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中医,如果有的选择,请选择难一点的路

学中医,如果有的选择,请选择难一点路。

为什么要选择难一点的路呢?

比如,学习伤寒论的条文,可以背诵,可以不背诵,那就要选择背诵这条比较有难度的路。

条文不背诵,只以理解为主,这个也是可以的。

但是,在临床的时候,经常就没办法快速反应,可能还需要翻书,脑海里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理解,时间久了,派生出来的灵感类的知识也少得可怜,条文之间的关联也不会增强。

如果是选择把条文背诵出来,结果就会很不同。临床的时候可以快速反应,脑海里的知识清晰明了,慢慢发现条文之间的关联,织成一张网。

比如,方剂的记忆,有趣记和死记硬背两种方法。趣记很轻松,死记硬背很费劲。

所谓的趣记,就是把要记忆的内容编写成比较有趣的表达方式等来记忆。如麻黄汤的组成,一般趣记成“干妈贵姓”,挺有意思的吧?一下子记住了吧?好些人就对这种趣记特别上心,结果呢,记忆的时候觉得挺有意思的,要用的时候脑海里一团浆糊。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从单一的知识点来看,趣记是很有优势的。偶尔想记住某些事情,编成趣记的说法,就容易记住。但是,从大量的知识点来看,趣记就是纯粹浪费时间精力。

假如是记100个方剂,趣记要记100个基本上完全不相关的说法,根本没有办法合并同类项,所以是要实打打记住100个毫无关联的说法。而且其中同样的成分,却用不同的趣记代称,想一想就头大。你能想象“干妈贵姓(麻黄汤)”、“石大姜干妈姓桂(大青龙汤)”、麻杏甘石汤、麻杏薏甘汤有什么关联?

把中药方剂专业术语转换成趣记,花时间记趣记,要用的时候再把趣记转换成中药方剂专业术语,一旦转换失败,头脑里就会一团浆糊。

但是,直接死记硬背100个方剂,其中有不少是可以简化、关联的。

还是前面的例子,麻黄汤是麻杏甘桂,把桂枝换成石膏就是麻杏甘石汤,把桂枝换成薏苡仁就是麻杏薏甘,把麻黄汤加了二倍的麻黄,再加生姜大枣石膏就成大青龙汤了。一下子就记住了4个方子,而且记忆得非常灵活,知识可以连成一片,织成一张网。

看起来最难的死记硬背,才是最取巧的方法。

所以,学习中医,如果有选择,就要选择难一点的路。比如,学习治病,就要学习经方,不要想着去学又简单又能包治百病的治疗方法,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经方是入门难,但是,一旦入门,将是势如破竹,水平会突飞猛进。

阅读 4 

学中医,要有试药的精神

遇秋有个习惯,看到讲得很神奇的药或方剂,总是要尽量自己先试一下,体会一下。

方药,只有自己体会过了,运用起来才能没有隔阂。

比如麻黄,遇秋试过18克,感觉确实产生比较严重心慌心悸。比如干姜30克,辣到无法下咽,咽下去也辣肠道。比如花椒10克,麻痹咽喉让人有窒息咸。比如附子大黄芒硝10克等等,只有试过了,才会放心使用。

如果自己常用的方子,都品尝过,给病人开的时候,就会更踏实。功效类似的情况下,优先选择味道好的药或方,这种小细节,只有自己尝过,才会知道。

有些人之所以能超大剂量使用中药,是因为自己从来不去尝自己开的药。

比如,给病人每次用附子100克,开一个月。那么,如果开方的人自己也同样的量吃上一个月,看下会怎么样?恐怕以后不会再开100克了。

不过,试药不是盲目乱试,也要注意最基本的安全,有些毒性很大的药,尽量避免去尝试。

遇秋时常会碰到一些爱好者咨询我能否服用某个方子。而这些方子,通常可能就有硫磺、雄黄、朱砂、马钱子、川乌等毒性较大的中药。

对于毒性较大的中药,不是说一定不能去尝试,而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尝试,毕竟生命只有一次。

所以,学中医,最好有试药的精神,看病时才不会有隔靴搔痒的感觉。

阅读 8 

初学经方,不要学太多理论

学习经方,对于大多数人来讲,最大的困惑,就是各种理论都有,各种理论的疗效似乎都不错,不知道该学哪一种。

遇秋认为,初学经方,不要去学太多理论,尽量以原文为主,这样容易上手。

伤寒论的原文,朴实直白,本身是没有讲很深奥的理论的。根据遇秋教学的经验,就是初中毕业生,也基本上能朗读。除了一些字词的特殊用法、特殊含义之外,大多数还是能直接理解。每个条文都是相对容易理解掌握的。

如果要进一步深入学习,就必须要对比分析条文之间、方剂之间的关系了。这一步可以提高辨证准确度,很多相似的病情,就是通过条文对比出来的。这一步需要花费的时间精力,当然就比较多了。

然后就开始临床。临床会碰到很多困惑,这时就需要阅读一些注家的理论了。

注解的理论非常多,具体有多少种,没人去统计过。各种理论都是自圆其说,很多理论都是从治疗结果再反推回去,看起来很完美,实际上是不能指导临床。比如有的注家,对于附子破八片、红枣是用三十枚还是二十五枚都有一套理论,看起来很有道理,实际上没办法指导临床。

比如有的人用八纲套在六经外面,转换一下,说是六经辨证治所有的病,就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张仲景估计会被气死,他费了很大精力,把外感和杂病分开来论治,现在又被人搅在一起!

所以,学到一定程度,各家注解理论,可以参考参考,开阔视野,但不必拘泥于某一种学说,以免坐井观天。

阅读 7 

学中医没有捷径

遇秋小时候,流行武侠小说、武侠电视剧电影,受武侠类思想的影响,心里总是有一种无间获得武功秘籍的念想。

刚开始学中医的时候,遇秋也想着,要是我得到一本中医的秘籍,就可以成为大医神医了。经过十多年的摸索,经过不断地被临床打脸,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这种念想了。

即使就是《伤寒论》这种很实用的经典,也不是只读这一本书就能治好所有的疾病的。一个医学零基础的人,只读《伤寒论》是不可能学会治病的。里边缺失太多临床的必备知识了。

中医虽然有一些一般的规律、原理,但是,有很多知识却在规律原理之外,如果不花时间精力去研究琢磨,是不可能掌握的。

有的人以为,只要我掌握了规律、原理,我就可以推导出新的知识来。这种情况,有时确实可以做到,但是,大多数时候就不可能。

比如,同样是清热药,黄连、黄芩、黄柏、栀子等,是不是需要清热的时候,随便选一个就行呢?显然没有这么简单。如果没有花时间精力去专门学习区分,没有去临床使用体会,想要运用自如,是不可能的。

比如,某两个方剂的差别在哪里?没有临床去使用体会,只是纸上谈兵,就很难区分。

比如,某个疾病,第一次碰到,如果不去找资料学习,下次碰到,还是一样不会治疗。

诸如此类的知识,都是要靠日积月累,而不可能凭空产生。

所以,学中医没有捷径,也没有秘诀,要靠踏踏实实地慢慢积累,坚持学习,几年之后,就会上一个台阶。

阅读 6 

网上跟诊不一定比不上身边跟诊

学中医,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就是跟诊。

按照古代,那就是一个师父带一个或几个徒弟,耳提面命。

按照现在的教学模式,一个好的老师带一个学生的情况不多见,通常都是一个老师带一堆学生在看病,里三层外三层,一对一指导就是奢望,能听清楚老师在讲什么就已经很不错了。

互网网改变了这一切,使得中医的跟诊也发生了变化。跟诊,不再局限于跟在身边了,在网上也一样能指导实战,可能比面对面的效果还更好。

这些年来,遇秋就是通过网络来指导学生实战,教学效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其实,跟诊的目的,无非就是掌握老师的常用治疗思路和方剂,碰到病例的时候,能够从老师那里获得指点和支持。这两个目的,远程指导都可以实现。

比如,遇秋传授了柴胡桂枝汤的加减之后,就有学生实践并反馈:

lhw

另一个学生反馈:

139-20210107

遇秋碰到一些想学中医的人,觉得有身边跟诊的才能学会,其实这个想法是不完全对的。

身边跟诊当然有它的优势,比如可以感受到老师的气息,可以观看很多病人的处方等等。

但是,学生那么多,一天下来,你真的能和老师说上话吗?老师的处方都有机会扯一下吗?看得懂吗?老师有空讲思路吗?

相比之下,网上跟诊,虽然观看的病例少很多,但是,和老师交流的机会却多很多,也有足够的时间来交流。应该是一种非常好的跟诊方式。

阅读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