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

想学中医,请加微信10092275:点击这里查看课程说明

现在的人学中医,张口便要当“(全)大医”,要是当个“小医”,似乎是很丢脸的。

所以每当我力主专一攻读伤寒论的时候,很多人就会觉得行不通。只读伤寒论怎么行呢?不是说黄帝内经是整个中医的基础吗?阴阳五行起码要懂吧?易经要涉猎吧?作为一个好的中医,不是应该针药并用吗?新时代的中医,不说中西医结合,但西医还是学的,有的问题西医处理起来更快捷?……

这些人,最终死就死在这上面了。我知道的,大凡厉害的中医,都是专攻一门而著称于世的。那些大而全的中医,犹如过眼烟云,在历史长河中,“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中医流派纷繁复杂,似乎是掌握越多的技能,治病的效果会越好。

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现在经常参加各类医术培训的人,医术都是很一般的。听说什么疗效好,就参加什么培训。现在流行什么,就一头扎进去。结果就是,从来没有深入钻研过一门技术,许多年过去了,水平非常一般。

什么叫专攻一门?就是不管碰到什么病,都用一种技术去处理。比如,不管什么病,我都用经方来治。这种病难道用针灸不行吗?

说实话,针灸同样可以治伤寒论里的所有病,曾经有个叫单玉堂的针灸医生,就把伤寒论中所有的病都用针灸配了穴,但是,如果我们是开处方的,就不要再花时间精力去琢磨怎么用针灸治好伤寒论里的病,与其这样,不如多花点时间把条文学透。

再比如,扭伤等,感觉针灸更容易,于是乎,想办法去学了怎么用针灸来扎扭伤,每次碰到扭伤的病人,就用针灸解决了。像感冒这些,觉得用经方好,就用经方来治。像三高慢性病,因为时医的经验多,咱就用时方。还有一些用偏方、用针刀……。看起来好像能治很多病,但实际上的知识体系却是支离破碎的,没有一个是完整的,结果就是需要不断地去参加各种培训,最终疗效平平。

成功的中医是怎么做的呢?都是专攻一门的。

比如胡希恕,我们现在能看到的他的讲稿,是在他八十多岁的时候讲的,一辈子就读伤寒论和金匮要略,读得非常透彻,所以讲出来的东西一听就懂,而且深刻。

比如蛇医季德胜,只会治蛇咬伤,不管什么毒蛇咬伤,他都可以治。当时连中央也是非常重视他。人虽不在了,但现在季德胜的蛇药还在,这就是专门一门的好处。

再比如黄煌,专攻经方方证若干年,名满全球。如果他一直搞各家中医学说这种大而全的东西,估计现在也就出了一堆没人看的书,不会到达目前的高度。

诸如此类的名医实在太多,都不是多面手,都只是只用一门技能就行走天下的。

搞大而全的中医,历史上除了孙思邈之外,就是王肯堂,王肯堂的医书全集,厚得可以当枕头,但现在又有几个人去看呢?真的要去看,没有三五年看不完,就更不要说把里边的内容搞熟并应用了。现在我们有些中医也是喜欢搞著作等身,但没有多少人去读。

在我看来,只有当你没有参透的时候,才会搞著作等身这种事情,虽可说是博览群书,其实是没学透,自己消化压缩不了,才把书抄得这么厚。

所以说,我们不是知道得太少,而是没有静下心来专攻一门,把时间精力浪费在蜻蜓点水式的学习上,最终导致一事无成。

只有当我们偏执于某一门医术,全心全意地吸收历代医家的经验,自己不断的应用体会,不断地打磨直至娴熟于心,这样才能获得一席之地。

就目前的即将要实行的医疗市场化改革,没有一门深入的钻研,即将面临混不到吃的困境。之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医术再差也能混日子,反正有医院罩着,现在市场化竞争了,医术不行就得被市场淘汰。而曾经一门深入的医生,现在会迎来好日子,这也算是偏执于一门技术的回报吧。

对于开处方的医生,我建议还是要重视经方的学习。

学习经方,我们首先要把精力花在常见病上,比如感冒、肠胃这些,而不是上来就想用经方去治一些疑难杂症,这个也属于精力管理法则,就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数量最多的病种上面。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碰到一些不会治的病,我们可以拒绝治疗,把自己会治的病发挥到极致。有空余精力了,再去研究难治的病,这样才能取得最大的成就。

阅读 13 


推荐:本人可以用中医调理内科、妇科、儿科等多种疾病,效果不错。调理是要收费的,喜欢免费的请不要打扰,谢谢。远程开方,有需要调理的请加微信:8133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