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中药学

中药特殊用法可能导致的问题

学中药,能把中药常规的用法掌握了,是最重要的。

用药时,尽量使用常规的用法,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问题。

比如白术,常规的功效是补气健脾,燥湿利水。按道理来讲,具有止泻作用,但超大剂量的白术,有通便的作用。

于是有的人就喜欢用100克大剂量的白术来通便,碰到大便不通的就用大剂量的白术。本来呢,这是个人的用药习惯,个人喜欢就好。

但是,这种特殊的用法,存在一个最明显的弊端:用药量很大,费用高,也浪费了药材。这还不包括有些中药有明显的副作用。

遇秋查了一下,今天(2020年7月6日)康美白术的零售价是10克1.8元,那么100克就是18元。当然,其他渠道进的白术,可能便宜一点,但不管多少,大剂量的总价格也不便宜。一剂药,光是白术的费用就这么多,一剂药下来,价格就便宜不了。

当越来越多的中医医生使用大剂量的白术来通便,消耗掉的白术总量就恐怖,如果出现供不应求,价格也会直线上升。

阿胶就是前车之鉴,全民吃阿胶,导致阿胶供不应求,价格直线上升,比十年前涨了十倍。

如果通便,在辨证的前提下,首先使用其他通便效果好的中药,不管是单味药的用量还是费用,都会比大剂量白术少非常多。这些泻下药都不行,再来试试大剂量白术通便。

可能有人会说,我的病人吃得起,不用担心。

这个其实和保护环境是一样的,保护环境,人人有责,事事相关。而不是想着,我只是多用几个塑料袋、多丢了一点垃圾而已,不要管我。如果每个人都这样想,保护环境就无从说起。

中医行业也是如此,如果每个人都完全只按自己的喜好来,不考虑可能导致的后果,最终整个行业都会没有好日子过。

所以,遇秋建议,当有可替换方案的时候,尽量不要使用大剂量中药的方案,实在是没有可替换方案的时候,再用大剂量。

分类
中药学

药食同源食品目录2020年最新汇总

国家卫健委历年来公布的既是食品又是药品的中药名单汇总:

说明:下文中,圆括号里的内容是卫健委原来的备注。方括号里是遇秋补充的备注。蓝色字的,可以直接点击链接进入该中药的功效讲解文章。

以下是不同年份公布的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药品的名单,共计110种。

2020新增9种:

党参、肉苁蓉、铁皮石斛、西洋参、黄芪、灵芝、天麻、山茱萸、杜仲叶

2020年卫健委新增9种公告

对2020年公告解读

2014新增15种:

人参 、山银花、芫荽[胡荽]、玫瑰花、松花粉、粉葛[葛根]、布渣叶、夏枯草、当归、山奈、西红花 、草果、姜黄、荜茇

2002年公示的86种:

丁香、八角茴香、刀豆、小茴香、小蓟、山药、山楂、马齿苋、乌梢蛇、乌梅、木瓜、火麻仁、代代花、玉竹、甘草、白芷、白果、白扁豆、白扁豆花、龙眼肉(桂圆)、决明子、百合、肉豆蔻、肉桂、余甘子、佛手、杏仁(甜、苦)、沙棘、牡蛎、芡实、花椒、赤小豆、阿胶、鸡内金、麦芽、昆布、枣(大枣、酸枣、黑枣)、罗汉果、郁李仁、金银花、青果、鱼腥草、姜(生姜、干姜)、枳椇子、枸杞子、栀子、砂仁、胖大海、茯苓、香橼、香薷、桃仁、桑叶、桑椹、桔红、桔梗、益智仁、荷叶、莱菔子、莲子、高良姜、淡竹叶、淡豆豉、菊花、菊苣、黄芥子、黄精、紫苏[紫苏叶]、紫苏籽、葛根、黑芝麻、黑胡椒、槐米、槐花、蒲公英、蜂蜜、榧子、酸枣仁、鲜白茅根、鲜芦根、蝮蛇、橘皮[陈皮]、薄荷、薏苡仁、薤白、覆盆子、藿香。

点击查看卫健委公告

卫健委2018年7月4日发布的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物质目录(征求意见稿),共有100种:

丁香、八角茴香、刀豆、小茴香、小蓟、山药、山楂、马齿苋、乌梅、木瓜、火麻仁、代代花、玉竹、甘草、白芷、白果、白扁豆、白扁豆花、龙眼肉(桂圆)、决明子、百合、肉豆蔻、肉桂、余甘子、佛手、杏仁(苦杏仁、甜杏仁)、沙棘、芡实、花椒、赤小豆、麦芽、昆布、枣(大枣、黑枣)、罗汉果、郁李仁、金银花、青果、鱼腥草、姜(生姜、干姜)、枳椇子、枸杞子、栀子、砂仁、胖大海、茯苓、香橼、香薷、桃仁、桑叶、桑椹、桔红(橘红)、桔梗、益智仁、荷叶、莱菔子、莲子、高良姜、淡竹叶、淡豆豉、菊花、菊苣、黄芥子、黄精、紫苏、紫苏子(籽)、葛根、黑芝麻 、黑胡椒、槐花(槐米)、蒲公英、榧子、酸枣(酸枣仁)、鲜白茅根(或干白茅根)、鲜芦根(或干芦根)、橘皮(或陈皮)、薄荷、薏苡仁、薤白、覆盆子、藿香、乌梢蛇、牡蛎、阿胶、鸡内金、蜂蜜、蝮蛇(蕲蛇)、人参、山银花、芫荽、玫瑰花、松花粉、粉葛、布渣叶、夏枯草、当归、山奈、西红花、草果、姜黄、荜茇

卫健委公布的可用于保健食品的中药名单:

人参、人参叶、人参果、三七、土茯苓、大蓟、女贞子、山茱萸、川牛膝、川贝母、川芎、马鹿胎、马鹿茸、马鹿骨、丹参、五加皮、五味子、升麻、天门冬、天麻、太子参、巴戟天、木香、木贼、牛蒡子、牛蒡根、车前子、车前草、北沙参、平贝母、玄参、生地黄、生何首乌、白及、白术、白芍、白豆蔻、石决明、石斛、地骨皮、当归、竹茹、红花、红景天、西洋参、吴茱萸、怀牛膝、杜仲、杜仲叶、沙苑子、牡丹皮、芦荟、苍术、补骨脂、诃子、赤芍、远志、麦冬、龟甲、佩兰、侧柏叶、制大黄、制何首乌、刺五加、刺玫果、泽兰、泽泻、玫瑰花、玫瑰茄、知母、罗布麻、苦丁茶、金荞麦、金樱子、青皮、厚朴花、姜黄、枳壳、枳实、柏子仁、珍珠、绞股蓝、葫芦巴、茜草、筚茇、韭菜子、首乌藤、香附、骨碎补、党参、桑白皮、桑枝、浙贝母、益母草、积雪草、淫羊藿、菟丝子、野菊花、银杏叶、黄芪、湖北贝母、番泻叶、蛤蚧、越橘、槐实、蒲黄、蒺藜、蜂胶、酸角、墨旱莲、熟大黄、熟地黄、鳖甲。

保健食品禁用中药名单(注:毒性或者副作用大的中药):

八角莲、八里麻、千金子、土青木香、山莨菪、川乌、广防己、马桑叶、马钱子、六角莲、天仙子、巴豆、水银、长春花、甘遂、生天南星、生半夏、生白附子、生狼毒、白降丹、石蒜、关木通、农吉痢、夹竹桃、朱砂、米壳(罂粟壳)、红升丹、红豆杉、红茴香、红粉、羊角拗、羊踯躅、丽江山慈姑、京大戟、昆明山海棠、河豚、闹羊花、青娘虫、鱼藤、洋地黄、洋金花、牵牛子、砒石(白砒、红砒、砒霜)、草乌、香加皮(杠柳皮)、骆驼蓬、鬼臼、莽草、铁棒槌、铃兰、雪上一枝蒿、黄花夹竹桃、斑蝥、硫黄、雄黄、雷公藤、颠茄、藜芦、蟾酥。

卫健委公告明确不是普通食品的名单(历年发文总结):

西洋参、鱼肝油、灵芝(赤芝)、紫芝、冬虫夏草、莲子芯、薰衣草、大豆异黄酮、灵芝孢子粉、鹿角、龟甲 。(批复文件详见后)

公告明确为普通食品的名单:

白毛银露梅、黄明胶、海藻糖、五指毛桃、中链甘油三酯、牛蒡根、低聚果糖、沙棘叶、天贝、冬青科苦丁茶、梨果仙人掌、玉米须、抗性糊精、平卧菊三七(Gynura Procumbens (Lour.)Merr)、大麦苗(Barley Leaves)、养殖梅花鹿其他副产品(除鹿茸、鹿角、鹿胎、鹿骨外)、梨果仙人掌、木犀科粗壮女贞苦丁茶、水苏糖、玫瑰花(重瓣红玫瑰 Rose rugosacv. Plena)、凉粉草(仙草 Mesona chinensis Benth.)、酸角、针叶樱桃果、菜花粉、玉米花粉、松花粉、向日葵花粉、紫云英花粉、荞麦花粉、芝麻花粉、高梁花粉、魔芋、钝顶螺旋藻、极大螺旋藻、刺梨、玫瑰茄、蚕蛹、耳叶牛皮消

相关链接:

关于新食品原料、普通食品和保健食品有关问题的说明

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物质目录管理办法

分类
中药学

伤寒论里的芍药,是白芍还是赤芍?

历来有两种观点,一是白芍,二是赤芍。

另外,还有一种和稀泥的做法,就是开方的时候白芍赤芍都一起开一点。

其实,以前对白芍赤芍有争议,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本草书确实有点混乱。但是,如果现在还在争论这个问题,就是对中药不了解导致的,因为从本质上来讲,白芍和赤芍可能就是同一种东西。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来看下2015年版的《中国药典》是怎么定义这两种药的:

白芍,为毛茛科植物芍药Paeonia lactiflora Pall.的干燥根。夏、秋二季采挖,洗净,除去头尾和细根,置沸水中煮后除去外皮或去皮后再煮,晒干。

赤芍,为毛茛科植物芍药Paeonia lactiflora PalL或川赤芍Paeonia veitchii Lynch的干燥根。春、秋二季采挖,除去根茎、须根及泥沙,晒干。

首先要注意的,这里没有野生的情况,都是种植的。

第一种情况,白芍和赤芍都是为毛茛科植物芍药Paeonia lactiflora Pall.的干燥根,这显然是同一种东西。只是白芍,要置沸水中煮后除去外皮后晒干,而赤芍是直接晒干。这种炮制方法,会导致药效有很大差别吗?按道理应该是不会,因为不管是白芍赤芍,最终还是要放开水里煎煮的。先煮过晒干再煎煮和先晒干再煎煮,显然不会造成功效上的很大差别。

第二种情况,就是白芍是为毛茛科植物芍药Paeonia lactiflora PalL,而赤芍是毛茛科植物川赤芍Paeonia veitchii Lynch,这两个可能会存在一定的性能差异。

现在的问题是,你从药店的购买来的白芍或赤芍,是第一种情况还是第二种情况呢?恐怕没有谁能确保是哪种情况。

遇秋以为,现实生活中抓的药,不管是药店还是医院,恐怕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就是你争论了半天应该用白芍还是赤芍,抓到的药都是毛茛科植物芍药Paeonia lactiflora Pall.的干燥根。

所以说,争论经方中用白芍还是赤芍,没有多大意义。

类似的争议,在经方里还有不少,比如是桂枝还是肉桂?是通草还是木通?诸如此类的,看起来是千古难题,如果多学习一下中药知识,可能就不再是问题。

分类
中药学

大黄要后下吗?

煎药的时候,大黄需要后下吗?这个问题是有争议的。

后下,有些药物久煎,会导致有效成分被破坏,所以不能煎太久,一般在熄火前5~10钟放入煎煮。

现在大多数医家认为,大黄后下,泻下的作用会更强。

但是,我们看伤寒论里的攻下的方剂,大黄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后下,反而是久煎的。

大承气汤方:大黄四两,酒洗、厚朴半斤,炙,去皮、枳实五枚,炙、芒消三合。上四味,以水一斗,先煮二物,取五升,去滓,内大黄,更煮取二升,去滓,内芒消,更上微火一两沸。分温再服。得下,余勿服。

大承气汤,公认泻下力量最强的经方,先用水1斗,(等于10升,相当于现在的2000毫升),煎煮厚朴枳实,剩下5升(相当于现在的1000毫升),放入大黄,煎煮剩下2升(相当于现在的400毫升)。

大黄的煎煮时长,煮掉了3升水(相当于现在的600毫升),无论怎么大火,肯定不可能是10分钟。所以大黄虽然是最后放的,但煎煮时间也是相当长。

我们再来看其他几个泻下的方子:

小承气汤方:大黄四两、厚朴二两,炙,去皮、枳实三枚,大者,炙。上三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温二服。

调胃承气汤方:大黄四两,去皮,清酒洗、甘草二两,炙、芒消半升。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内芒消,更上火微煮令沸。

桃核承气汤方:桃仁五十个,去皮尖、大黄四两、桂枝二两,去皮、甘草二两,炙芒消二两。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去滓,内芒消,更上火,微沸下火。

大陷胸汤方:大黄六两,去皮、芒消一升、甘遂一钱匕。上三味,以水六升,先煮大黄取二升,去滓,内芒消,煮一两沸,内甘遂末。

这些经方里的大黄,基本上都是煎得比较久的,没有一个符合现在的“后下”的标准。

总体上看,张仲景用大黄,基本上没有“后下”。

而遇秋使用大黄,也是按张仲景的用药方法,一般不会注明大黄要后下,基本上都是一起煎煮,只要辨证准确,很少出现不能泻下的情况。

有人可能会说,我后下效果也不错。问题就是,当你不折腾的时候有效,为什么还要再折腾一下?纯粹是为了增加煎药的复杂度吗?

分类
中药学

可以做眼药水的黄连

提醒:以下用药方法仅供专业医师参考,非专业人士请勿自行试药,否则责任自负!

昨天写了中成药的相关知识,有人认为遇秋写这样的文章有失水准,和名声不符。

所以今天在这里就啰嗦几句。遇秋不是什么名医大家,只是普通的一个中医,没有什么高大上的名头,只有实实在在的思考。遇秋发的每一篇文章,都是自己学习研究实践所得,写的文章一般没有华丽的辞藻,可能还有些错别字和逻辑上的漏洞,但这些都是本人的原创。

回归正题,今天要讲的中药是黄连。

黄连这个药,一般老百姓也有所耳闻,一般形容“苦”的俗语,通常就会带上黄连,比如“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黄连树下弹琴,苦中作乐”等。

黄连确实很苦,称得上是世界上最苦的中药了。所以一般情况下,为了药汁口感比较好,会避免使用黄连。

不过,该用的时候还得用,同时也可以调整一下服用方法。

2019年8月11日,一个经方学生说,当地流行红眼病,她小孩也感染了,眼睛发红,怎么办?

本来想开三黄泻心汤的,但考虑到她的小孩才一岁多,这么苦的药肯定是没法喝下去的。转念一想,不如用黄连水来点眼睛试试。黄连水也很容易制作,就是放一点开水浸泡黄连,取浓液,滴眼睛。

后来反馈,同时也服了三黄泻心汤的中成药,用了3天,红眼病就好了。

可见,黄连治眼红,疗效是确切的。

遇秋这样使用黄连,并不是原创,而是学习了古代的医家经验。黄连清热解毒,一般中医都懂,但是用来治眼病,恐怕就比较少人知道了。

根据古代的医家经验,治红眼病,黄连不仅可以渍水滴眼,而且可以打粉敷涌泉,也有同样的疗效。

此外,黄连还可以治眼睛没事就流眼泪、青光眼等。有人甚至认为黄连可以治眼睛的百病。

所以说,当你眼睛出问题的时候,不妨自制“黄连眼药水”滴一滴,或许就有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