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编书的学院派 许叔微经方故事04

公元1132年,许叔微被荐举为进士,成为翰林医官院的翰林学士。这一年,许叔微42岁。他为什么突然想通了去做官呢?

4年前,也就是1128年,金国一个名叫张遇的将领,攻下真州——当时许叔微家乡的县城,烧杀劫掠之后,放火把真州城烧了。当时全国很多地方都被金国人蹂躏得一塌糊涂,所以说国家强大了,百姓的生存才有保障。

在战争状态下,死尸遍地,到处都是瘟疫,许叔微的家乡也不能例外。看着尸横遍野,许叔微心里非常难受。幸好他的伤寒论学得非常精通,应付这种疫病还游刃有余,十个能治好八九个,一时名声大噪。

但在治病的过程中,他也碰到许多的困难,比如国家专供的惠民药材,都是些质量很差的次品,这是因为专管的官员贪污了拨款,以次充好。同时他渐感体力不支,自己虽然日继以夜,但毕竟是孤身一人,尽管能救治身边的病人,但全国各地那么多病人,自己一个人也只能干着急,自己医术水平也算可以了,是否应该争取去翰林官医去谋个官职,为国家培养医学人才做出自己的一点贡献?

所以,当治完真州的病人时,许叔微决定离开家乡,到了建康这个大城市行医。到了1132年,整个国家更加安定的时候,国家缺少人才,原真州的官员就举荐许叔微去翰林医官院。虽然许叔微一直讨厌官场,但这次他半推半就,就去了京城了。

翰林医官院是个什么样的机构呢?有点像现在的卫生部,就管全国各个等级的医官,当时的医官,相当于现在的医师。

许叔微去了医官院之后,就去了医学人才培养的部门。

这一天,有个叫谢复古翰林学士,这个应该是许叔微的同事。这个谢学士,在编写教学资料时,说葛根汤的“项背强几几”,这个“几几”,应理解为“几案”,整个条文的意思应该是“病人非常虚弱,需要扶着几案才能起身” 。

许叔微一看,差点没晕过去,心想:这种没有临床经验、只会坐而论道的人在编教材,难怪现在的医生越来越不会治病了,这么明显的错误都会犯。像这样解释,谁还会用葛根汤呢?

这个谢学士,就像现在的很多专家教授一样,在当时的刊物或书籍上发表了许多文章,也写了不少书,其中历史上有记载的就有一本《难经注》。他的这些文章或书,全部没有流传下来。好的东西总是能传承下来的,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谢复古的医学水平还是比较一般的。所以说,遇秋一直建议大家要选经典著作来读,这样省时省力。很多人的书,看起很新奇,但没什么价值,很快就会被淘汰。

许叔微提醒谢学士解释错了,没想到,谢学士不以为意,说他这是引自某某牛人的观点,肯定不会错。气得许叔微无话可说。古时候中国学术界有个观点叫:注不离经,疏不破注。只要说这个是某某牛人说的,即使是错的,也等同于是对的。

没办法,许叔微只好在内部交流的刊物上发表了自己的一个医案:

这天,来了个杨姓病人。

杨某:大夫,我感冒了,不出汗,很怕冷。脖子特难受,你看,就这样,脖子只能这样曲着,转动一下就痛得要死。前面已经找了一个医生看过了,没有效果。这个是药方,你看一下。

许叔微接过来一看,心想:这是桂枝麻黄各半汤,怎么能治你的问题呢?你这个脖子难受成这样,很明显就是葛根汤证。

他说:这个方子不对症,我给你开个方,一剂就可以了。

杨某煎好药之后,服用三次之后,浑身出了一身小汗,脖子感觉发热,顿时舒服了。第二脖子已经没有一点不舒服了,脉也很平和了。

在医案后面,许叔微特意还画了个小鸟讨食的样子,强调项背强几几脖子像刚出毛管的小鸟讨食的时候的样子,这个是非常形象的。

许叔微提醒了一下,但是周围的几个同事都没什么动静。这时许叔微才明白,这些人都是没有临床经验的,只会编书写书,对于这么明显违背临床实际的错误竟然视而不见。

这件事,让许叔微很郁闷。虽然他也知道当时的医学风气,国家的医学教材是《黄帝内经素问》、《难经》、《诸病源候论》和《太平圣惠方》等,不管是考试还是出书,全国上下都喜欢这种谈论起来头头是道的东西,这些书对于升职评绩效,非常容易,因为可以天马行空地自圆其说,与宋朝初期那样注重实战风气背道而驰。

阅读 2 


推荐:本人可以用中医调理内科、妇科、儿科等多种疾病,效果不错。调理是要收费的,喜欢免费的请不要打扰,谢谢。远程开方,有需要调理的请加微信:8133005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