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合法行医要不要资格证?

想学中医,请加微信10092275:点击这里查看课程说明

这个话题,其实有点无聊,但是有总有人觉得古代行医不用资格证,想行医就行医,国家也管不着。

以前遇秋也论证过,古代中医也要考行医资格证的。当时只是凭自己的知识进行论证,不够充分。

这段时间,遇秋无意读到一本讲古代中医立法的书,这本书叫《中医医政史略》,讲述了从秦汉到新中国的中医方面立法历史,里边就有非常多的关于行医资格、医疗事故处罚等方面的内容。有兴趣的可以买来看看。下面摘录几段来看看。

比如元代:

元代在社会等级、官品等级等方面提高了医生的地位,如元代将各族人民分为十等:即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猎、八匠、九儒、十丐。医生位居第五。其次元代医官之品秩高于封建社会任何一朝,元代医户还享受免除徭役的待遇。元代在提高医生地位的同时,为了提高医疗质量,规范行医资格,采取了各种措施。

医人必须通过太医院举办的医学考试才能获得从医资格。至大四年(公元1311年),元朝廷下令:地方路、府、州、县之教授、学正、学录、教谕以及负责地方医政的官医提举司或提领所之提举、提领等医官,应对医人的从医资格严加监管。“禁医人非选试及著籍者,毋行医药。”医生的后人可以继承祖业行医,但必须精业务。延佑七年(公元1320年)三月,“罢医、卜、工、匠任子,其艺精绝者择用之。”至元三年(公元1323年)丙辰又敕:“医、卜、匠官居丧不得去职,七十不听致仕,子孙无荫叙,能绍其业者,量才录用。”

为了规范医人行为,元代制定了医人法规。而医人法规的建立是伴随着社会上大量庸医害命事件的增多而最终确立的。例如,至元七年(公元1270年)医生李忠给患者割治瘿瘤身死。又益都府医生刘执中针死了人。又至大二年(公元1309年)曲周县医生张永给人吃藜芦末中毒身死。因此规定医生必须经过考试。大德四年(公元1300年)禁止庸医治病。元代统治阶级对医生的从业制定了相关法规,对不通经书、不知药性、胡乱行医用药针灸者进行禁止,并强调禁止当街聚众、施呈小技、诱说俚俗、货卖药饵,医生治死患者要治罪。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敕:“今后凡有村野说谎、聚众打当、行医不通经书、不著科目之人,尽行禁断,庶免妄行针药,误人性命……诸科目人各令务本业,遇有患人,依经方对证用药或针灸看治……”(《元典章·刑部十九》)据元史记载,医疗事故出现后医生常常受到官府刑责及赔偿处理。如至元七年(公元1270年)七月,北京路医生焦转僧因医治陈某病证不效死,审刑官断杖焦七十七下,追征烧埋银给付苦主。同年四月,泰安州李忠割瘿致患者死亡被决杖四十七下,烧埋银不征。

比如明代:

明代沿元制,将户口分为民、军、医、儒、灶、僧、道、匠等,规定各户必须子袭父业。一入医户,子孙就必须世代业医,史称“世医”制度。世医制度下,实行严格的户籍管理,某人一旦入医户,一般要世代为医,不得随意变更身份,根据《明会典》卷十九《户口一》的规定,“国初核实天下户口,具有定籍,令民各务所业。”“凡军民医匠阴阳诸色户,许各以原报抄籍为定,不许妄行变乱,违者治罪,仍从原籍。对于私自变动医户籍贯者,或有司协助其变动籍贯者,均给予处罚。《明会典》卷一百六十三《律例四·户律一》载,“凡军民驿灶医卜工乐诸色人户,并以籍为定,若诈冒脱免避重就轻者,杖八十,其官司妄准脱免及变乱版籍者罪同。”医户制度下,明代无论是太医院还是地方医学,均出现父子相继,甚至若干代相继的情况。

其他朝代也有类似的法规。

可见,古代要行医,也不是你想行医就行医的,要合法行医,还得按照国家的法律来。有的朝代不仅要考试,还搞世袭,想转行都不行。

当然,非法行医,就比较随意了。不管哪个朝代,偷偷摸摸行医的人还是有不少的,包括现在。但这些不是主流。

所以,中医要考行医资格证,不是现在的政府才搞出来的政策,而是从古至今就有的政策。

有人认为,要考行医资格证,会导致中医灭亡。可是这一千多年来,要合法行医,一直都是要考证的,中医还没灭亡。由此可见,考行医资格证和中医灭亡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

阅读 35 


推荐:本人可以用中医调理内科、妇科、儿科等多种疾病,效果不错。调理是要收费的,喜欢免费的请不要打扰,谢谢。远程开方,有需要调理的请加微信:8133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