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7年:积水成渊

到了年底,习惯性地要做个总结。虽然说这个总结会公开,但目的还是想盘点一下自己在这一年里做了哪些事,没有完成哪些事。

这两天对2017年做的事情做了粗略的梳理,把自己吓了一跳,没想到竟完成了如此之多的事情。年初定的目标,基本都实现了,年初没有定的目标,也实现了不少。

在这里,感谢我所有的学生,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

一、行医救人

治病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重要,但又不能定目标的事情。这个由于自身的条件限制,不作过多的说明。今年比去年略有增长,医患关系也处理的基本风平浪静。

但是,通过我的学生救治的病人,却是数不胜数。

二、教学

2017年的教学,遇秋在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升。首先,学生人数与2016同比增长100%,其次,教学资源有很大的丰富。

教学这件事情向来有争议,有人认为,如果你有水平,何必教学呢?

人性都是自私的。遇秋开始也是想着,自己掌握了一门绝技,何必要授与他人呢?但有一天想明白了,自己再厉害,一天看的病人数量也是有限,何不将自己的医术复制给N个有志于中医的人呢?

虽然自己目前还不是什么大牛,但相对于很多没有掌握经方的人来说,足以让他们进入经方的大门了,10个学生治的病人数量,肯定超过我一个人的,这不同样也是济世救人吗?救的人还更多,何乐而不为?

另外,单独一个人是无法卓越的,如果我想要成为一个牛人,只有先成全学生,等他们都成才了,大家互助互惠,相互激励,才能做一番事业。

没有成全过别人的人,是没有办法理解成全别人的做法的。

遇秋经方课程开设两年多了,不敢说个个学生都成才,但至少有一半是因我而走上经方之路,全国各地甚至国外,都有不少病人因此享受到了正统的经方治疗,由此带来的成就感,不是通过自己看病就能得到的。

经过一年的摸索与提高,遇秋确立了课程的基本框架,将自己的课程分为三大块:经方、针灸、诊所经营管理。

1、经方教学

下半年终于讲完了经方课程,不知不觉这个课持续讲了2年才结束,平均2天一节课。

课程结束之后,将讲课录音整理成了《袁遇秋伤寒论讲稿》,也算是一个句号。同时辑录了一些唐代以前的方剂,整编了《遇秋辑校伤寒金匮》作为课本之一。《经方使用手册》也终于产生了第一稿。

年中开始,就开始辑校经方医案。经方医案一直在增加,却基本没有二次核校,这次花了极大的时间精力,删除重复的、加减在三味药以上的经方医案将近5000个,剩下原方和加减在三味药以内的经方医案10000个左右。更为重要的是,遇秋这些医案汇编成书,分为原方和化裁两套医案,分别有思考版和畅读版。

至此,经方的整套教学资料已经齐备,不敢说自己的水平怎么高,但我却一直尽心尽力地打磨,也将会继续打磨它们接近完美。

2、针灸课程

这个课程我犹豫再三还是开了,犹豫的原因就在于,自己所讲的针灸,跟其他所有讲有什么不同?能否给学生带来新的收获?花了大量的时间精力,重新整编了之前的课本,编纂成《针灸临床手册》,自认为是一本非常实用的临床手册。

3、诊所经营管理

遇秋在经方的教学过程中发现,很多学生缺的不仅是医术,也缺乏经营管理方面的知识。很多人诊所半死不活,可能不是医术的问题,而是不懂的经营管理造成的。

为此,遇秋还补充讲解了经营管理的知识,有一部分学生因此收入大大提高,有些月收入只有一两万的,在短时间内实现了50%~100%的增长。这并不需要去坑病人,只需要改变一下观念和改进一下日常诊所的细节。

年底的时候,遇秋决定把诊所经营管理从经方中拆分出来成为独立的一门课,争取在2018年完成主体课程的讲解。

三、数据库建设

可能很多人会认为,弄中医资料库?吃饱了没事做吧!百度一下,要什么有什么!真是这样的吗?

比如,你要搜索有关桂枝汤的医案,能搜出多少来呢?比如,你要搜索和某个条文相关的医案,怎么搜索呢?再比如,你要搜索《千金要方》里使用了附子的方剂,怎么搜索呢?

另外,百度搜索出来的资料真假难辨,错误较多,就更不要说不同版本的资料差异多大了。诸如此类,如果想要认真研究一下中医,非得有专业的数据库不可。

遇秋建这些数据库,开始只是想着给自己使用的,后来才开放给学生使用。

现在开始思考怎样打造一个中医资料生态平台,帮助学生更快地成长。因为不管我水平如何,也是做不到无所不知的,也不一定每方面都比学生强,而专业的数据库可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各行各业都是大数据,都是人工智能。在中医方面理应如此,很多繁琐的工作,比如查找某个方剂或某句话出自哪里,如果靠翻书,费时费力,如果我们借助专业的工具,可能也就几秒钟的事情。所以说,学习中医的方式也要有所革新了。

2017年建设的中医专业数据库具体如下:

1、医案类数据库

经方医案:收录了9373个古今经方医案,其中原方医案4159个,化裁医案5211个。提供在线搜索等功能。

时方医案:时方以及加减超过3味药的经方医案,收录了大约4000个医案!

2、方剂类数据库

方剂数据库:总共整理了99569个中医方剂,其中65010已经可以在线检索。体量之大,前所未有。

中成药数据库:收录了4728个中成药信息,这些都是配伍不重复的中成药。目前国家批准的中成药批号已经有一万多个,可以说是相当的丰富。单从数量上来看,日本汉方制剂超过中国的可能性应该是比较小了,随着中医热起来,中成药势必会热起来。

针灸处方数据库:搜集了古今比较经典的针灸处方一千多个。

3、中医书目数据库:

今年整理了将近4000本书的简介,完成了五分之一。这个数据库主要是方便大家检索中医书目用的,方便不知道该读哪些书的人按图索骥地读书。

5、中药类数据库:

传统中药鉴别经验:共收载常用中药材253种(包括附药共344种)。

中药别名数据库:收录了941味常用中药的异名及解释。中药别名,数量庞大,目前很多人使用起来常常搞混。但目前居然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查找中药的别名,即使找到了,也不敢确定。这个数据库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

6、辞典类数据库:

伤寒论辞典、金匮要略辞典:共计6644个词条解释,其中伤寒论辞典已经更新为今年最新的版本。

中医大辞典:本辞典收录了38739个中医相关的词条。

中医症状诊断鉴别数据库:共计623个中医症状的概念、鉴别资料。比如你搜索头痛,会有头痛的症状概念、诊断和各种头痛的鉴别。

针灸推拿辞典:收录了9643个有关针灸推拿专业术语的解释。

未完成项目:

舌诊数据库:把收集到的舌苔图片整理好,存入数据库,方便检索使用。这个事情给忘记了。

说到这里,应该谈一下我是怎么做事情的。除了部分文字校对工作有请人帮忙之外,其他全部由遇秋一个人完成。

很多人可能不太相信,但这是事实。我们要明白,每个人的能力和努力程度可能会有非常大的差异。

比如,我们的熟知的医家,有些人不擅长或不喜欢写书,一辈子可能一本书也没流传下来,有的呢,著作等身。

遇秋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倒是掌握了不少技能,这些技能可以极大提高工作效率。

比如,正则表达式,这个在校对文稿、整理文稿的时候就非常有用,举个例子,方剂大全中所有方剂名都是单独一行,10个汉字以内,大概有一万个方剂名,要把这些方剂名首尾加个#号标记出来,普通的查找替换是肯定不行的,靠人工一个一个加,没有一两天是搞不定的,但通过正则表达式,可能也就几分钟的事情。

比如,教学,很多人无法理解一个人怎么去应对几十上百个学生,那么多中医资料,如何管理?遇秋自学了php和mysql数据库技术,很多东西实现了自动化。

前些时候,遇秋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也有点小成就了。有一天,有个大学同学建议我去读中医科学院的研究生,发了一个教授的介绍给我——我说这人怎么有那么多时间来写这二三十本书呢?他说,在科学院谁没个二三十本著作呢?

我心中的那点小自豪瞬间就被击溃了。原来自己坐井观天了。

眼看不惑之年就要到了,却连一本正经出版的著作都没有,让人情何以堪?唯有努力勤奋,砥砺前行,争取在有生之年出几本得以传世的著作。

四、2018年计划

先列个大纲,争取实现:

1、教学计划:继续以经方为主,针灸为辅,下半年如果时间精力允许,可能会推出伤寒论的英文教学、中医诊所经营管理和中药学这三门课。

为什么要开伤寒论的英文教学?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正在增强,像经方这种顶尖的医术,务必会走向世界。国际经方交流也会越来越多,如果不懂英文,将能有更多的机会。遇秋的英文水平只有六级,但将会尽力做好这件事。

2、中药方面的数据库建设。包括但不限于:《中国药典2015》、中药炮制数据库、中药别名数据库、中药基本信息数据库

2、方剂数据库:癌症方剂数据库、膏方数据库

3、医案数据库:针灸医案数据库、时方医案数据库、妇科医案数据库。针灸医案就目前来看,数量非常有限。但是时方医案,数量庞大,目前已经有将近5000个医案了,新的一年里将新增一万多个医案。

4、辞典类:中医人物

5、进一步完善诊所管理系统:争取完善基本模块。

6、诊所经营管理:希望能帮助更多的诊所收入翻番,也希望在我的影响之下,学生之中,早日有人实现百万级别的收入。

民营医疗的时代即将来临,个体诊所很快就会遍布大街小巷,就像现在的药店一样,不管是外表还是诊疗方式,都会有很多人和你雷同,在这种情况下,不是靠你发善心、吹牛皮就可以生存下来的,只有各方面完善自己,才能立于于医林。

而我的目标,就是让自己的学生年营收达到百万以上,这样就具备了生存的实力。

可能有些病人接受不了医生赚钱这个事实。不管能不能接受,国家的政策就是逐步民营化医疗行业,将会引入充分的竞争,病人如果要享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但可能也需要付出更多的金钱。

当然,对于公立的医院,国家不会取消,肯定会保障基本的医疗需求,但服务可能就会差好几条街了。这种分级别的服务,在各行各业都是如此,只能慢慢适应。

盘点这些事情,不是想证明自己有多牛逼,而是想以此激励自己,只要脚踏实地,坚持下来,必有所成。这些年来,遇秋只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并且争取把这件事情做好,慢慢地似乎也有所小成。

遇秋目前所做的事情,就是为了积水成渊,让自己在经方领域微弱的力量,慢慢汇聚、增强,同时也希望做一个更好的自己,打造中医平台,让更多掌握经方,让更多病人享受经方的治疗。

2018的崇正中医,会有你吗?

阅读 7 

我自学中医十年的感受和经验(四)

七、再学经方

从罗大伦那里得知圆运动是彭子益抄自黄元御的理论后,我就找黄元御的书来看。当时黄元御的书不像现在这么多,就一本中医药出版社的《黄元御医学全集》,随着黄元御热起来,这个版本的书很快就脱销。慢慢就出现了像《四圣心源》这样拆开来的版本。

当时有个叫泥巴匠的人,把整本黄元御的书都转化成电子版,是精校的文本。特意要提他,是因为很感谢他提供了电子版,让我在某个阶段的折腾省了不少时间。写这篇文章之时,我搜了下他的博客,看样子他在中医方面早已停滞不前了。

黄元御是个销售型人才,写的东西非常有煽动性,他的前言写得都是非常有煽动性,让你能够对中医充满激情,也会让你相信,这天下就黄元御读通了四大经典。即使就是注解,也会随口就批庸医,读起来酣畅淋漓。所以接触了黄元御的人,虽然学不通,但很难放弃。

黄元御的理论,比现在搞经方理论的人强百倍不止,他是真做到了把当时的理论都整合在一起了,理论完美,结构清晰,不像现在某些人所谓中西一统、古今一统只是东拼西凑。

但他这种完美,其实也离临床越来越远。黄元御的初级的中医临床知识,应该是来自他的堂兄黄德静,学会了基本的临床知识之后,再自学了四大经典。这时候的他,大量的时间精力就用在构建他的理论体系上,临床经验有多少就不得而知。

至于现在流传的给皇帝看病的传说,遇秋认为,疑点颇多:像黄元御这么自负的人,居然没把给皇帝看病这么重要的事情写到他的书里。另外,既然眼瞎了不能做官,那么御医也是公务员,换个职业,难道皇帝就不介意了?

黄元御的理论虽然很完美,但实用程度堪忧。一是他自己的医案很少,二是之后的医家很少提他,很难找到他的资料。三是他的徒弟慢慢不见踪影了。

有个说法是麻瑞亭为黄元御的第五代传人,我还拿他的书来研读过,非常困惑为什么啥病都是用下气汤加减呢?现在想来,也就是耍酷吧,很多加减已经完全变样了。说是第五代传人,我是相信的,因为传了这么多代,已经完全走样了。黄元御起码还是不离伤寒论的,到了第五代,已经找不出一点伤寒论的影子了,所以当有人说他是经方家的时候,我就只能呵呵了。

随着黄元御热起来的,有个叫根尘不偶的,原名李玉宾,就出来讲《四圣心源》了。当时很多人像追电视剧一样等着他发布讲课的录音,至于有没有听懂,就不知道了。讲完之后,他就把录音整理成一本书出版了。再后来,他还写了一本《临证辨象》,遇秋也买来学习了。到现在,知道李玉宾的人已经不多了,因为他再也没有出过书,这也不过才几年时间。所以说,有些人的真的只是一阵风,了解就可以了,没必要太当真。

学黄元御,我是真下了苦功,搜集了所有相关资料,《四圣心源》也背了。可惜的是没有学通,重要的是最终还知道放弃。即使就是放弃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舍得放下。

人要承认自己曾经的选择是错误的,需要勇气。

为什么现在还有很多刚开始自学中医的人会学黄元御?这恐怕和当时推广黄元御的文章有关。如果可以选择,建议新手不要去学黄元御的东西。至于你是想开阔一下视野,读读还是有好处的。

因为黄元御的书读不通,所以我就买了其他人的书来读。

读着读着,就明白搞经方的人有两大派,一是尊经派,一是错简派。

尊经派的,如陈修园,一般认为伤寒论是没有错误的,条文顺序也是对的。所以什么都得按照原文来,真的错了的地方,也勉强给个解释。

错简派的,如黄元御、俞嘉言等,一般认为伤寒论的条文顺序是不对的,乱的,读不通的地方,通常就是骂一通王叔和瞎排序,然后把条文调一下顺序。自己觉得有错误的地方,直接就修改过来了。

为了研究清楚,差不多把明清医学全书给买齐了。这些书里,像俞嘉言的书,把条文重新归类注解,写得也是很让人振奋。像李中梓的书,没太多经方的内容,写作风格朴实,是学时医的好书。唐容川的血证论很多人都知道,其实他的本草问答也同样让人拍案惊奇。张志聪有很多独到见地。

可惜的是,后来接触到一种观点,认为明清的书不能读,坑爹的,得读唐宋以前的,于是又差不多把唐宋金元的医学全书给买齐了。

现在回过头去看,明清的书,还是非常值得去读的,继承和发展了很多东西。

多则惑,这些书也不是每本都能好好读的,像王肯堂的书,厚得像块砖——以前的泥砖,不是现在的红砖,拿到手你就会开始怀疑人生。这么厚一本书,不要说写了,就是抄也得抄个一两年吧。

这个时候,对徐灵胎也是无感,觉得这家伙就是个愤青,把别人批判得那么惨,自己的东西又没有一个完美的理论体系?后来才明白这才是真东西,要搞临床的人,还是要读一读他的书的。

既然学不通,那就再理一下思路吧。

于是找来有关研究伤寒论的书,找到了任应秋、钱超尘的书。有时候觉得中医也真是有意思,有人只搞理论研究,有人只搞临床。像任应秋,学富五车也不为过,但基本是没临床经验的。钱超尘也是,在中医考证方面做得非常细致深入。

伤寒论的各种问题,在他们这些搞理论研究的专家手里,已经梳理得很清晰了。但是,很多人不愿意花几十块钱买本书来看,反而愿意花很多时间去网上找资料,搞各种争论,浪费时间精力,最终一无所得。所以在学中医这件事情上,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拼天赋。

通过学习他们的研究成果,我搞明白了伤寒论里的学术流派、版本等重要问题。伤寒论的注家有上千家,有关六经的理论体系有四十多种,各不相同,为什么临床都有效呢?他们之间应该是有共同特征的。

那这个共同特征是什么呢?经过详细分析比较之后发现,就是他们都是在研究条文,都用了经方的方剂,他们是在有结果的情况下寻找解释。不同的是,每个人对条文和方剂的解释不同。这个发现好像没什么?细细一想,是顶重要的。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不用去理会他们怎么解释条文和方剂的,只需要搞清楚条文本来在说什么以及这些医家怎么去用这些方就行了。终于从争议不休的各家注解里解脱出来了。

其实不仅经方如此,就是时医也是如此。很多医生,写在病历上的东西和实际应用的辨证思路是不同的东西。

比如曹颖甫,他的《经方实验录》,学经方的恐怕没几个不知道的,也很容易看进去,为什么呢?因为里边很多和条文很贴切的案例,有些简直就是条文的再现。但他的《伤寒发微》、《金匮》发微,读起来就很费劲了,太多绕来绕去的理论了。也算是典型的解释和应用相差很多的典型了吧。

想明白这个事情之后,我就决定在学习的过程中做三件事情:一是解读条文到底在讲什么,二是搞清楚方剂的方证,三是整理经方医案。

这里重点说一下医案。中医比西医好的一个地方,就是中医几千年来变化不算大,所以历代的医案都能读懂,能学通。西医变换太快,叫你去学十年前怎么治心脏病高血压的医案,估计也没太多用处,更不要说去学一百年前的医案。作为新手,学习应用经方最好的方法就是学医案,是积累经验,也是开阔视野。

说到经方医案,目前市面上的书也是不少的,网上也能搜到不少医案。但都有一些弊端,比如,医案的数量,太少。一本书能有几百个医案已经算不错了,网上的就更不用说了,数量少,重复的量多,还质量参差不齐。

另外,一般的医案都是分门别类的,桂枝汤方下面附有若干个医案,这个做法问题很大,就是不用思考也知道这些医案是用桂枝汤了,读医案的时候,就会想为什么用桂枝汤?这是学医案错误的思维,因为你看病的时候没有人会事先告诉你这个病人用什么方,而是要你通过病情来判断用什么方。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读很多医案也无法提高水平的原因。

而我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第一,医案随机,你根本不知道即将出来的医案用的是什么方,确保没有先入思维。

第二,病情和诊断用药分开,先查看病情,思考用方,再点诊断用药进行核对自己的判断。

第三,医案数量多,通过两年的整理,目前收录的医案数量已经一万多个了。而且这些医案都是有筛选标准的,加减超过3味药的一般不收录。

第四,确保医案的品质。这些医案都是我摘自已经出版的图书、已经发表在中医药杂志上论文上的,不是网上复制粘贴过来的。这些医案的文字都是经本人校对整理的,虽不可避免有错别字,但整体上质量是很不错的。

很多人问我经方怎么自学?说实话,我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我也分不清了。我搜集了几乎目前大多数跟经方有关的书,搜集了目前已经发表过的跟经方有关的学术论文差不多4万篇。处理这些资料的方法,就是摘录方证和医案为我所用,其他理论,得闲就看看,没空就不理也行。至于谁家的理论最牛逼?哪本是学伤寒论最好的著作?我也没去想过。

所以我一般都会回答:把你能买的有关经方的书都买回来看就行了,没有哪本是最好的。

比如日本的经方医家,做学问非常的扎实,也有很多经验值得学习。具体就不说哪些书了,有点多,自己去搜索就可以了。

像胡希恕,就属于日本风格的。还有像叶橘泉、秦伯末等,都是这种,务实细腻。当然,最好看胡希恕的两本录音讲稿,属于胡希恕自己原创的东西,就只有两本录音讲稿和大概200个医案。但是,他的学生冯世纶为了炒作自己的老师,把胡希恕这点东西,复制黏贴,制作出版了十七八本书,所以买胡希恕的书要小心,一不小心就掉坑里了。冯世纶讲的应该叫冯世经方,离胡希恕的学术观点已经有点距离了。不要混为一谈。

像黄煌,我觉得是对经方有很大贡献的。不管是在方证还是在推广宣传经方方面的贡献,真的是难以望其项背。有机会可以去他的国际经方学院学一下经方。但他的药人、方人理论,个人觉得不是太实用。

像郝万山,重点在学术研究,临床估计是为带教用,至今没有见到他的医案集。在传承刘渡舟老一辈的学术经验应该是做得很好了,四平八稳的学术风格,学起来不会走偏,不知道学什么的新手,可以考虑学他的课。但可能得拿个锥子在边上,以防听课打瞌睡。

再来讲下民间的经方流派。这些流派都是我自己购买过他们的部分付费教学资源,有一定的了解。

比如汉X经方,现在老师好像已经不怎么研究经方了,儿子接盘,徒弟授课。和冯世纶的有些观点是一样的。出的几本书,辑录了一些可能比较好的方剂在里边,有空可以看看。

比如蔡X经方,从他那一套一千多块钱的书来看,三大老人是有临床经验的,但说不上丰富,有一些经验还是可以学习的。不过,有时候看到他们分享的医案,动不动就XX加术汤用一个月病情才有好转,想不怀疑人生也是很困难的。

比如吴XX述出的书,一是折腾了一下条文顺序,把不能合并的内容强行合在一起了,但这真的有意义?你说把风湿、黄疸、风水、黄汗、肺痈等归在太阳类证里就更高级了?只不过是移了个地方再加个新章节名罢了,还不如直接放金匮合适。二是很多注解也是随文释义的多,空洞,注解用的理论也是很零散的,一会五行,一会营卫气血,一会六经,一会经络,一会西医,必要的时候加上易经。当然,这个叫古今一统、中西一统,就像肯德基全家桶,啥都有,能提供不同的品味,吸引更多的信众。临床的时候到底以哪种理论来辨证呢?治好了怎么解释都行,但问题是刚开始治的时候怎么办?个人觉得,这对临床意义也不大。这个流派的创始人吴某,现在已经不讲医学课了,已经转行写小说去了,真是很魔幻的事情。

比如易X伤寒论,纯粹用易经解释伤寒论。居然也有人信这种数字推理能治病。

比如渭南孙XX的书,注释多是随文释义,没有多少临床的东西。不推荐去读。

比如X付的书,人很勤奋,书写了不少,六十多岁写了七十多本书,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有很高的含金量了,估计伤寒论没读透彻,不推荐去读。

书简直太多了,其他就不在这里罗列了。

还有就是很多经方培训的,都是挂羊头卖狗肉,这个要擦亮眼睛才行。花钱事小,被引入岐途那才麻烦。具体就不再罗列了,以免瓜田李下。

最后,总结一下学经方的经验:

一是要努力,不管是看书还是跟师学习,都要努力,不要去幻想顿悟的事情,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呢。

二是要准备花钱,不要说学费吧,买书买资料也得花钱,中医大部头很多,几百块钱一本书也很正常,当然,买了书不一定能学会,但不买肯定学不会。免费就把事情办好的念头还是趁早灭了吧。

阅读 42 

我自学中医十年的感受和经验(三)

六、针灸

针药并用似乎已经成为大医的标准配置了,所以一般学中医的人,都会对针灸念念不忘。而针灸的培训,也已经烂大街了,只要你愿意,花点钱,很容易学到。

既然方药学不通,遇秋听说针灸比较简单,那就学学针灸吧。

学针灸比较幸运的事,有两件。

第一个接触到了倪海厦。

那时他的教学视频刚传播开来,不像现在满天满地都是。有一天,在民间中医的群里,有人就说要卖倪海厦的DVD碟片,我一冲动就决定买了,但又怕被骗了,回家还和女朋友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买了。那时在线支付也不发达,得去柜台转账。遇秋在学医的路上被骗过几次,都是交了钱不见人影。但这次比较幸运,确确实实收到碟片了。

拿到碟片一看,不得了,居然还有对中医这么狂热的人,对西医贬得是一文值。如果是一个刚学习中医的人,学一下倪海厦,对树立中医的信心是有很大帮助的。但他一味贬低西医,虽然我也不推崇西医,但我认为一味贬低西医也是不对的,毕竟临床上回避不了西医。

倪海厦讲了天纪、针灸、神农本草、黄帝内经、伤寒论和金匮要略,能全面讲这么多内容的医家不多。通过学习发现,倪海厦的学术观点主要来自三个方向,一是他的老师教他的针灸,二是唐容川的一部分学术观点,三是日本的方证派经验。

倪海厦讲课的精华就在于针灸,讲得很传统,基本上就是一根针搞定病的,如果要学传统的针灸,值得推荐。

像方药这一块,讲得实在很一般,不太推荐去学,有空学一下也是可以的。像经方,讲得不够透彻。我有个猜测,不一定对:他之所以没把方药讲太透,估计是他想卖药。他把经方及名方都给编上号,一般是汉唐X号。写的医案也都是“用汉唐XX号”。或许也有可能是针灸是师传,方药是自学的原因?具体原因不得而知了。

而且,随着看的医书越来越多,发现倪海厦的课,还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很多讲得似是而非,明显讲错的地方就有不少。没有一定基础的人,分辨不出来。所以零基础的人,不推荐学倪海厦的课。学到错误的知识,还要费很大的精力纠正过来,比较麻烦。

还有,就是讲的内容有好些水分的,不能全信。比如他说治癌症到手擒来,自己却死于癌症。

天纪那一套东西,信则有吧。当然,遇秋又在这上面走了弯路,研究命理易经又花了不少时间精力。除了倪海厦的天纪,那时候还看了南怀谨的《易经杂说》、《易经系传别讲》,曾仕强的易经培训,一系列的,其实看了就会发现,台湾人比较喜欢讲易经。

说实话,易经等玄学,对人生有没有什么帮助?真的闲得发慌,是可以学一下的,爱好嘛,什么都可以。但对于想做事情的人来说,就不能说这世界上什么东西都值得去学,这是要花费你的时间和精力的事情,不是复制粘贴的事情。另外,这些玄学会导致你不容易沉下心来做事情,因为你总觉得有什么秘籍可以助你立马成功。

总之,要客观地看待倪海厦的内容,不能一味夸大。还很年轻就去世了,挺可惜的。至于说故意放风人已死的说法,没什么意义,现实不是写小说,哪有那么多峰回路转?

第二个幸运就是碰到了老中医卢炜。

当时意外知道了卢师的地址,找到他,说想拜他为师。他说我已经八十多岁了,没精力全面教你了,你要是喜欢,就来边上看着吧。于是一有空就去看,一看就看了三年。

这段经历,彻底坚定了我对中医尤其是针灸的信心。比如,只凭一根针就可以治好中风偏瘫,比如,针起病好等都是真实的,不是吹的。

学习过程中,自己也读了不少针灸的书,然后整理了一本资料,自认为这是针灸的精华了。分享以来,确实有很多人喜欢这本资料。如果今年有空的话,遇秋准备再调整补充一些内容。

不管是学习什么知识,学习方法和理念最重要。要不理念错误,只会南辕北辙,无法到达目的地。

学习针灸,要讲究正统,那些奇穴、针刀什么的,遇秋认为都是些旁门左道,学了也是浪费时间。举个例子,传统的针灸取穴治证,历经两千年,历史上无数的医家对它进行了锤炼补充,可以说是瑰宝。

像X氏奇穴这种家传的经验,怎能与传统的相比?真搞不懂有些人为什么趋之若骛?像所谓的黄帝内经九针,不要说效果,那么粗,医疗安全就成问题,但很多人去学。像针刀,学的人疗效怎么样不说,培训的赚了不少钱倒是真的。

比如XX九针,能治一些病,这是肯定的。问题就在于,对学习者来说,有必要去学吗?它能治的问题,传统的针灸都能治,而且不用扎手指这么痛苦,扎的穴位更舒服。很多传统针灸能治的病,它不能治。所以从学习成本上来讲,也是不划算的。

但对于培训的人来讲,就划算了,自己另起炉灶,图个新奇,就能赚钱。所以搞培训的人,都喜欢搞些奇特的理论或技术,借以吸引大家的眼球,方便赚钱。但我们作为医生,学习不是为了猎奇,而是为了临床。

遇秋建议,学习针灸,一定要学传统的,就是一根银针打天下,而不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里推荐几本值得学的一些书。

穴位定位,大学的教材《针灸学》就可以了,又便宜,又有图。如果看书取穴把握不准,那就报个培训班吧,现在推拿按摩艾灸的培训遍地都是,几百块钱可能就可以学会了。

古代的课本就是《针灸大成》,值得买一本。当然《灵枢经》也值得拥有。

医案类的,现代的针灸医家的书几乎无法读,建议找点古代的医案来读。

综合类的图书,建议看看黄龙祥的一系列书,虽然他只是学术研究,但厘清了很多概念。另外就是《周楣声医学全书》。在周楣声的《灸绳》面前,像单X敏这类的艾灸书,简直就是不堪一提。

正宗的书,不需要读多,一本足矣!学些似是而非的书,看似博学得很,实际上没多大用处。

再说说艾绒。有段时间喜欢上了艾灸。为了能达到最好的疗效,决定自己做艾绒。当是在X宝上买了一百多斤的五年陈艾叶,非常的好,捣的绒非常的漂亮。后来陈艾被炒火了,基本上是不可能买到几年的陈艾的了。现在所谓的陈艾条,要是能买到用纯艾叶做的,就可以烧高香了。很多艾条,夹杂了很多碎纸碎布的。自己动手做一下就明白了,高于5:1的艾绒基本上就是一种概念了,真实是做不到的。

现在来说一下针灸的优缺点。针灸有不少的优点,比如操作简单,成本低,随时随地可以治疗。大家学针灸可能就图它的优点。但是,最终可能会气馁完败。具体来说,针灸的有如下缺点:

1、易学难精。

针灸是一门技术,需要不断的操作练习技术才能纯熟的,只知道扎哪里,不一定有效果的。不像方药,只对症,买好一点的中药,基本上都是有效的。

很多人没搞明白针灸起效的关健在那里。遇秋认为,针灸的关键在于针灸师本人。针灸治病的药,其实就是通过针,把针灸师的生物能量传递到患者的穴位,从而调节患者穴位的能量,一两拨千金,通过患者体内能量的变化来治病。

这就要求针灸师的身体要很好,所以古代搞针灸的人一般都习武。你也会发现,疗效好的针灸师,都是精力充沛、容光焕发的。当你看到一个针灸师没有精气神,你也就不要期望有很好的疗效。现在的针灸也不讲究身体了,用电针了。

另外,要想有好的针感,就必须不断地扎针,才能把针感练出来。扎针灸就像学写字,会写某些字很容易,但要写得漂亮,得不断地练习。

2、不能扎自己

很多人学针灸是为了自我的保健,没想到的是,学了之后自己扎不了自己。胸腹四肢上的穴位,大多数是能自己扎的。后背的穴位就扎不了。只靠前面的穴位,很多病就没法治。比如感冒了,要扎大椎咋办?更不要说风门了。虽然可以自己照镜子反扎,但一不小心扎偏了扎坏了是大事。像募俞配伍,俞穴全在后背。再加上没有大量实践的机会,所以大多数人扎自己都是没有效果的。

3、成本

针灸针的成本是很低的,但不代表针灸的成本低。扎针是需要时间的,尤其要留针的。所以针灸的时间成本很高,一个医生一天能扎针或艾灸的人数非常有限,计算下来,成本就比较高了。其他局限:比如扎针的人和病人必须在一起,要不没法扎。比如,病人每天得坚持扎上一段时间。

4、风险

针灸并不安全,扎中器官抢救的事例还是不少的。所以不管是针还是灸,现在中国的界定就是医疗行为。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去问一下工商局无医疗资格证能否开个艾灸店?现有的艾灸店的,大多数用的营业执业都是美容、推拿按摩的,只要不出事就没事,出了事就是非法行医。

针灸的理论知识,是很容易掌握的。那些子午流注、灵龟八法之类的玄学,建议一般的人就不要去向往了,意义真的不大。可能有人会说真有这样的高人,如果连完全脱离病人个体差异、只看时间节点就能治好病的理论你都相信,建议还是不要临床的好。

阅读 42 

我自学中医十年的感受和经验(一)

一直没有完整地写过自己学中医的经历,趁着这两天有写东西的欲望,就顺便写了吧,这也算是学医的回忆录。因为前后历时十多年,年代久远,有些细节已经记不太清了,有些事件的时间上也可能有错误,但都是事实。

这篇文章有点长,分成一二三四,对于想学中医的人来说,应该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遇秋一无天资,二无家传,三无奇遇,学习全凭勤奋和坚持,所以学医的历史比较曲折,折腾过的东西比较多,有些还是非常可笑的经历。但不管怎么样,我都尽量把这些经历分享出来,或许你就处在某个阶段呢?

本文中所有对各家学术的看法,并无诋毁之意,遇秋力求发表客观的看法。如果刚好是你很喜欢的医家,我却不喜欢,请一笑而过。

一、学医的成本

刚开始学医时,遇秋和所有的爱好者一样,都觉得自学中医最好,为什么呢?觉得自学不要钱。回顾自己走过的路,其实自学中医比付费学习需要更多的钱。

虽然付费学习的学费看起来挺多,其实省了不少钱和时间。老师可以给你指方向,可以给你实战指导,老师会提供筛选好的学习资源等等,这些都需要花费你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比如方向,学习从哪里开始学呢?不知道,就买几本中医回来翻一下吧。买哪几本呢?百度一下。这个折腾下来,书买了一堆,钱花了不少,但没几本能看懂,更加迷茫了。

比如实战指导。自己照着书或视频来用药,发现没效果。找个人问一下吧,加了N个群,发了N个贴,发现大家的答案或解释都不相同,听谁的好呢?每个都试一遍?各种尝试都是需要时间和金钱的。有老师就完全不同了,很快就能解决碰到的问题,省时省事。

比如学习资源,只要你喜欢,花点钱就可以买到几T的中医资料,各门各科资料 一应俱全。可是你看着这海量的资料,粗略估算要几辈子才能浏览一遍,还不要说识别出哪些有用没用。

通过买书,买各种学习资料,一些付费的学习,遇秋十多年来在中医学习花费已经在十万以上了。

所以遇秋从开始的纯粹自学,到现在也会付费学习。只有体验过付费学习之后,你才会明白免费是最贵的道理。

所以如果你只是想花点时间而不花钱就把中医学好,通常情况是非常困难的。

二、学医之前

学中医之前,遇秋对中医西医没有概念,反正感冒了就打针吃药,有什么慢性病就熬中药,从来没去想两个医学体系有什么不同。因为父亲一直生病,所以内心一直希望医学能发展得更快更先进,从这个角度来讲,还算是个西医粉。

遇秋也不是生在中医世家。如果非要扯点医学渊源,我爷爷就是一个单方医生,只知道用某种草药去治耙或犁伤到的牛或人,奇效。别的病是肯定不会治的,严格来讲,这不算中医世家,祖传秘方一分钟不用就可以传完了。

但是,因为父亲的生病,也慢慢识得一些中药草,比如扭伤用的鸡骨草,肾结石用的金钱草,清热解毒的溪黄草、狗贴耳(鱼腥草)、山栀子、金银花、山鸡米(淡竹叶)。还有为了治治肾结石,跑遍附近所有的山顶去挖蚁狮,然后用瓦片焙干,磨粉冲服。还有车前草、叶下珠,白面枫等一系列本地的草头药。

虽然认得不少草药,因为年轻,也没想着深入研究一下,也就是要用的时候用一下,不用的时候忘得干干净净。

总体来讲,就是小白一个。

三、初触中医

总觉得,一个人的命运是上天有安排的。本来一个对中医没有感觉的人,一个偶然的事情,就扯上关系了。

当时有一个亲戚得了小脑萎缩,得了这种病其实挺难受的,走路不稳,吞咽有困难,说话困难等,还有一系列的并发症。跑遍各大医院,都是没办法的。

有一天,我去逛书店,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医学类的书前停下来了,随手一拿,正好是《痿证古今名家验案全析》,一翻,发现里边有小脑萎缩的治验。心想,这有没有可能是真的?

于是把书买了回去,把方子抄给亲戚了。结果病人说吃了好很多,但因为我自己又不会调方,方子又点贵,这病人也就不了了之了。当时为了试验这个方子的效果,我还特意加了小脑萎缩的病友群,提供给病友服用,很多人反馈有效,很多人也没效。

这件事情就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我一点也不懂医学,抄了方子就有效果。为什么那些大医院的医生不抄来用呢?难道是不读这些书的吗?如果读了,为什么又不用?

好奇心让我决定研究一下是怎么回事。

四、学习养生保健

怎么开始学呢?请教了一个学中医的同学,他就给我推荐了一本书,说当时很火的一本书,这本是什么书呢?

就是《思考中医》。不要说全书,就是导言也读得不顺畅,但总算明白了一个事情,学中医要有老师带,而且民间有高人。至于说书的主体,讲的有关伤寒论的内容,根本看不懂,就不看了。于是就这样和伤寒论擦肩而过,再次相遇,已经是五六年之后的事情了。

既然专业的中医书看不懂,就买点通俗的吧。于是买了本《人体使用手册》,当时这个书非常火。

买回来看了一通,敲了几个月的胆经,但好像身体没变好,早睡早起的习惯倒是养成了,也算是没浪费买书钱。作为小白,根本不会因为不懂里边的经络知识而去学习针灸,直接就放下了。

有一个小脑萎缩的病友,他老妈从广西桂林带他来广州看病,我就去车站看望他,虽然他不会说、不会走路了,气色非常的好。他妈妈气色也非常好。聊天的过程中,她妈妈就告诉我一个养生保健的秘方——回龙汤!说这个又省钱又有营养,他们气色这么好就是天天坚持喝回龙汤。

我回去一查,回龙汤就是自己的尿,居然还有专著,决定实践这个秘方。给自己做了大半个月思想工作,终于在某个早晨,喝了第一次自己的尿,那味道,终生难忘。喝了两三次,感觉像在受刑。就决定放弃这个取材方便、功效强大的保健方法。但对于人尿的功效,倒是有了深刻的印象。

放弃回龙汤之后,接触到了马悦凌的《不生病的智慧》,就开始学习怎么生吃泥鳅。生的泥鳅除了腥之外,也没什么味道。感冒喉咙痛没治好,蛋白质估计补充了一些。

从生吃泥鳅开始,养生保健类的书籍就突然多起来了,各种养生方法琳琅满目,让人有点无所适从。像中里巴人的《求医不如求己》等,肯定是要读的,虽然都是拼凑的书,但那么厚的一本书,里边的每种养生方法你都试一下的话,需要点时间,等你试完一看,这些写书的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什么身体要碱性才健康,什么身体温度太低要生病,什么拍打拉筯,今天吃绿豆,明天吃茄子,后天吃生姜,别看这些都是普通食物,个个能抗病防癌。这个专家说气血最重要,那个专家说肝肾最重要。到底哪个才行?只能每一个都试下。

越是折腾,越是迷茫。学再多的养生知识,依然治不了病,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决定再去学习专业的中医知识。

折腾了一圈养生保健,最大的收获就是养成了尝试的习惯。书上讲得天花乱坠,自己试一下就知真假了。

唯一幸运的是,没有接触到胡万林,要不可能喝芒硝喝挂了!

阅读 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