讲解,是因为附子这味药,资料相当丰富,研究已经相透彻,并不是一味冷僻的中药。从种植到炮制,从外形到化学成分,都已经专著。既然要吹牛皮,为何不先看下再来吹呢?

遇秋教学,很高级的知识不一定会讲到,但很低级的错误一般是不会犯的。现在的知识获取途径有很多,自己不清楚的,多查几本书,一般也就能搞明白了。

学中医的人呢,一定要开动脑筋,看到讲得很玄的知识,最好也查一下资料,查证一下。这样自己也可以少走弯路。

分类
中药学

随处可见的黄土,你知道它这么厉害吗?

有个中药,叫灶心黄土,又叫伏龙肝。它是指土灶中心的黄土,经过煅烧之后,具有温中脾、止呕、止血等作用

中国人以前用的大多是土灶,灶心黄土非常容易获得。但是现在很少有人用土灶了,所以一般难得一见,使用的时候得购买。

为什么要用灶心黄土而不用其他黄土呢?

中国人砌灶,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所用的材料,即使就是黄土,也是用最洁净的,以免亵渎灶神,带来凶事。这种洁净的黄土,用来做药,也是非常适宜。

如果只是黄土,还能作为药来用吗?

黄土,在中药学的书里,一般都不当作是药来看待,通常也不收录。所以,对于这种常见的物质,很少有人去想它能治什么病。即使有提到的功效,一般也认为它具有健脾的功效,比如用黄土去炒白术,好像就没有其他作用了。

黄土,目前应该是全国各地都有,随处可见。一般是要地表以下一定深度才有,通常认为是比较贫瘠的泥土,不宜直接种植农作物。

但可能就是比较贫瘠,所以它是比较洁净的泥土,如果煎汤服用的话,从卫生角度来讲,还是可以接受的。

遇秋很早以前不知在哪里看过黄土解百毒的内容,脑海里隐隐约约还有印象。这次为了讲解它的功效,特意查资料证实。

在《医宗金鉴》里有这样一则记载:

治食生肉中毒方:掘地深三尺,取其下土三升,以水五升,煮数沸,澄清汁,饮一升即愈。〔注〕地浆能解诸毒,掘得黄土有泉渗出,谓之地浆。三尺,大概言也,未见黄土,皆秽土,得黄土乃可取用。

在这里,黄土浆能解吃生肉引起的中毒。特意说明需要掘地三尺,是为了不要秽土。

那么,它是不是只能解吃生肉的毒呢?我们再来看几个方剂:

乾一老人汤(《杂症会心录》卷下)

【组成】黑豆五钱 甘草三钱 金银花五钱 鲜黄土五钱

【用法】水煎服。

【功用】①《杂症会心录》:除疫毒而退热邪。②《证因方论集要》:解毒扶元。

【主治】《证因方论集要》:疫证初发热者。

黄土散(《活幼心书》卷下)

【组成】黄土不拘多少(取旷野背阴处深掘为妙)

【用法】上药安地上,炭火煅透,候冷,为干末。用绢或纱兜扑患处,仍服解余毒之药。

【主治】小儿痘疮余毒太甚,遍身溃烂,脓汁不干。

【宜忌】忌动风发热等物。

御沟金水方(《遵生八笺》卷十八)

【组成】山上无垢净泥黄土

【用法】用黄蔑箩八个,要二尺高,将土装入八个箩内,瓷钵八个盛住,取童便七桶,倾入七箩土内,淋下,上以井花水催下,共倾在一箩土内,如淋少,再用清水催前七箩淋下水,又加上一箩,待他一夜净淋下水三五碗,以瓷瓶盛住,外以井水养之。但遇此症,待口中作渴,要茶汤吃之时,将此水半杯服之即安,至重不消三次即愈。

【主治】男女烧骨痨,干血痨,童子痨,昼夜不退热,至紧不肯服药者。

从以上的方剂功效可以看出,黄土起到的作用,应当是解毒,而且是不一样的毒。可见黄土不只能解一种毒。

另外,在中国还缺医少药的时候,黄土还是有人当作药来用的。遇秋找到了一则七十年代的医案:

章XX,男,10个月。因受凉而腹泻,大便每天10余次,呈蛋花样,且夹有奶瓣和少量粘液,伴腹胀肠鸣,体温38℃,舌苔薄白。予黄土60g,煎取澄清液,待温给患儿喂服,经服1天后,大便次数减少,体温下降,连服3天,大便次数、性状恢复正常;其他症状完全消失而获痊愈。

治疗方法:(1)腹泻1周以内者,挖取地下深层有粘性的洁净细腻黄土1块(约重60g),放在瓦罐中,加水2小碗(约300ml),煎成1小碗时离火,待澄清,取其上面澄清液,分3~5次给患儿温服,每天1剂,通常1~3剂可痊愈。(2)腹泻1周以上者,取黄土60g,捏成团,放在柴草灶内烧红,取出,装入瓦罐中,加水2小碗,煎至1小碗时离火,待澄清,取其上面澄清液,分3~4次给患儿温服,每天1剂,通常3~4剂可痊愈。[赤脚医生杂志.1978;(5):5.]

这则医案,详细说明了黄土治腹泻的服用方法、适应症。当然,不少的药也能实现这种功效,但遇秋以为,黄土煎汤,接近无色无味,小孩应该容易接受,碰到不愿意喝中药的小孩,可能也是个很好选择。

另外,像古代出远门,都要带一包自己家乡的泥土,去到外地,水土不服的时候,放一把冲水喝了,就能治病,其实也是这个道理。确切地说应当是黄土才行,如果是肥沃的泥土,恐怕病情会更加严重。真到现在,有的地方还有这个习俗。看完这篇文章,你是否出远门时也会带一包家乡泥土呢?

分类
中药学

中医教材哪个版本最好?

讨论问题之前,遇秋以麻黄为例,先来来看两个对麻黄的的简介:

【简介A】为麻黄科多年生草本状小灌木草麻黄Ephedra sinica Stapf.或木贼麻黄E.equisetina Bunge.和中麻黄E.intermedia Schrenk et Mey.的草质茎(根亦入药,见收涩药)。主产于河北、山西、内蒙古、甘肃及辽宁、四川等地。立秋至霜降之间采收,阴干切段。生用、蜜炙或捣绒用。

【简介B】本品为麻黄科植物草麻黄Ephedra sinica Stapf、中麻黄Ephedra intermedia Schrenk et C.A.Mey.或木贼麻黄Ephedra equisetina Bge.的干燥草质茎。主产于山西、河北、甘肃、内蒙古、新疆。秋季采割绿色的草质茎,晒干,除去木质茎、残根及杂质,切段。本品气微香,味涩、微苦。以干燥,茎粗,淡绿色,内心充实,味苦涩者为佳。生用、蜜炙或捣绒用。

单从知识点来讲,很明显简介B里的讲解的知识点更多,相比A,B里多炮制、中药的鉴别知识。另外,简介B里的拉丁名是现在的植物拉丁名。至于产地,也有所不同,暂且不论谁更精准。很明显,如果要评价哪个简介更好,相信即使就是不懂中医中药,也会认为简介B更好。

我们再来看两段对麻黄应用的论述文字:

【论述A】1.用于外感风寒,恶寒发热,头、身疼 ,鼻塞,无汗,脉浮紧等表实证。本品能宣肺气,开腠理,散风寒,以发汗解表。常与桂枝相须为用,增强发汗解表力量,如麻黄汤。

【论述B】1.风寒感冒 本品味辛发散,性温散寒,主入肺经,善于宣肺气、开腠理、透毛窍而发汗解表,发汗力强,为发汗解表之要药。宜用于风寒外郁,腠理闭密无汗的外感风寒表实证,每与桂枝相须为用,以增强发汗散寒解表之力。因麻黄兼有平喘之功,故对风寒表实而有喘逆咳嗽者,尤为适宜,如麻黄汤(《伤寒论》)。

很明显,论述B更有逻辑、更为严谨。相比论述A,论述的描述更容易让人理解麻黄的功效。另外,论述B标明了方剂的出处,这个比论述A在学术上严谨太多。可能有人说,谁不知道麻黄汤是伤寒论里的?可惜的是,只有知识面很窄的人才会想当然。遇秋查了一下《中医方剂大辞典》,名字只有“麻黄汤”三个字的方剂就有110个,请问论述A里的麻黄汤是指哪个?

再来看用法用量:

【用法用量A】1.5~10g。宜先煎。解表生用,平喘炙用或生用。

【用法用量B】煎服,2~10g。本品发汗解表宜生用,且不宜久煎;蜜麻黄润肺止咳,多用于表证已解、气喘咳嗽;捣绒后作用较为缓和,小儿、老人及体虚者宜用麻黄绒。

很明显,B的说明更加细致周到。用量,B的和现行的《中国药典》是一致的,而A的不一致。至于煎法,虽然A的先煎说法更接近伤寒论的煎法,但B的煎法是目前主流中医的煎法。相比之下,学了B的用法用量,你可以兼顾现行法律及主流做法,而学A未必合用。

对于其他各项对比,可以看文后的表格。这里不再一一展开来讨论了。

以上3项对比,A是摘自第5版的大学中医教材《中药学》,B是摘自第10版的大学中医教材《中药学》,经过对比,遇秋认为,明显B更好。

但是,为什么现在有的人还会说是第5版教材比较好呢?道理很简单,所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曾经网上有人提出第5版的中医教材最好,结果慢慢就有一些人附和,以至于今天,很多人都认为第5版的教材最好。根本原因,就是大多数人都不看书,只在网上搜评论,根本不管这些看法是否客观。其实自己把两套课本买来一看就能对比出来的事情,非要人云亦云。

否定一个人很简单,张口造谣就可以了。请问,说第5版的教材好的人,有多少是有中医学术地位的人?纯粹的一个网络键盘侠,凭着自己会敲键盘打字,一张口就否定了最新版的中医教材,一个行外人来否定行内作品,真是可笑至极。这些鼓吹第5版教材好的人,可能一辈子也不能参与到教材的编写中来,换句话说,一辈子都没资格去参编的人,就凭着敲键盘否定自己没能力做的事情,如果这种谣言你还相信,说明无可救药了。

如果本身是中医大家,站出来批判最新教材,那说明最新教材确实不行。可是,有吗?

再说,第5版中医教材,出版于1984年6月,到现在35年已经过去了,很多知识已经被纠正,比如其中的拉丁名字。此外,35年间,很多生理病理的知识都已经颠覆了。当你辛辛苦苦学了其中的知识,使用的时候却发现和现实社会脱节了,岂不郁闷?

比如第10版的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虽然被很多人批判,觉得中药已经几百年人体实验证明可用,还要浪费时间精力做这些实验呢?这个就和现行的法律法规相匹配的,如果不懂点这方面的知识,还真没办法好好行医了,国家不一定有空管你,但患者可能会告你药物伤害,这些都是现实。

总之,从内容对比来看,第5版有的核心内容,第10版一样不缺,同时还更加详细实用。总的说,肯定是第10版比第5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