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谈经方的加减

想学中医,请加微信10092275:点击这里查看课程说明

用某经方治疗某疾病效果极好,类似这种说法,很常见。

但是,根据遇秋的读书经验,很多名家所讲的内容,有点名不副实,挂羊头卖狗肉的感觉。

每次写这种文章的时候,总有人说遇秋是鸡蛋里挑骨头,吹毛求疵。但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不良的风气,总是要有人站出来说一说,以免越陷越深。我所列举的例子,都是来自公开出版的图书,所以是正常的学术探讨,不去搞人身攻击。

先来看名医的经验:

《妇人产后病脉证治第二十》中“妊娠小便难,饮食如故”的当归贝母苦参丸,润燥并用,就是治疗泌尿系统癌症的良方。我用此方合蒲灰散加味治疗膀胱癌术后症状。(《经方人生》)

遇秋按:大多数人肯定没有想到,当归贝母苦参丸可以用来治癌症!看到这里,眼前一亮,如获珍宝。

我们再来看下具体的案例:

赵女士,72岁,广西柳州市人。2006年6月14日初诊。膀胱癌手术后6年。患者于1999年9月在柳州市人民医院做病理检查示(膀胱)移行细胞乳头状癌,后行手术及放、化疗。2005年6月B超示膀胱肿瘤复发。曾于2005年7月2日、9日在我院行膀胱灌注化疗2次。刻诊:尿痛,尿急,小便不利,少腹拘急胀痛,牵引腰骶,影响睡眠,虽服用止痛药,每晚也仅能睡2~3个小时,大便干结,3~4天1次,食欲尚可,舌红苔薄黄,有少许裂纹,脉弦数。辨证为阴虚为本,膀胱湿热,瘀血阻滞。治以养阴利湿清热,活血化瘀止痛。方选当归贝母苦参丸合蒲灰散加味:当归12克,浙贝母12克,苦参10克,蒲黄12克,滑石12克,乌贼骨15克,地龙12克,甘草10克,白芍30克,小蓟30克,大黄8克,栀子10克,蒲公英30克,虎杖12克,琥珀4克。3剂,每日1剂,水煎服。2006年6月17日复诊:服上方尿痛、尿急及少腹拘急胀痛症状明显缓解,大便顺利,但仍失眠。上方加夏枯草30克。3剂,每日1剂,水煎服。(《经方人生》)

遇秋按:当归贝母苦参丸3味药,蒲灰散2味药,一共5味。而加味的药却有15味。不管是用量还是药味数量,当归贝母苦参丸和蒲灰散,都不占优势,举的病例,显然不能证明当归贝母苦参丸是治疗泌尿系统癌症的良方。

名医经验:

我以小柴胡汤作为治疗黑疸的主方,因为小柴胡汤药味虽少,却有疏肝保肝、利胆和胃、恢复升降、通调三焦、补泻兼施等作用,对于肝胆多种疾病所引起的恶心呕吐、食欲不振、头晕目眩、口苦咽干、胸胁腹中疼痛、发热不退等,往往能收到较好疗效。而肝癌与胆囊癌患者中,这些症状则或多或少是存在的。(《经方人生》)

治疗病例:

伍某,男,62岁,广西柳州市人。2004年1月3日确诊为肝癌,2004年5月4日初诊。症见面色晦暗黧黑日久,精神萎靡,乏力食少,睡眠差,小便黄、大便稀,舌苔黄腻,舌有裂纹,脉弦滑。B超示肝多发实质性占位性病变,肝左叶占位最大约6.1×5.7cm,肝右叶占位最大5.4×4.7cm,肝硬化,胆囊结石,脾脏增大。辨证为湿热郁结肝胆为标,肝肾阴虚为本,兼有瘀血阻滞,以清热利湿、滋肾补阴为法。方用:柴胡12克,黄芩12克,半夏15克,党参15克,生姜6克,炙甘草6克,黄连4克,胆南星8克,半枝莲30克,栀子12克,陈皮10克,云苓20克,枳实6克,竹茹12克,金钱草30克,猪苓15克,土鳖虫10克,鳖甲20克,山茱萸12克,女贞子12克,。续断服用28剂。2004年7月15日复诊,面黑稍有减退,睡眠好转,体力可,但自觉畏寒、食欲不振,诉服药后小便由黄变黑,大便成形,舌质暗,苔黄厚腻,中有一深裂纹,脉弦。B超示肝多发实质性占位性病变,大小与前次检查大致相同,余同前。(《经方人生》)

遇秋按:小柴胡汤只有7味药,加了14味药。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叫小柴胡汤吗?这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

书里讲解的大多数“某经方治某癌”,加的药都不少,这种做法,有很大的问题,夸大经方的治症,很容易误导学习的人。

我们再来看另一个名医的经验:

麻黄附子细辛汤可用于:1.发热恶寒,寒重热轻,无汗身疼。2.关节冷痛,固定不移。3.心悸心累,浮肿畏冷。4.心率缓慢,或伴心律不齐。(《临证百方大解密》)

再来看他的病例:

陈某,女,58岁。患高血压心脏病多年,药物控制血压后,病情一直较稳定。近几月来心悸,双下肢浮肿,身冷,乏力,行走时难于支撑,恶寒,胸闷,脉沉迟无力,舌稍胖大,苔薄白。辨为阳气衰微,寒凝脉阻。处以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麻黄12g,炮附片20g,细辛12g,炙甘草15g,红参15g,苏木15g,桂枝12g,黄芪50g,生姜12g。服药3剂,症状减轻。再服3剂,双下肢肿消,心悸、恶寒、乏力等均大减,能弃杖缓慢步行来诊。又以上方随症小作增损,坚持服药2个月,临床症状消失。(《临证百方大解密》)

吴某,男,35岁。外出数月返家,当晚连续性交2次,当风酣睡至醒。醒后感小腹痛,阴囊及阴茎挛缩,急去医院注射阿托品后缓解,又自行热敷局部后渐渐恢复正常。而自此每遇突然寒凉,则阴缩腹痛,皆注射阿托品暂止。辗转延请多名中医治疗,皆以舒肝行气,暖肝缓急等治疗,但效果都不理想,病程已历年余。今日久在水中游泳后症状发作甚于以往。小腹疼痛,牵扯前阴,阴囊阴茎内缩,睾丸缩入腹中,注射阿托品后仅稍缓解。脉弦迟,舌淡苔白。细询历诊情况后,认为前医不效,乃因于病重药轻。病程经年已成阳气虚衰,寒凝络阻,拘急收引之证,非麻黄附子细辛汤之温阳逐寒,散凝通络,必难拔除病根。处以:麻黄15g,炮附片20g,北辛15g,白芍40g,炙甘草10g,小茴15g,沉香10g,橘核12g,荔核12g。服药当晚腹痛止,阴囊、阴茎及睾丸挛缩止,恢复正常位置。后坚持服上方12剂,一直未再复发。(《临证百方大解密》)

黄某,女,37岁。19岁时智齿倒长,取拔一侧后另一侧又畸形生长,疼痛不已。发时一直以封闭及输液治疗。反复发作,渐致口不能张,稍一张口即痛连头面。欲拔除畸齿已无可能,致龈常溢脓。来诊时口仅能张到塞容一双筷子,用棉签轻触两侧智齿部均明显疼痛。口腔科以肌痉挛等诊断治疗无效,脉迟。辨为寒凝经络,拘急收引。处以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麻黄10g,炮附片30g,北辛12g,地龙10g,蜂房10g,白附子10g,川牛膝10g,石膏30g,麦冬10g,全蝎10g(冲),羌活10g。服完3剂,口稍能张大,疼痛大减,又服3剂,口可张至正常的一半。断续服上方后,口张度接近常人,疼痛全止。嘱勤漱口,并速去拔除畸齿。(《临证百方大解密》)

遇秋按:麻黄附子细辛汤,就3味药。此医加减药味,少则6味,多则8味,加的药味数量、药量,远超原方,功效也很大不同,还再标榜麻黄附子细辛汤的加味,实在是说不过去。

这种加减过度的现象,非常普遍。

根据病情来加减方剂的做法,本身是对的。但是,如果加减过度之后,离原方的功效已经差十万八千里了,就不能再说是原方的功效了。

如果按这个逻辑,经方里大多数方剂都是甘草汤、红枣生姜汤的加味方了。

方子被加减得面目全非,还标榜是原方功效,会给学习的人造成错觉,造成盲目乐观,对原方的功效期望过高。如果学习的人没记住加减的药物,只用原方去治同类的病人,还会耽误疾病的治疗。

遇秋认为,加减过多,或者是加了某些可以改变整个方子功效方向的药,都不能再说是原方的功效。

比如葛芩连汤,如果加个大黄,整个方子的功效方向就变化很大,变得不仅可以治腹泻,还可以通便,再拿这个方子来举例葛芩连汤可以治便秘,就有点不合适。如果加麻黄桂枝,功效方向也变了,变成可以发汗解表。如果加一味柴胡,方向也变了,变成可以疏肝。

总之,遇秋不是说经方就不能加减,而是想说,当你把一个经方加减得面目全非的时候,就不要再标榜是某经方了,误导别人。学习的人也要学会分析,去伪存真,对于加减过度的经验,不能误当成是原方的经验。

阅读 34 


推荐:本人可以用中医调理内科、妇科、儿科等多种疾病,效果不错。调理是要收费的,喜欢免费的请不要打扰,谢谢。远程开方,有需要调理的请加微信:8133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