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伤寒论

医生的水平差别在于细节——许叔微经方故事03

公元1130年,许叔微在建康行医(现在的南京),那时候世道刚刚安定。

这个时间点是个发生大事的时候。3年前,宋朝的皇帝太子、后宫大臣三千多人,被金国抓去了。然后,皇帝的弟弟赵构当上皇帝了,把都城从洛阳迁到了临安(今杭州),这就是南宋了。当然,当皇帝这么好的事情,谁也不愿意让出来的,所以这个弟弟就一直不愿意去把哥哥赎回来,更不要说把侄子弄回来了。

后来有个忠臣叫岳飞,不懂事,一直想去把原来的皇帝捞回来,结果被杀头了。一直以来都认为岳飞是被奸臣所害,其实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赵构,你手下有个手握重兵的将相,一直想把老领导捞回来做皇帝,你不会想着把他干掉?

这一天,有个叫徐南强的人来找许叔微看病。

徐南强:大夫,我感冒了,背部绷得紧紧的,汗出得比较,比较怕风吹。

许叔微听完,连脉也没摸,就直接拿笔开方了:

桂枝三两,芍药三两,炙甘草二两,生姜三两,大枣十二枚,葛根四两。

徐南强:大夫,不瞒你说,我找别的大夫看过了,他开的方子和你这个好像是一样的,他说是桂枝加葛根汤。我喝了两剂,不但病没有好,反而汗出得更厉害了!

许叔微:你确定是一样的吗?

徐南强:应该是一样的,我数一下……一二三四五六……他那个多了一味麻黄。

许叔微:这就用错了!你已经在出虚汗了,多了个麻黄,所以汗越喝越多!前面那个医生给你用的是葛根汤,我给你用的是桂枝加葛根汤,虽然两个方子只差一味药,但如果不仔细辨证,效果会相差十万八千里。估计他是照书上抄的,可是书上是错的。

看到这个对话,很多人都会觉得怪怪的。病人怎么知道用的是什么方呢?

如果我们穿越到宋朝,就不会感觉到奇怪了。

宋朝是一个很奇特的朝代,以文人治国的。要知道,中国历代,大多数朝代都是武治思想严重的。

而且宋朝对中医重视程度,也是空前绝后的。作个小小的推测,估计太祖赵匡胤身边肯定有中医高手,或者他自己本身也喜欢研究中医,要不他不可能刚当皇帝,就派了一拨人去整理《伤寒论》这样的医学著作。

有历史记载的,宋朝有很多个皇帝都很喜欢研究中医,没事就整个秘方吃吃,不但自己吃,还跟大臣探讨探讨,让大臣也吃吃。拿到现在来说,就像国家主席没事就在电视上讲哪个中成药好,动不动就全民吃某个中成药。那个时候中医氛围好得一塌糊涂。

所以那时候有个人,叫范仲淹,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他。他有句名言——不为良相,便为良医。什么意思呢,就是如果不能做个好宰相(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总理),那就做个好中医。可见中医有国人心目中的地位。

宋朝还有一个有很创意的做法,先是编写一系列标准的医学全书,然后把很多方剂都做成散剂或药丸的标准制剂,病人看完病直接就可以吃药的。

我们知道,散剂用量是很小的,所以中医从宋朝开始,药的用量就很小了。这也是中医的分水领,一般来说,宋代以后的很多医书的水平就不如宋前的,而且越搞越复杂。

这样标准化的一个做法,让大家行医有了标准。所以那时候很多病人知道一些常用方剂就不足为奇了。就像今天我们很多人知道六味地黄丸、藿香正气水一样的道理。

同时,这种标准化的做法,也带来一个弊端:产生了很多照书抄方的医生,没有一点辨证的能力,只管照书抄。于是,庸医遍地。

许叔微那时候读的伤寒论,应该是正儿八经的宋本伤寒论,像他这样免费给人看病,估计大字本是买不起了,十有八九是小字本。

许叔微出生的时候,离林亿他们整理伤寒论已经一百零几年了。

原来大家秘而不宣的秘方,现在不但可以在书店里买到,而且有很多人开始研究这本书,并发表分享了一些成果,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要知道,以前买书也是很难的,大多数时候你得借书来抄,抄来抄去,错别字就一大堆了,这就是假借字来的由来。

再回到许叔微的医案中来,伤寒论中的桂枝加葛根汤的方子,是错误的,其实是葛根汤方子,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但那个时候,研究没那么清楚,有些医生又比较懒,认为国家印的书总该没错,直接照书抄。如果没有效果,估计下次就不会再用了。

医生之间的水平差别,就在于细节的差别。现在很多中医,随症状加药,加药摇笔就来,几十味药随随便便。但真正学过经方的就知道,经方中,很多方子之间只是一两味药的差别,有些还只是药量上的差别,功效那也是有很大不同。

就拿这个桂枝加葛根汤和葛根汤来说吧,就差一味麻黄,对应的症状和效果那是完全不同的。如果学习不到位,开错了,就不会有效果。

经常也能碰到这样的病人,说你开的这个药,我之前就有服用过类似的,没有一点效果,你能不能换个方子。一般会简单解释一下,如果病人不理解,那只能辞不治。

作为医生,我们也非常有必要去学习一下经方,在细节方面下狠功夫,只有这样。

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