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伤寒论

伤寒论是不是源自于黄帝内经?

伤寒论和黄帝内经的关系,主流观点有三种:

第一种是伤寒论源自于黄帝内经。认为伤寒论的六经,源自于黄帝内经,解释伤寒论的时候,引用黄帝内经的理论。

第二种是伤寒论和黄帝内经没有直接关系,独立的两套医学理论。

第三种是伤寒论和黄帝内经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遇秋认可第二种观点。

之所以会引起混乱,是因为伤寒论和黄帝内经都有相同的阴阳病名。所以这里遇秋从六经的病名的角度来分析一下。

一、症状不同。

《黄帝内经素问·热论》里描述的六经病是这样的:

伤寒一日,巨阳受之,故头项痛,腰脊强。二日阳明受之,阳明主肉,其脉侠鼻络于目,故身热目疼而鼻干,不得卧也。三日少阳受之,少阳主骨,其脉循胁络于耳,故胸胁痛而耳聋。三阳经络皆受其病,而未入于脏者,故可汗而已。四日太阴受之,太阴脉布胃中络于嗌,故腹满而嗌干。五日少阴受之,少阴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六日厥阴受之,厥阴脉循阴器而络于肝,故烦满而囊缩。三阴三阳、五脏六腑皆受病,荣卫不行,五脏不通,则死矣。

伤寒论的六病,具体条文内容太多,我就不列出来了,为了方便对比,我整理成了下面这个表格:

六经对比

很显然,伤寒论和黄帝内经的三阳三阴病的症状,有很大的不一样。两者在三阳证上,有同有异。而在三阴证上,则完全不同。

第二,传变规律不同。

《素问·热论》:“伤寒一日,巨阳受之……二日阳明受之……三日少阳受之……四日太阴受之……五日少阴受之……六日厥阴受之……。”这是热病的六经传变规律,和伤寒论里的六经传变不同。

《伤寒论》里:第4条,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脉若静者,为不传;颇欲吐,若躁烦,脉数急者,为传也。第5条:伤寒二三日,阳明、少阳证不见者,为不传也。第269条:伤寒六七日,无大热,其人躁烦者,此为阳去入阴故也。第266条:266、本太阳病不解,转入少阳者,胁下硬满,干呕不能食,往来寒热,尚未吐下,脉沉紧者,与小柴胡汤。

第三,治疗法则不一样。

《内经·热论》只提出“其未满三日者,可汗而已;其满三日者,可泄而已”。这明显是只治热证、实证。

但是伤寒论里,有113个方子,汗、吐、和、清、下、温、补各种治法都有,寒、热、虚、实都可以治。

三阳三阴还是那个名词,但是所代表的意思已经变化了。比如,“大学”在古代是“四书”之一,但到了现在,“大学”最常用的意思,显然不是“四书”之一。遇秋认为,伤寒论的三阳三阴病名,有可能是借用了黄帝内经的名词,这可以看作是文化上的传承,但确确实实和黄帝内经有本质的区别。

综上可知,单纯就病名所代表的病情来讲,伤寒论和黄帝内经的差别就很大,就更不要说传变和治法了。如果要说伤寒论源自于黄帝内经,就很难说通。

所以学习伤寒论,可以完全不学黄帝内经,而不会影响学习效果。

分类
医论医话

知识面广一点,幼稚就少一点

今天分享一点小心得。

遇秋为了讲解黄帝内经素问,查找了一些历史、哲学、考古方面的书。无意中得到了一个知识点:

在春秋战国时代,五行是日常生活中的一种分类方法。世界上的东西太多,感觉杂乱无章,把它们分成5大类,就感觉很有条理了。

春秋战国时代,好像5是个吉利的数字,很多事情都和5有关。就像今天的人很喜欢数字8一样,很多事情都会凑成8。

比如《吕氏春秋》:

何谓去害?大甘、大酸、大苦、大辛、大咸,五者充形则生害矣。大喜、大怒、大忧、大恐、大哀,五者接神则生害矣。《季春纪·尽数》

耳之情欲声,心不乐,五音在前弗听;目之情欲色,心弗乐,五色在前弗视;鼻之情欲芬香,心弗乐,芬香在前弗嗅;口之情欲滋味,心弗乐,五味在前弗食。欲之者,耳目鼻口也;乐之弗乐者,心也。心必和平然后乐。心必乐,然后耳目鼻口有以欲之。故乐之务在于和心,和心在于行适。《仲夏纪·适音》

成书于汉代的《札记》,就更多分成5类的事情了:

五礼:吉、凶、军、宾、嘉。

五族为党,五党为州,五州为乡。

五年以长,则肩随之。群居五人,则长者必异席。

五土:有山林、川泽、丘陵、原隰。

天子之五官,曰司徒、司马、司空、司士、司寇,典司五众。

大夫祭五祀,岁遍。

大夫衡视;士视五步。

诸如此类的,太多了。

所以,五行在春秋战国甚至到了汉代,并不是医学的专有名词,也是社会通用的一种分类方法,或者是常用数字。

我们学中医的,觉得五行对应五脏、五味等,很神奇。在当时可能就是比较随意的一种分类方法。在春秋战国时代,五行对应五脏的关系,有好几种,《黄帝内经》里所采用的,只是其中一种。

如果了解了这点,就不会死抠五行了。认为中医源于五行、离不开五行的想法,就有点幼稚了。

同样的道理,黄帝内经和伤寒论的成书年代很接近,两本书上的一些名词相同,思想接近,但不能因此证明两本书有学术渊源。像太阳、阳明、少阳这些名词,可能是当时描述病情通用的名词,大家都可以用。类似今天的“新冠肺炎”这种通用名词。

所以,如果知识面广一点,看问题的角度就会有很大不同,层次也不一样,得出的结论也不一样。

分类
医论医话

认可自己是普通人,才能做好事情

每当遇秋说,普通人也能学会中医,学好中医。

就会有很多人评论,义愤填膺地指责甚至谩骂,说遇秋是胡说八道,普通人学中医,只能成为半吊子,是庸医,会害死很多人。然后就会列举张仲景、孙思邈等名医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会发这种评论的人,其实是无法接受自己是普通人,总是幻想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以后会成为牛人。

有这种想法,也没有错。

其实所有人都是这样过来的,一步一步才接受自己是普通人的现实。

但是,中医大医或大师,从古至今,有几个?按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来计算,平均一百年都出不了一个。大多数中医,在历史上连名字也没能留一个。

如果你读书的时候没有考上985、211,或你工作的时候,没有成为公司核心成员,或你工作多年之后,还没有成为行业的顶尖人才。

如果这时候你来学习中医,就不要期待有什么奇迹发生,因为各种考验已经证明只是普通人,虽然不平庸,但肯定也不拨尖。不会因为你学了中医,就成为拨尖的人才了。

所以,学中医也要摆正心态,要认可自己只是普通人,就学一些普通人能学好的内容,不要总是幻想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通人事,学点实实在在的、能治病的知识,才是正确的。

遇秋之所以讲这一番话,是因为遇秋自认为很普通,觉得自己的经历对普通人有参考价值。

其实,大多数中医都是很普通的,国家卫健委的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全国共有中医医师(含助理)62.5万人。点击查看统计公报

不要说多有厉害,就是能出一本书的中医师,也只是极少数人。就更不要说成为大医牛人的人数了,简直是凤毛麟角。

自己会不会成为凤毛麟角中的一个?答案很残酷,但是,敢于回答,能让自己放弃幻想,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

分类
医论医话

你为什么读不懂我的文章

遇秋写文章分享,只是负责分享,能看懂的,自然就看懂了,看不懂的,只能靠读者自己去查缺补漏。

每个人的中医水平层次不一样,我没有打算让所有人都看懂,也没有能力让所有人都看懂。所以一切随缘。

我的时间有限,只挑要紧的写,不可能把每一篇文章都写得事无具细。

1、为什么有的医案处方没有具体的用量?

我分享的主要意向人群,是我的学生。

而我的学生,手上都会有一本我编辑的《经方使用手册》,每个方子的用量、煎服方法、加减的用量,都写在上面。他们拿病例来问我,我都是只说个方名,加减,基本都是不用重复说方剂的用量、煎服方法,他们不懂自己会去查书。

经方的用量,换算问题,可以查看链接:

http://yzftcm.com/archives/54.html

比如煎服方法,经方里的确实比较丰富,但是,现实生活中,很少能做到经方的煎服方法,这个我以前已经特意写了文章。

查看链接:

http://yzftcm.com/archives/484.html

尤其是现在免煎颗粒的普及,很多时候就是“打开一包,开水200毫升冲服”,如果发医案的时候,这个也还要写了强调一下,未免也太啰嗦了。

很多不是从医的爱好者,可能感觉不到这种变化,所以执着于怎么煎服。

2、为什么很多医案都没有脉象?

我的很多病人或者学生的病人,是网诊病人,本来就没有脉象。没有把脉也一样就治好了,很多人是接受不了的,觉得没有脉诊的中医不是正宗的中医。

你动不动就想着上千万的劳斯莱斯才是正宗的车,是没办法接受几万块钱的五菱宏光的,更没有办法接受五菱宏光载客拉货都很厉害。

现在中医网诊已经很流行了,时代在变化,不敢说脉诊已经没用了,但是在很多诊疗场景里,脉诊已经变得很次要了。

时代在变,很多东西在变。以前马车觉得自己比蒸汽机跑得快,结果是马车的宽度保持下来了,上面跑的却是蒸汽机、内燃机。如今铁轨还是那个铁轨,汽车也还是四个轮子,动力却变成了电。

中医也是如此,时代在发展,中医也一直在变化。望闻问切也随着技术手段发展而变化。

可能有人会说,加上脉象,有效率会更高。可是,难道加上把脉,就可以看好所有的病了吗?把脉和不把脉,都有很多看好的和没看好的,只是人群上有差别,本质上却没有差别,又何必执着于一定要有脉诊呢?

3、医案,为什么医案没有推理过程?

我是推崇并主讲方证的,没有那么多推理,典型的方证就是一一对应的关系,没有太多道理可讲。

比如:

太阳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主之。

太阳病,项背强几几,无汗恶风,葛根汤主之。

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

虚劳里急,悸,衄,腹中痛,梦失精,四肢酸疼,手足烦热,咽干口燥,小建中汤主之。

张仲景处方,基本都没有写推理过程,很多条文也没有讲脉象。

我们学习的人,又何必把张仲景特意写简单的条文又搞复杂呢?

4、加味的中药,为什么这样用?

没有特别说明的,加的中药,用的也是基本的功效,搞不懂的,也需要读者自己去翻中药学课本。

总之,遇秋在中医方面的理念是简朴,在不影主要疗效的情况下,尽量简化中药的应用方法。而不是越搞越复杂,把自己也搞得云里雾里。

分类
医论医话

关于学中医的几个错误观点

凡是做事情,首先要树立正确的观念,才能把事情做好。

学中医也是这样,没有正确的观念,学不好甚至学不会。

遇秋的医论文章,一般是针对最近出现比较多的问题而论述。前两天的文章,看评论,有好几个看起来很对,其实是错误的观点,值得说一下。

1、道德很高尚的人才能学中医

这个真的是很无语。虽说道德是越高尚越好,但这个真的不是做中医的前提条件。

做中医需要很高尚的道德吗?显然是不需要的,达到社会平均道德水平就可以了。在公立医院,医生想坑蒙拐骗,恐怕没那么容易。在私营诊所,可操作空间大一点,但是,正常人都知道坑蒙拐骗不是长久之计。

再说,除了犯罪分子,从事哪个行业不需要一定的道德要求?道德败坏,在哪个行业能混得下去?

所以,学中医,根本不需要强调道德高尚不高尚,正常人就可以了。

2、悟性好的人才能学会中医

这个就更是无厘头了。要想成为中医大师级的人物,悟性当然是越高越好。但是,有多少人能成为中医大师呢?

就像我们学写作文,有天赋有悟性,才能成为文学大师。但是,大多数人学写作文,也就是写点感慨,工作中写写总结,编写一些工作资料,不可能成为文学大师,难道他们就不要去学写作了?

中医也是这样。大多数人学习了之后,也就是治一些常见病,复杂的病,不一定有机会治,也不定治得好。所以没有悟性也完全可以,勤奋就行。

3、记忆力好的人才能学会中医

这个也是错误的。

很多人以为中医有很多知识要记,所以要记忆力好才能学会。

其实常用的中医知识并不多,至少不会比其他行业的从业知识多。

遇秋认为,只要你能胜任其他行业的工作,就可以学中医。你能记住本职工作的知识,就肯定可以记住中医的知识。只是时间长短问题而已。

不需要特别好的记忆力。

农村上了年纪的人,大多数人文化水平很低。记忆力肯定是不太行的。但是,遇秋以前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他们对于天干地支十二生肖非常的熟悉,60以内的数字,随便说一个,他们都能反应过来是什么生肖天干地支。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赌六he彩,每天研究相关的资料,见人就讨论这些,所以不仅记得很牢,而且能灵活应用。

说实话,没有赌六he彩的年轻人,是很难记住这些东西的。

这是记忆力的问题吗?显然不是。只要你日常中经常用的,再差的记忆力也能记住。

当然,如果非常健忘,已经无法从事任何工作了,学中医肯定也是不行的。

4、中医博大精深,半辈子才能学点皮毛

中医博大精深是没错的。

但是,如果半辈子才学点皮毛,肯定就是学习方法错了。

现在的大学教材里边的中医知识,基本就是中医的核心知识,如果下死功夫,把它们全部背出来,也用不了十年时间。何来半辈子也才能学点皮毛之说?

人文类的学科,流传下来的资料都是多如牛毛,想要全部看完,是不可能的,挑重要的看就可以了。

莫言也好,刘欣慈也好,他们会看完所有的文学著作吗?会掌握所有的文学流派理论吗?显然是做不到的。但他们只是懂点文学的皮毛吗?

综上,只要你是正常人中的一员,只要你想学中医,就可以学会中医,学好中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