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医论医话

名医的子女为什么没有从医?

今天来探讨一个问题:名医的子女为什么没有跟随父母继续从医?是因为他们觉得父母的医术不行所以不愿意?还是其他原因?

这个问题挺重要的,因为看问题不全面,就会导致对中医悲观消极,觉得中医不行。

子女从事父母的职业,这种在情理上好理解,各行各业都普遍存在。因为父母的资源、人脉、积累就在这个行业,小孩在父母的基础上起步快,比如王思聪就还是做生意,没有去老师之类的。

在中医里也是这样,名医后代,还是医生,普遍存在。比如国医大师邓锦涛,两个儿子都是中医。比如国医大师吕景山,三个小孩都应该是在从医。

子从父业,很可能也是觉得父亲很厉害,能济世救人,立志从医。但是,父辈为了让子女从医,有意引导,应该也是离不开的。这两个因素,很难截然分开。

昨天有一个读者很认真地和遇秋探讨了这个问题,遇秋觉得这个问题很有价值,所以就专门把留言摘录上来,写成一篇文章。

读者留言:肾病的一位国医大师让他儿子学西医,这是担忧中医就业难吗?这样中医家庭都没把中医影响力根植于直系后代,有点可悲。中国的中医传承需要效仿南通朱家军、广州邓家军、上海颜氏内科、北京路家军、南昌姚家军、成都卢家军、歙县李家军(张一帖传人)等,中医才能真正振兴壮大!

遇秋回答:儿子不愿意从事父母所从事的职业,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好可悲的?换位思考一下,你有完全按照父母的想法来择业吗?很多开明的父母,都会让自己子女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而不是强迫子女按自己的想法来。老爸是国医大师,儿子喜欢西医,不想活在老爸的光环之下,换个职业有什么问题?

读者留言:说明他从小到大感冒发烧拉肚子等,他父亲用中医药疗效欠佳,时间久了自然对中医药没有太大信心。而我所列举的那些中医家庭的子女,自小见到父辈用中医药治疗,疗效佳,内心对中医无不信服,立志学习中医。我也出身中医世家,亲眼目睹祖辈用中医药治病的经历,不存在任何强迫之说!希望你好好了解一下我列举的那些中医家庭的传承经历。

遇秋回答:我之前也文章写过一个人为什么会从医。从事父母的老本行,情理上容易理解。父母厉害,子女当作楷模,然后决心从事父母的职业,这个确实普遍存在。

但你的推论是有问题的。不能因为子女没从事父母职业,就推导出父母不厉害。

岳美中,够牛了吧,学生中牛人也多得很,三个女儿,只有一个女儿从医。

你说的颜氏内科,颜亦鲁是名医,有4个子女,只有颜德馨一人从医。颜德馨有7个子女,目前只有女儿颜新一个人从医。

而女儿颜新从医是这样来的:

1980年上海市卫生干部进修学院招收老中医的子女深造,他动员在一家机器厂工作的小女儿颜新,放弃较好的工资待遇去读书。而她真的就此爱上了中医,1988年,考上了上海中医学院的研究生,继续深造。(《百年守望—颜德馨:一个人的中医史》)

按你的推理逻辑,说明岳美中、颜德馨的水平都不行,所以他们的子女大多数没有继续做父亲的职业?

其他的名医后代,有名的不多。具体的数据我也没有去统计,以后有空我再汇总一下。很多估计也是没有再从事父辈的职业。我觉得这是个人选择的自由,不能因此推断出父辈的水平不行。这事情能影响的因素太多。

后来遇秋又查了一下资料,发现:

门纯德有5个子女,只有3个子女从医。

胡希恕只有一个女儿,定居国外,没有从医。(《段治钧追忆结缘胡老十八载》)

黄煌的曾祖父是中医,三个儿子只有大儿子从医,黄煌的父亲经商。目前也没有资料显示黄煌的儿子是医生。

因为一般的名医简介里,都不会涉及子女从医的事情,所以这方面的资料,如果没有专门去搜集,是很难一时找到的,比如胡希恕的女儿,就在他的两个学生讲的回忆录里有,但是这两个学生讲的名字居然不一样。具体是哪个,这个无从考证了。

但是,遇秋相信,肯定还有很多名医的子女,没有从医。

遇秋之所以举这么多例子,就是想说明,子女的职业选择,影响因素非常多。名医的子女没有从医,名中医的水平,可能不一定有影响。

同样的道理,名中医如果没有治好自己的家人,是否也是水平不行?

某国医大师的儿子死了,大家觉得国医大师水平不行。问题是,儿子死的时候,已经是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中医基础理论专业博士生导师、广东省名中医了,这种级别的儿子,恐怕不会什么都找父亲说了,估计也没和父亲一起生活。最终没治好,能怪到父亲头上?

名医自己的老婆哮喘突发,没抢救过来,这个也不能断定名医水平不行。

遇秋认为,父母子女老婆,如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自主性,有个人自由,名医的水平再高,也不可能将至亲完全掌控在手中。

但是呢,如果名医自己得了肝癌死了,那这个就和自己的水平有直接关系了。一是名医自己的身体,可以完全掌控。二是癌症不是突发的,有足够的时间来治疗。

分类
医论医话

中医药大学毕业的中医到底行不行?

首先声明一下,遇秋不是中医药大学毕业的,所以这篇文章不是替自己说好话。

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医药大学毕业的中医不行,不会看病。

事实真是这样子吗?

这种观点,是基于一个历史事实: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至六七十年代,很多厉害的老中医,都没有读过大学。相比之下,那些读大学出来的,没有那么厉害。所以,读中医药大学出来的学生,看病不行,高手在民间。

事实是这么个事实,结论却是错的。

那些很厉害的老中医,确实很多是没有读过大学。他们不是因为没有读过大学没受到摧残,所以很厉害。而是那时候的特殊历史情况决定。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至六七十年代,中国一直处理动乱之中。先是清朝灭亡,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建国后又遇秋灾荒,十年文革等等。

动乱之下,有点文化的人就是人才了,能读完大学的少之又少。

1949年,中国5.52亿人口,大学生才2.1万人。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至1984年,每年大约是15万左右的大学生毕业。1977年人口9.5亿,1983年人口10亿。1984年之后,大学生数量逐年递增,2020年,人口14亿,大学生毕业874万。

如果纯粹按人口比例来讲,1949年5.52亿人才2.1万大学生,今年有14亿人口,只有5.3万大学生。

换句话说,按这个比例,现在中国大多数行业的90%以上的人,都不可能上过大学,当然也包括了中医。上过大学的中医,数量少,没上过大学的中医,数量庞大。

据统计,1949年大约有50万的中医,按大学生人口比例,其中的大学生少到可以忽略不计。

之所以详细讲这些数据,就是想说明,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各行各业的人才,基本都是没有读过大学的。可能只是上过私塾,可能只是上过中学。总体的文化水平很低。

这时就不能推导出,他们厉害,是因为都没有上过大学,没有遭受中医药大学的摧残。

如果他们有机会上大学,遇秋相信,他们的成就会更多、更大。

国家卫健委的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中医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总人数是62.5万,诊疗病人11.6亿人次。

那么,现在的中医行业,科室的主治、主任,大学的教学,是谁在撑起来的?这11.6亿人次病人是谁在服务的?基本是从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学生。如果他们真的一点疗效都没有,还有这么多病人来看?

这里有些学历是有水分的,比如,原本是中专考了助理,后来弄了个成教大专本科学历,这种可以先放一边,不影响整体。

就拿这次武汉新冠肺炎的治疗来讲,冲在前面的张伯礼父子、刘清泉等中医大牛,都是中医药大学毕业的。治疗效果,全世界有目共睹。

如果这时候还睁眼说瞎话,张口闭口说中医药大学培养的中医不行,很可能就是坏,而不是傻。

杠精可能会说,没有学历的民间中医也能治新冠肺炎。但是民间中医的能力怎样,和学院派的能力评价没有一毛钱关系,两者之间不是对立的,不是你死我亡的关系,不是你行我就一定不行。

不可否认的是,其中也有很多不成才的,培养失败的学生,每个专业都有这种失败的学生,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不能因此否定整个中医人才的培养模式。

综上,遇秋认为,当前的中医药大学的模式,可能不完美,但确实培养了大批的中医人才,推动了中医的发展。不能张口就说中医药大学毕业的中医不行。

分类
医论医话

经方是最早的中医标准化尝试

临床路径,是指对某种疾病的治疗,规定好了一整套的治疗计划,要不要住院,要住几天,要做哪些检查,要用哪些药,诸如此类的,各个环节都规划好了。这样可以规范医疗行为、保障医疗质量与安全、提高医疗服务效率、控制医疗费用等。

临床路径的好处当然是很明显的,比如可以规范医疗行为,同一种疾病的治疗,全国各地的西医,治疗方案都是大同小异的,工作五年、十五年、五十年的医师,方案也是大同小异,因为大家都是按临床路径来操作。

对于经验少的医师,临床路径的利远大于弊,依葫芦画瓢,不用自己从头开始摸索,站在巨人的身上,疗效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临床路径,对于提升医疗行业的整体治疗水平功不可没。

但是,它的缺点也不少,比如死板、方案单一、缺少个人的创造性等。

近年来,中医也有在搞临床路径,但目前还没有全面普及。

遇秋认为,张仲景是中医标准化治疗的先锋,或许可以将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理解成最早的中医临床路径。

为什么这么说呢?

以前的中医书,一般一种病有N种治法,有N个方子。

汉代的方书,现在能找到的很少了,但距汉代比较近的东晋《小品方》,是这种写作风格。到了唐代的《外台秘要》、《千金要方》等,还是这种写作风格。

但是,唯独张仲景写的书,一般是一种疾病只有一种治法、一个方剂。

这其实就是一种标准化的做法,化繁为简。让学习的人容易掌握,少了困惑。遇秋认为,这是经方能流传至今的原因之一。

这是张仲景博览群书、勤求古训之后进行的一种标准化治疗方案的尝试。不仅是某种疾病只有一个方剂,就连药物的使用进行了精简合并。

汉代的神农本草经已经有三百六十种药物,但张仲景只使用了其中一百多味药,一药多用,尽量精简中药数量,这是经方的特色,其实也一种标准化的尝试。

现在看来,伤寒论和金匮要略里有些内容,其实还可以再精简合并的。但可惜的是,张仲景可能还没来得及进一步修订就去世了。

所以,刚开始学中医的人,从经方学起,能够学会一种标准化的思维,节省时间精力。

分类
医论医话

中医现代化之后,还是不是中医?

遇秋昨天发的一篇文章,配的图是住院医师查房,在看一张检查影像图。然后有人就说了,怎么中医文章配个西医的图?真正的中医,都是不看这些检查报告的。

单单就这个图来讲,其实是分不清是西医还是中医的。但是,有人的印象还停留在若干年前,看到穿白大褂、拿个听诊器、检查报告的,就是西医,或者是假中医,真正的中医不是这样的。

事实真是这样吗?当然不是,现在的中医,尤其是住院医师,穿白大褂、拿个听诊器、看检查报告,这是从业的基本要求。

而有些人眼中的真正的中医,不穿白大褂,不看检查报告,以摸脉为主,这是看古装戏里得到的印象。

因为知识面窄,所以有些人总是想着回到古代,认为中医应该要复古才有得希望。尤其是要回到唐代以前最好是汉代的做法。

这种想法,大部分是不对的。中医不是一成不变的,古代就在不断地发展进化,不可能到了现在就停止或倒退回去。

遇秋认为,除了中医的辨证思维,很多东西都应该要现代化,才能适应现在的需求。

比如,伤寒论里的桂枝汤,熬药之前,要把药材弄小块,采用的是“㕮咀”,就是用嘴巴咬碎。为了保留传统工艺,现在别人帮你熬药的时候,先用嘴巴帮你把药用嘴咬碎,你还能接受吗?

“㕮咀”这个操作方法,早已经被切片替换掉了,不影响中药的效果。类似这种可替换的操作方法,在中医里有很多,被替换了,不影响疗效。

比如熬药,免煎中药颗粒,就是把这个操作替换掉了,对疗效的影响也不大。

比如古代的中医,记录医案用毛笔,开方全靠记忆默写,资料全是黑白的。现在的中医,病例一般都记录在电脑系统里,资料不仅有字图,还有视频。

比如古代的中医,要诊断身体里的疾病,全靠把脉,把不出来就靠猜。现在不同了,把不出来不要紧,有检查仪器辅助一下就可以了。有的人觉得把脉能诊断出一切疾病,那是把古代的中医都想象成绝世高手,古代哪有那么多高手呢?

其实呢,古代的中医把脉,也很混乱,这个遇秋不是乱说,因为现在还能找到很多古代医家会诊的疑难病例,病家请来数个中医会诊,意见不一,连脉象都把得不一样,可见把脉的主观性很强。

这里举两个例子:

余毗邻潘传国妇,怀孕四月,请某医诊断,某曰:“此是气滞经闭之证,决非孕脉,通经破血药,十剂即可痊愈。”服至四剂而腹疼下坠,饮食大减,头晕目眩,不敢再服,迎余往诊。诊得左关滑数极虚细,两尺重取虽无力亦不绝,孕脉无疑,且男也。倘作病治,恐母子不祥,当急服安胎药,三帖孕妇饮食大进,诸证均瘥。十月胎足,果生一男,今已十八岁矣。(《湖岳村叟医案》)

吴尧耕之女,年十九岁,住省城。病名:伤风兼恶阻。原因:体弱多痰,腊月行经。后感冒风寒,咳嗽发热,因食贝母蒸梨,以致寒痰凝结胸中。延医调治,投以滋阴降痰之品。复患呕吐,饮食下咽,顷刻倾出。更换多方,暂止复吐。病者辗转床褥,已越三月,骨瘦皮黄,奄奄一息。友人萧孟伯力荐余治,吴君乃延余往。证候:呕吐不止,饮食罕进,咯痰稀白,大便干燥。诊断:细按脉象,滑数有力,两尺不断,此孕脉也。何以有此久病?(《全国名医验案类编》)

孕脉属于比较简单的脉象了吧?古代被误诊的病例却有不少,可见古代很多中医的把脉水平低到可怕。放到现在,一根十多块钱的验孕棒,就能将误诊的概率大大降低。

验孕这么简单的事情,把脉还出现误诊,更何况其他病呢?

所以,加强中医的诊断能力,是没错的。现代的检查设备,可以有效地增强中医的诊断能力。

比如中医治疗新冠肺炎,有没有治好,得靠检查报告来确定,而不是把脉确定。

这个没有必要去排斥,中医的诊法,不是一步到位的,是逐步完善的。

比如舌诊,汉代就有了,但是并没有受到重视,直到清代,才逐步发展完善。现在的人学中医,感觉舌诊就是个很传统的诊断方法。

或许再过一两百年,看各种检查报告、影像,也是中医很传统的诊断方法。

不过呢,中医唯一不能现代化的,就是中医的辨证思维,要是把这个也丢了,就真的不是中医了。而很多操作方法现代化,只会促进中医的发展,中医还是中医。

分类
医论医话

谈治疗方案的选择

如果是常见病,而且病情单一,一般不存在治疗方案的选择问题。

但是,如果是疑难病,尤其是病情复杂的,治疗方案的选择就是一个问题。

我这里用癌症治疗来做例子,谈一下治疗方案的选择问题。

遇秋的一个同学,得鼻咽癌。第一次放疗出院后,遇秋用中药帮他解决了放疗的副作用,如乏力、胃口不太好等,并提供了相关的治疗参考方案。但是他老婆觉得中药有毒副作用,会影响放化疗的治疗效果,不让他继续吃中药了,所以他就中断了中医的治疗建议,专心采用西医的方案。

遇秋还有一个朋友A,A的小姨得了直肠癌,跟遇秋讲,他小姨家经济窘迫,想让我劝说他小姨采用中医为主的治疗方案。我说,别急,这时候你小姨的儿女肯定不会采用中医为主的方案,等她做完手术,做完放化疗,还有机会,再用中医。A觉得不可思议,明明西医不一定能治好,中医也不一定能治好,为什么就不会选中医呢?

遇秋说,这个好理解,父母得了重病,不借钱不倾家荡产地治疗,会被周围的人视为不孝,这是一个比金钱的压力还要大的心理压力。一般人财两空了,别人的评价也就好了。

如果只采用中医,没去医院,天天在家熬中药,花的钱不多,周围的人会认为你是在消极拖延,不想治好父母的病,是不孝,人品不行!

在这里,遇秋不想讨论中西医的治疗效果差别,这个争论不会有结果。抛开治疗费用来讲,西医也治好了不少癌症,不是西医就一定治不好。而中医没治好的癌症,也是千千万万。

以前,接诊癌症患者时,遇秋一般都是建议他们尽量采用中医药来治疗,省钱,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发现大多数病人并不是这样想的,很多病人经济条件不是太好,但也“只要能把病治好,钱不是问题”。钱花完了,心也就死了。

慢慢地,遇秋也不劝病人了。病人要做什么治疗,病人或家属自己选择。要看中医,就帮他好好诊治。要中断治疗,也随意。

疑难病、重病的治疗方案选择,有个潜规则,就是谁出钱谁作主。

如果病人本身有钱,病人本人就能做选择。

如果病人没有钱,只有一个子女,那就子女说了算。如果病人没有钱,又有好几个子女,要么是出钱多的子女作主,要么是投票决定,大家问心无愧就好了,不管是不是最佳治疗方案。如果病人和家属是夫妻、兄弟姐妹关系,更是谁出钱谁作主。这些病人,自己也无奈,有心无力。

所以,医生可以给病人提治疗建议,但是不要有执念,觉得自己给的方案是最好的,病人不采纳,就心里难受,甚至抱怨、怪罪病人不听医嘱,这是不对的!

现在有的医生,病人没按自己的思路来,就嘲讽、怼骂病人的选择,这是很糟糕的做法。

不管病人采取什么治疗方案,都是根据自己的情况做的决定,可能也是无奈的选择。医生只能尊重病人的选择,然后尽自己全力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