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论是起点,不是终点

想学中医,请加微信10092275:点击这里查看课程说明

有的人学伤寒论,会觉得伤寒论是中医里的终极秘籍,就像爬山,伤寒论就是山顶,爬到这里任务也就完成了,误以为伤寒论是终点。

这部分人的特点,就是死抠伤寒论字眼,认为每一个字词都必有深意,使用各种理论去解说伤寒论条文,力图使理论完美,让伤寒论的“六经”统治天下病。

而遇秋认为,持这种学习方式的人,搞错了研究方向,在临床方面,终究难有大成(注意是指临床,通过疗效来评定,至于理论研究,漫无边际,无法评价)。

伤寒论理法方药俱全,用药配伍和思路严谨,是中医入门的绝佳书籍,但绝不是终点,只是起点,掌握伤寒论的核心知识之后,还需要扩展更多的知识,才能进一步提高临床水平。

可能有的人就会提出反面例子,XXX就是只搞经方,疗效惊人。是的,现在确实有很多研究经方的医家水平都很高,治疗效果都不错。

问题就是,很多人没有想到,他们之所以水平不错,不完全是伤寒论的作用。他们在其他方面比如中药、四诊等都有不低的水平,再结合伤寒论,疗效自然会好。

现在很多人,完全忽略了这些基础,各方面基础可能都不太好,就想只凭研究伤寒论里的内容,在临床上所向披靡,这就显得不太现实了。

遇秋一直主张,学伤寒论,分知常和达变两个阶段。

知常就是掌握好伤寒论本身的内容。这个阶段一般人都容易做到,背诵条文,掌握方证,练习医案,只要勤奋,完全可以成为这个阶段的牛人。完成这个阶段的学习,水平比一般的中医要高不少,常见病和典型病治起来得心应手,疗效卓著。

可是,慢慢的,完成了知常阶段的基本任务后,可能有些人就会困惑和迷茫,中药怎么加减?一些症状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些很类似的症状到底怎么来区分?很多类似的问题,在伤寒论里是找不到答案的,得额外学习补充。

所以要想从知常阶段提高到达变阶段,遇秋认为至少还要掌握以下两大类临证知识:

第一,四诊技能水平,尤其是望诊。

不管什么时候,遇秋都认为应该把脉诊放到最后,不是说它不重要,而是很多时候说不清楚。相对新手来说,还有望闻问三个更直观、更容易掌握和提高的技术。在前三个技能还有很大提升空间的情况下,没有必要花大量的时候精力去搞最不容易确定的技术。

熟读条文之后,问诊是没什么问题的。闻诊,就是听声音和闻味道,历来内容相对较少。

而望诊就不同了,自古以来,在这方面的资料非常丰富,它不只是肝色青心色红这么简单,伤寒论里纯粹的望诊内容不算多,但有不少是望诊和问诊结合。

所谓“望而知之谓之神”。很多问题,都可以在表面看得出来。但是,就遇秋所知,目前竟然没有配病情图片来讲解伤寒论的书。比如,羸瘦、两目黯黑、目如脱状、鼻头色青,这些文字看起来似乎很明白,但真的病人摆在面前,是否能认出来?恐怕很多学经方多年的人也未必能认出。

这个不是靠咬文嚼字、死抠字眼就能掌握的,也不是弄一套理论解释一下就能搞明白的,要有所见才能掌握的。这也是为什么遇秋不主张过度解读伤寒论的原因之一。

望诊如果缺乏基础和系统的训练,靠临床的时候得到一鳞半甲的认知,容易导致临证水平很难突破。如果有机会,还是要系统学习望诊技术,这是一项短时间内可以快速提高的技术。

第二,中药。

知常阶段,不需要去加减经方,就可以治好不少的病。但如果想要提升到达变阶段,就必须要学会加减经方。而加减的关键,就是对中药功效的了解。

要想变,就得了解变化的东西。在处方中,如果对中药功效不够了解,就很难达到灵活、准确运用中药,治病就难免有些遗憾,比如大问题解决了,但有些小问题就是解决不了。比如,明明有热,却不知道用哪个清热药合适。诸如此类的,都是对药性不太了解。

只有全面掌握中药的功效和应用,才能更好地用好经方。

综上所述,伤寒论只是学好中医的起点,而不是终点。在掌握伤寒论的核心内容之后,就应该不断地扩展自己的知识——注意,是全面夯实自己的医学知识,而不是不断地学一些重复看病方式。

阅读 9 


推荐:本人可以用中医调理内科、妇科、儿科等多种疾病,效果不错。调理是要收费的,喜欢免费的请不要打扰,谢谢。远程开方,有需要调理的请加微信:8133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