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于求成的患者——许叔微经方故事02

在浙江省诸暨市赵家镇上京村有一个寺庙,叫建福寺。这个寺庙始建于一千多年前的北宋,开始叫报恩寺,后来改了几次名,到许叔微那个时候,叫荐福寺,那时的荐福寺,估计处于鼎盛时期,寺僧都有几百号人,是当地的地标,方圆几十公里的人都知道的。

但是这个寺庙后来就没落了,到清末的时候,和尚没钱吃饭了,就把寺庙卖掉了。后来住在荐福寺附近的一个叫陈遹声的人,这个人在清朝的时候是做过大官的,同时文学造诣也非常深厚,出了不少书。总之,按现在的标准,绝对是个大红大紫的大V。

古时候有些习俗我觉得非常好。比如做过官的人,退休完了以后,基本都会回到老家,回去之后做什么呢?一是养老,二是搞当地的文化建设,重要的事情都会参与。这样一来,影响到文人乡绅都喜欢在老家定居,就不会出现掏空农村的现象。不像现在,越有成就的人越不会回老家,都在大城市定居了,打工的也不回农村了,慢慢农村就空了。

他觉得荐福寺那地方是一块风水宝地,就把地给买下来了,然后在这块地皮上给自己建了个很大的墓——比较惨的是,他的墓在文革时被挖出来了,尸骨被烧毁扬灰,同时他耗尽心血建立的私家园林畸园也在文革中几经破坏,目前连遗址都找不到了,陈的后人,文革结束之后,就把陈的墓碑迁改到别处了。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陈原来的墓地边上,建起了寺庙,这个寺庙慢慢地扩大,直到2005年获得政府的承认。

之所以花这么多笔墨来描述这个寺庙,一是想增强大家的历史感,想象一下当年的情况;二是名医许叔微当时就住在这个寺庙附近——现在许叔微故居遗址在江苏无锡的马山,两地相隔250公里的样子,要是以前坐马车,估计要两三天。我在百度地图上标示了一下起始的位置(起浙江省诸暨市赵家镇上京村,终:江苏无锡的马山):

从图上可以看出,许叔微随着年龄的增长,是一路北上的。南宋的都城在杭州,他一路北上远离都城,可能是为了避开政治上的纠纷。能够终老于湖光山色之间,是多少文人骚客的梦想?

话说许叔微还年轻的时候,有一次,有个叫邱忠臣的同村人跑来找他看病。当时许叔微已经用经方来给人治病了,我们知道,经方中医通常都是很年轻就水平很高了。可是,病人不这样想啊,觉得这么年轻的医生,估计看不好病,但又没办法,附近就这么个医生,硬着头皮也得先看一下。

邱忠臣:许大夫啊,我感冒了,发热,头很痛,而且喝水非常多,感觉口很渴。

许叔微一看,身体瘦弱,皮肤枯槁。大热天的,病人走这么远的路,也没一点汗。一看就是麻黄汤了。

再一把脉,浮数。咦,怎么浮数的脉稍稍一按就不见了呢,而且尺脉迟啊。许叔微马上想起伤寒论中的条文:“脉浮紧者,法当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迟者,不可发汗。何以知然?以荣气不足,血少故也。”

他想:幸好我条文读得熟,要不就要误大事了。这个病虽然是典型的麻黄汤证,但不能发汗,一发汗病人肯定受不了。先给他补一下气血再发汗。于是开方:

桂枝三两,芍药六两,炙甘草二两,生姜三两,大枣十二枚,当归四两,黄芪一两半,饴糖一升。

病人一看就嘀咕了:我只是要治发烧感冒,你却给我开补气血的药。这简直是庸医,嘴上没毛靠不住,我要不是没钱,我就不找你看了。病人闷闷不乐地就回家去了。

不管是古时候还是现在,都有不少这样的患者的。现在的医生尤其难做,你要是想排除一下,叫病人做全面检查,病人第一反应肯定是觉得你要赚他的钱,给他做过度的医疗;你要是不叫病人去检查,哪天检查出来是癌症什么的,到时又怪你当初没检查出来,害人。所以医生处于两难境地。

幸好当时许叔微给人看病已经是不收费的了,要不肯定要被这个乡邻骂死。

第二天一大早,邱忠臣的老婆又来敲许叔微的门,说病人烧了一夜,极其难受,请赶紧开个发汗的药给他吃。许叔微说,不行啊,现在发汗会害死他。邱忠臣急了,直接就说,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不会看病就不要耽误人家,他要是死了你赔得起吗?诸如此类很难听的话,骂了许叔微一通。

当时许叔微就火了,想骂回去。但医者仁心,想了想,还是忍了吧,要不是乡里乡亲的,我还真不治了!于是对邱忠臣的老婆好言相劝,说明原委。

就这样,补了六七天的气血,脉摸起来强壮有力了,这时候才开了发汗的药麻黄汤。第一剂喝下去没有什么动静,第二剂喝下去,病人胸中烦闷,烦躁异常,狂言乱语了一个小时,终于出汗了,人也渐渐安静下来了。前后调理了五天病就好了。

所以说,很多时候还是要相信医生,有些病不能直接就治主诉的,需要先扫清障碍,才能针对主诉进行治疗。就这发汗吧,很多情况下是不能直接发汗的,道理虽然简单,但能临证识别,那才是水平所在。

这边还有个医案,结局就没这么完美了。

话说南北朝时期,有个人叫范云,是当时知名的八大文人之一,相当于现在的知名作家,只是古时候的文人很多都有做公务员的决心的,不像现在,光写文章。他是陈霸先的部下。陈霸先篡朝夺位之后,重用范云。当时有个重大的典礼要范云来主持全局。不巧的是,范云得了重感冒,卧床不起。范云非常着急,就请了名医徐文伯来诊治。问诊把脉之后:

范云:大夫,我这个病你能给我用最快的方法治好吗?

徐文伯:好快点很容易啊,只是这样很伤身体的,一旦伤身,两年之后会不治而死。

范云:朝闻道,夕可死矣。何况还有两年时间,值得。

于是徐文伯就给范云发汗:先找一块面积如人身大小的地,堆上柴火,把地面烧热,去掉柴火,铺一层桃叶和柏叶,再铺上席子。范云躺上去,没多久就全身出汗了。

古时候,很多中医都是用这种方式来给病人发汗的,如果操作失误,极容易导致过汗的,而且容易把火邪引入体内,造成一病未平,又起一病的情况。

范云的病第二天就好了,非常高兴。徐文伯就说:不要高兴太早。不出两年,范云果然死了。

所以说,治病有先后之次,如果一味地急于求成,那么造成新的病情。这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相信给自己治病的医生。而作为医生,要有主见,一不要被病人所左右,二不要为了利益,做出不恰当的治疗方案。

阅读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