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方剂学

喜欢喝茶的人应该常备这个经方

近日接治一病人,感觉胃中发冷,不时反酸,以理中丸治之,三剂治愈。

究其发病原因,极可能是喜欢喝茶导致的。类似的病例,遇秋已经接诊过若干,治法虽然简单,但可能有相关问题的人多,决定写文章讨论一下。

遇秋认为,喝茶会导致胃寒,尤其是喝新茶和发酵程度低的茶。

可能有人会认为,我喝的茶是红茶、老茶、发酵茶,性温的,不寒凉。确实,卖茶的人是这样讲的,实际情况可能不是这样的。

我们先来看下《本草纲目》对茶性的论述:

茶苦而寒,阴中之阴,沉也,降也,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然火有五,火有虚实。若少壮胃健之人,心肺脾胃之火多盛,故与茶相宜。温饮,则火因寒气而下降。热饮,则茶借火气而升散。又兼解酒食之毒,使人神思爽,不昏不睡,此茶之功也。若虚寒及血弱之人,饮之既久,则脾胃恶寒,元气暗损,土不制水,精血潜虚;成痰饮,成痞胀,成痿痹,成黄瘦,成呕逆,成洞泻,成腹痛,成疝瘕,种种内伤,此茶之害也。民生日用,蹈其弊者,往往皆是,而妇妪受害更多,习俗移人,自不觉尔。况真茶既少,杂茶更多,其为患也,又可胜言哉?人有嗜茶成癖者,时时咀啜不止,久而伤营伤精,血不华色,黄瘁痿弱,抱病不悔,尤可叹惋。

可以确定的是,茶是苦寒的。虽然这种苦寒较轻,但长期服用,同样也会造成胃气损伤。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就记录了自己长期喝茶造成的问题:

时珍早年气盛,每饮新茗必至数碗,清汗发而肌骨清,颇觉痛快。中年胃气稍损,饮之即觉为害,不痞闷呕恶,即腹冷洞泄。故备述诸说,已警同好焉。

茶的采制,确实有千万种,但是,不管是哪一种,都不会彻底把茶的苦味去除干净,要不就不是茶了,只会存在苦味多少的差别。而只要茶的苦味在,苦寒之性就会在。红茶、老茶、发酵茶,这些被宣传为温性的茶,不是真的性温,而是苦寒轻微。

为什么有的人长期喝茶却没有出现胃中发冷的情况?

不同的茶,苦寒程度不同,一般来讲,红茶、老茶、发酵茶,苦寒性轻,吃到胃里发冷,可能比绿茶、新茶需要更长时间和更大用量。

同时,每个人喝的茶的浓度、频率不一样。有人喜欢喝淡茶,有喜欢喝浓茶,有人从早喝到晚,有人只是偶尔喝一下。

另外,饮食习惯也有影响。很多人炒菜做饭喜欢放些温热的调味品,比如生姜、胡椒、茴香、肉桂等,可以消除喝茶造成的苦寒,不太容易造成胃寒,或者是需要喝更长时间的茶才会出问题。但是有的人,饮食中基本没有温热调味品,这类人显然会更容易喝茶喝出问题来。

道理讲明白了,治法也就不难了。遇秋一般是用理中丸来治疗。理中丸是温中健脾的好方子,治疗喝茶导致的脾胃寒冷,非常的适合贴切。尤其是方中的白术,简直是神来之笔,不仅能温中健脾,还能燥湿利水,这都是长期喝茶的人可能存在的问题。

所以,遇秋建议,喜欢长期喝茶的人,最好买点理中丸中成药备用,比如每周或每10天定期服用一次,可以少很多烦恼,没有必要等到胃气损坏了再来补救。

分类
方剂学

谈一谈乌梅丸的用法

如果你说你会用乌梅丸,别的人就会感觉很牛逼的样子。而有的人,可以用乌梅丸治很多的病,那就感觉更牛逼了。

而遇秋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想杀一杀这种风气。

乌梅丸,出自《伤寒论》。有人认为它是属于“厥阴病”篇。有人认为它是属于“厥利呕哕”篇。遇秋更认可后一种说法。这个完全可以根据自己喜好选择,和乌梅丸的真正的使用无关。

认为它是属于“厥阴病”篇的人,用起乌梅丸来,就会有很牛逼的自我感觉,大概是想说:瞧,我会治厥阴病。而实际呢,可能和厥阴病无关。

先来看下《伤寒论中》有关乌梅丸的相关内容:

伤寒脉微而厥,至七八日肤冷,其人躁,无暂安时者,此为脏厥,非蛔厥也。蛔厥者,其人当吐蛔。令病者静,而复时烦者,此为脏寒。蛔上入其膈,故烦,须臾复止,得食而呕,又烦者,蛔闻食臭出,其人常自吐蛔。蛔厥者,乌梅丸主之。又主久利。[338]

乌梅三百枚 细辛六两 干姜十两 黄连十六两 当归四两 附子六两,炮,去皮 蜀椒四两,出汗 桂枝去皮,六两 人参六两 黄柏六两。上十味,异捣筛,合治之,以苦酒渍乌梅一宿,去核,蒸之五斗米下,饭熟捣成泥,和药令相得,内臼中,与蜜杵二千下,丸如梧桐子大,先食饮服十丸,日三服,稍加至二十丸,禁生冷滑物臭食等。

按药的性质,拆分一下,括号里的数字是两数:

清热药:黄连、黄柏(16+6=22)

温热药:细辛、干姜、附子、蜀椒、桂枝(6+10+6+4+6=32)

生津药:乌梅、人参(44+6=50)

补血药:当归(4)

这么一拆分,这个方子,也就不再神秘,整个方剂的功效应该是清热温中生津补血。温热力量略强于清热力量,生津(收涩)力量是清热和温热之和,或者说是清热或温热的两倍。

很显然,病人口干得厉害,或者是因为长年腹泻导致伤津,口干得厉害。此外,病情寒热交错。

条文里讲的乌梅丸是用来治蛔厥的。单味的乌梅就可以驱蛔,这里用这么大量,所以治蛔厥是没有什么疑问的。

乌梅有收涩的性能,这么大量的乌梅,又加大剂量的黄连、黄柏,对于痢疾等湿热性质的腹泻,肯定有效果。同时,又加了温中散寒力量比较强的干姜、附子、蜀椒,对于种寒性的腹泻、腹痛,效果肯定也不错。这也就是为什么还有个“又主久利”的功效。

蜀椒干姜人参,就是大建中汤,治“心胸中大寒痛,呕不能饮食,腹中寒”。

附子、细辛,再加大黄,就是大黄附子汤,治“胁下偏痛,发热,其脉紧弦”。

黄连干姜桂枝人参,是黄连汤的主药,主治“伤寒胸中有热,胃中有邪气,腹中痛”。

还有一个以附子为主的方剂,叫附子粳米汤,治“腹中寒气,雷鸣切痛,胸胁逆满”。这个方子,其他的药为甘草大枣粳米,半夏治呕,显然附子可以治“腹中寒气,雷鸣切痛”。

遇秋之所以这样分析,一是以经解经,以伤寒论的方子来解伤寒论的方子。二是为了方便等一下点评别人的医案,好理解。

一个方子用得对不对,不能只看有没有效果,还得看用得贴切不贴切,不能出现杀鸡用牛刀的情况,也不能加减得面目全非。

举个例子,治疗“腹中寒气,雷鸣切痛”,可能只需要附子就可以了,但你却用上乌梅丸,会不会有效果?肯定有。再比如,治“心胸中大寒痛,呕不能饮食,腹中寒”,用乌梅丸行不行?当然可以。但这都是典型的杀鸡用牛刀,只用了配伍中一小部分的药,白白浪费了其他药。有效是有效,但不能说明用的人就会用乌梅丸。

另外说说加减。方子的加减,很多时候加减并不会改变整个方子的性质,但有很多时候,即使只是加一味药,也会立刻改变整个方剂的性质。

比如,假设方剂是:法半夏、黄芩、党参、炙甘草、红枣、生姜,加黄连,就成为生姜泻心汤,治心下痞,并不能治肝胆问题。但是,如果加一味柴胡,就变成小柴胡汤了,显然小柴胡就能治肝胆问题,整个方子的性质大变。

乌梅丸的加减也同样存在这种问题。比如乌梅丸本身不能治肝胆问题,加柴胡黄芩,可能就可以治了,这时候方的性质已经改变,就不能再说是乌梅丸能治肝胆问题了。

好,遇秋觉得讲到这里已经把问题讲明白了,就来点评两个医案。这些医案是从某书友会上看到的,不想针对谁,只是恰好找到它而已。

患者张X,女,9岁。2018年11月14日初诊。主诉脐周痛2周,从肚脐往外发散疼,面青黄,怕冷,便秘,脉沉弦细。处乌梅丸原方:乌梅8,细辛3,桂枝3,黄连8,黄柏5,当归3,人参3,川椒2,干姜8,附子5。7副,水煎服,日一剂。

遇秋按:病人的反馈是“脐周疼痛没有再发,精神、面色都有好转,但仍有便秘,鼻下唇上处有干燥发红,我担心热性太大。”显然是太辛热了,乌梅丸用得不合适。对这种病,张仲景给的是大黄附子汤。有个时方叫温脾汤,更加合适。可惜的是,开方的人只知道开乌梅丸,不懂其他方,还好意思拿出来举例,真是无知者无畏。

张某,女,45岁,双塔山本地人。2014年7月2日就诊。这患者就是以头疼来就诊的,头疼18年,在各个医院门诊多方求治,针灸服药,西药中药都吃了,没什么效果。患者的表情就是特别痛苦。自言的每天到夜间三点钟就呕吐,口干渴,小便正常,舌淡暗苔干脉沉细,这种头疼是临床挺多见的。后来我给他处方,就是乌梅丸。乌梅24,细辛10,桂枝10,黄连24,黄柏6,当归10,人参10,川椒6,干姜24,附子20。因有呕吐,我又加了吴茱萸30克。当天夜间疼痛有明显减轻,连服三天,疼痛大减,前后我给她服用了24剂彻底痊愈,而且脸色也变得红了,原来特别难看的脸色现在变得非常红润,我在临床上用乌梅丸治疗头疼的患者是特别多。

遇秋按:只知道开乌梅丸的医生还是挺可怕的,这个医案显然是吴茱萸汤。张仲景已经明训“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吴茱萸汤主之”,幸好还加了吴茱萸,有意无意构成了吴茱萸汤:吴茱萸人参干姜,也不知道是巧合呢还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吴茱萸汤已经很难喝了,没想到还把乌梅丸合进去,真是雪上加霜。连吃24天的人参当归,面色当然会红润,这个和乌梅丸无关。

类似瞎用乌梅丸的医案实在太多,就不一一举例了。

所以,大家在看医案的时候,一定要用这两个标准来判断一下:第一,有没有杀鸡用牛刀,第二,有没有加减变性。如果都没有,就是个好医案。

乌梅丸并不神秘,也不可能包治百病。这个方子的味道还特别难喝,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给病人开。

分类
方剂学

抗癌中成药西黄丸简介

《外科证治全生集》记录如下:

醒消丸

乳香、没药末各一两,麝香一钱五分,雄精五钱。

共研和,取黄米饭一两捣烂,入末再捣,为丸如萝卜子大,晒干忌烘。每服三钱,热陈酒送服,醉盖取汗。酒醒痈消痛息。

犀黄丸

醒消丸内,除去雄精,加犀牛黄三分。

如前法,用饭一两为丸。凡患乳岩、瘰疬、痰核、横痃、流注、肺痈、小肠痈等毒,每服三钱,热陈酒送下。患生上部临卧服,下部空心服。

现在同仁堂的西黄丸分为两种:一种是黄色包装,麝香、牛黄都是天然的,价格较贵。一种是黄绿包装,麝香牛黄都是人工的,价格便宜。

分类
方剂学

一咳嗽就小便漏出来怎么治?

今天来分享一个简单、常见但也属于疑难病的治疗经验。

有一种病人,尤其是女性患者,一咳嗽就会漏出来一点尿。有的病人,看了很多医生,依然解决不了问题,苦不堪言。

遇秋刚开始碰到这种病人,也是局限于治咳,基本没有效果。

后来,遇秋看到一则一咳嗽就漏尿医案,用的是五苓散。从此每当临床碰到这种病人,遇秋就用五苓散去治,但结果发现,有些有效,有些无效,有效率并不能让人满意。看来书上讲的比较夸张了。

有一次,有个五苓散无效的病人,遇秋发现有比较明显的肾虚,于是试着合上肾气丸,没想到3剂喝完,已经基本上不漏尿了。

从此,遇秋治这种病,只要有肾虚的症状,都合上肾气丸,有效率极大提高。

同时也查找了一些资料,有人认为这种咳嗽漏尿属于膀胱气化不行,肾气不固。于是遇秋将这个合方调整了一下,只用肾气丸,把里的茯苓、桂枝量加大到15克,增强膀胱的气化功能,疗效也不错。

当然,目前这种治法,有效率也不是百分之百的,但是比单纯的五苓散,有效率要高很多,值得参考。

中医治病,确实存在一些特异性方证——就是抓到一个症状,就有一个专方可以使用。但是,大多数疾病,并没有这种特异性方证,还得整体辨证来处方,要不就可能出现有的有效,有的无效。

而现在很多人写书或讲中医,很多时候都是夸大疗效,把非特异性的方证,讲成是特异性的,某个方子治某种病,效果好到你怀疑人生。当你依葫芦画瓢的时候,就会发现不管用。

中医治病,大多数时候还是要整体辨证后再处方,疗效才会好。如果见到一两个症状就套方,疗效肯定不好。

分类
方剂学

四逆汤能治抑郁症吗?

在网上看到一篇批判李可的文章,很长,大概浏览了一遍。其中一节内容,想谈一下我的看法,先来看下:

【李可原文】我治100多例抑郁症,基本就是四逆汤,逐日加附子量,到一定程度,出一身臭汗,就有说有笑了,这个很奇怪,而且得病的大部分是大学生,家庭比较困难,环境压力比较大。我还计划用这个方子,试用于运动神经元疾病(这是个顽症,这个东西不但外国人治不了,我们也治不了),这个方子加等量制马钱子粉,看看会不会对这个病起到一定的效果。

【批判者批注】抑郁之证,乃心身疾病也,非仅药物可奏功也。而抑郁之得,多由情志不遂而得,逍遥柴胡乃为常法也,岂可徒事四逆乎?

李可治抑郁证,用的是四逆汤,可能很多人理解不了。他会不会不知道逍遥柴胡类的方子能治抑郁症?显然不可能不知道。单独讲四逆汤治抑郁症,应该是独特的心得,这是非常宝贵的经验。

抑郁症,有很多种情况,纯粹心理的,当然吃药不一定管用。病有轻重缓急,很重的,也不是吃点药就解决。但是,有一部分患者,确实可能就是四逆汤证。

以前遇秋有个患者,自汗怕冷,尤其是下肢冰冷,还有其他病情,非常复杂。生活不太如意,老公胰腺癌,脾气非常暴躁,结婚以来就有家暴,所以心情一直不开心。虽然可能说不上是抑郁,或者是有轻度的抑郁,但这种不开心,不单纯是生理上的,明显有心理上的。

治法,当然是以补阳为主。

有一天,她跑来跟我说,袁医生,你最近的药吃了之后,我感觉很开心很舒服。我想,也没开疏肝解郁的药啊,什么情况?看了看方子,是四逆汤合麻辛附为主的。

为什么补阳的方剂能让人开心呢?估计是病人身体阴寒重,生理上的不舒服导致心理上的不开心。通过补阳兴阳,身体的阴霾散去,心理上也就轻松了。所以四逆汤类的方剂,应该是对这种身体阴寒重的抑郁症有治疗效果,对其他的没有效果,所以也不能生搬乱套,碰到抑郁症就用四逆汤,没效不说,还可能把人治坏了。

再回过头来看批判李可的内容,年轻的医师怼老中医,不是说不可以,关键是要怼自己懂的,自己不懂的,瞎怼,是要闹笑话的。中医上有很多的经验,可能用常规的理论是解释不了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经验。碰到这种,先存疑,再慢慢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