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医论医话

用经方治病,都能一剂知二剂已?

想学中医,请加微信10092275:点击这里查看课程说明

经方,疗效好,用对了一剂知二剂已。如果达不到这种效果,就是庸医。

这种观点,在网上很常见。

这种观点,一半对,一半错。

方剂的效果怎么样,是不能脱离实际的病例来讨论的。

病有轻重缓急,有简单复杂,不能一概而论。

病轻且简单的,比如受到风寒感冒了,一剂知二剂已,是常有的。

但是,病重尤其病情复杂的,一剂知是可能的,但想二剂已就是痴人说梦了。

遇秋认为,对于慢性病,不管是医生还是病人,还是做好长期服药的心理准备。

刘渡舟的入室弟子苏宝刚讲过一个大黄附子汤治疗胰腺肿瘤的案例:

然后就跟着宋孝志老先生坐门诊,东直门医院的大夫知道有这么一位老大夫,这位老大夫也不苟言笑,但是他看的那些病可不是一般的病。我就是琢磨他看病的经验,冷静地观察老先生看病的过程。胰腺里长了个包块,这算恶病啊,疼得很厉害,又胀又疼的,他能治疗这些方面的病。这个老先生,你看他不说不道的,但他看病看得很厉害,他用的一些方子也比较简单,简单到什么程度呢?比如说胰里面长包块,他用大黄附子汤。《金匮要略》有这一条,胁下偏痛,这个偏字,咱就琢磨,到底是一边疼、还是两边疼、还是特别疼?检查胰腺里有包块,宋大夫就用大黄附子细辛三味药,非常简单。病人服了一百服、二百服药之后,疼痛慢慢地就减轻了,又到医院做检查,因为这个病人的先生也是肿瘤专家,再一检查包块还在那里放着,几个医院的主任就说:“中医消不了这个。”可是这个病人就特别信宋大夫,宋大夫也不会跟病人说几句好话,他说:“信则灵。”那意思就是你信就灵,你不信你现在就做其他治疗。病人就下定决心还接着吃中药,又吃了好久,不是几服、几十服的问题,再一检查,也是到那个医院,但一检查说:“没了!这包块没了不可能啊?我哪天哪天值班,你再来继续检查。”

遇秋也碰到过一个哮喘十几年的病人,她的右胁下也是发硬的,我开了大黄附子汤,效果应该是有的,但是喝了三剂,病人觉得效果太慢,就不愿意喝了。

再比如,名老中医岳美中治疗慢性肾炎,他是这样说的:

后期尿蛋白持续在(++~+++),用防己黄芪汤有效,但防己不应小于30克,且应坚持用药半年以上,阳虚可加附子。我曾用是方治愈一例,头两个月证减不著,守原方叠进,再两月而愈。收效关键,仍在守方,守方之中须注意观察病之动向,以消息方药。守方者,有时不在医家,而在病家,医者须与患者明言其理。我之次女,于他地患肾炎,水肿、尿蛋白,来函详叙诸证,令服济生肾气丸(作汤剂),连进44剂未效。来函相告,求改方。审其证,嘱原方继服,又进3剂,效验大显,积量变至质变了,可见守方之重要。

一学生之弟媳,患肾炎。遇秋处方越婢汤,十来剂之后,尿蛋白、尿潜血极大下降。但是后来服用肾气丸一个月,指标改善不大,病人没有耐心服中药了。

再举个例子,比如手淫过度(纵欲过度),治疗思路来讲,其实每个医生的都是差不多的,就是看遍全国名医,主要思路也是离不开补肾的。这种病人,主要病因是确定的,没有争议。但至于补肾的用方用药,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因为药就是那些药。那就剩下病人坚持服药了。

然而,手淫过度的病人,通常不愿意坚持服药,频繁换医生,然后觉得个个都是庸医。会上网的,可能就在网络批判自己看过的名医徒有虚名了,而没有想到自己才是无效的根源。

所以,遇秋认为,治疗慢性病,病人的坚持,比医生的水平更重要。

阅读 1 


推荐:本人可以用中医调理内科、妇科、儿科等多种疾病,效果不错。调理是要收费的,喜欢免费的请不要打扰,谢谢。远程开方,有需要调理的请加微信:8133005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