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医论医话

50岁开始学中医可以吗

有的人问,我50岁了,开始学中医晚吗?想学中医怎么办?

首先,50岁学中医,一点都不晚。历史上有很多名医,都是年纪比较大了才开始学中医的。

人生七十古来稀。古代的人,寿命没有现在这么长,能活到70岁的就很少了。

但是,现在的人,随便都能活到70岁,中国现在的平均寿命已经达到了77岁,很多人都活过了百岁。所以,假设是50岁就开始学中医,花两三年学会,后面还可以用25年以上。

这样计算的话,50岁还可以学中医吗? 50岁学中医是不是晚了?显然,答案是不晚。

虽然说中医可以靠自学,但是,没有五年以上,很难学会。50岁了,显然,时间是最宝贵的,这时候就建议不要自学了,找个培训班学习一下,缩短入门时间。

那么,50岁想学中医在哪报名?如果所在地没有线下的中医培训班,可以考虑线上的培训课程,比如袁遇秋的经方课程:http://yzftcm.com/jingfangke02(点击查看教学说明),性价比高,值得学习。

分类
医论医话

病人自作聪明,可能会害了自己

治病,医生开处方,很重要,但只是其中一个环节。能不能治好病,还要看病人能不能配合,病人把医嘱执行到位了,效果才会出来。

但是,总有一些病人喜欢自作聪明的,觉得医生不如自己想得周全,觉得医生故意把事情搞复杂。

清代名医徐灵胎就记录了一个典型的案例:

观察毛公裕,年届八旬,素有痰喘病,因劳大发,俯几不能卧者七日,举家惊惶,延余视之。余曰:此上实下虚之证。用清肺消痰饮,送下人参小块一钱,二剂而愈。毛翁曰:徐君学问之深,固不必言,但人参切块之法,此则聪明人以此玄奇耳。后岁余,病复作,照前方加人参煎入,而喘逆愈甚。后延余视,述用去年方而病有加。余曰:莫非以参和入药中耶?曰然。余曰:宜其增病也。仍以参作块服之,亦二剂而愈。盖下虚固当补,但痰火在上,补必增盛,惟作块则参性未发,而清肺之药,已得力过腹中,而人参性始发,病自获痊。此等法古人亦有用者,人自不知耳,于是群相叹服。

这个案例,简要来讲,就是徐灵胎给一个病人开方,要求人参要切成小块送服,病治好了。但是,病人觉得徐灵胎这是耍小聪明,故弄玄虚。第二次生同样的病,病人就把人参和药一起熬了,结果没效果。于是又请徐灵胎诊治,徐灵胎还是用第一次的方药,人参切小块送服,病又好了。

这个案例说明,有些药是要用特殊的服法才会见效的,医生有叮嘱,一定要做到,否则没效。

遇秋开的安神助眠药,一般都是叮嘱睡前服用,其他时间不能服用。想一想,上班时间服用了,昏昏欲睡,打盹,到了晚上,反而睡不着了。所以,当有人反馈方子无效时,遇秋一般要先排查服用时间。

再来看个张石顽的医案:

刑部郎中申勖庵高年久痢,色如苋汁,服芩、连、芍药之类二十余剂,渐加呃逆,乃甥王勤中,邀石顽往诊。六脉弦细如丝。惟急进辛温峻补,庶合病情,遂疏理中加丁香、肉桂方。诸医咸谓血痢无用姜、桂、人参之理,迟疑不敢服,仍啜芩、连、芍药,迁延五日,病愈甚而骤然索粥,举家及诸医,皆以能食为庆,复邀石顽相商。而脉至如循刀刃,此中气告竭,求救于食,除中证也。

这个案例,简要来讲,就是有个老年人久利之后出现呃逆。一般来讲,久病出现呃逆,很可能就是胃气衰败,快不行了。张石顽认为应该用理中丸为主,但是其他医生认为下利便血哪里还有用温热药的?于是还是继续用清热解毒药。结果导致病人不治。

这个场景,是不是感觉好熟?

现在看病,很少同时请几个中医会诊。但是,病人拿到处方,先百度一下?还是先拿去中医交流群里问一下?或者是拿给其他医生看下?这些事情经常会发生。

隔三岔五的,遇秋就能碰到问处方的人,“这个处方怎么样?”、“这个方子治什么的?”。

有的是病人,有的只是网上素不相识的虚拟好友。

面对这些人,遇秋一般会回答“处方开得挺好的”、“要相信自己的医生”,一般不作更多的评说。

其实,会拿着处方到处问,说明病人不相信这个处方。这就是最本质的心理。

不管发表什么看法,这张处方病人可能都不会再喝,又何必浪费口舌?

这种病人,因为聪明过头,最终导致小病治成疑难病,疑难病治成大病、重症。

所以,作为病人,选医生的时候要多方参考,认真对比筛选,选定了之后,就要傻白甜一点,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千万不要自作聪明,害了自己。

分类
医论医话

做医生要避免自作聪明,以免误事

学中医的人最好是聪明人,但是,不能自作聪明,要不会误事。

有些名家,出现误诊,就是因为自作聪明。

先来看薛生白的误案:

薛生白治蔡辅宜夏日自外归,一蹶不起,气息奄然,口目皆闭,六脉俱沉。少外家泣于傍,亲朋议后事,谓是痰厥,不必书方,且以独参汤灌。众相顾莫敢决。有符姓者,常熟人,设医肆于枫桥,因邀之入视。符曰∶中暑也,参不可用,当服清散之剂。众以二论相反,又相顾莫敢决。其塾师冯在田曰∶吾闻六一散能祛暑邪,盍先试之?皆以为然。即以苇管灌之,果渐苏。符又投以解暑之剂,病即霍然。(徐晦堂)

一个中暑的病人,差点就因薛生白误诊而死。薛生白,现在很多人已经不知道了,但是在清代,他和叶天士是齐名的。这么高水平的人,却出现低级的误诊,从医案来看,薛生白判断失误的原因,看到“少外家泣于傍”,少外家就是年轻的老婆,他猜测病人病重是因好色有关。另外看到亲朋议后事,估计确实也不行,就没有进一步去辨虚实。于是就误诊了。这就属于自作聪明了。

再来看一个医案:

史鹤亭太史,丁亥春患瘟疫,头痛,身热,口渴,吐白沫,昼夜不休。医师误,谓太史初罢官归,妄投解郁行气药,不效;又投以四物汤,益甚。诸医谢去,谓公必死。遣使迎仲淳至,病二十余日矣,家人具以前方告。仲淳曰:误也。瘟疫者,非时不正伤寒之谓,发于春故谓瘟疫。不解表,又不下,使热邪弥留肠胃间,幸元气未尽,故不死。亟索淡豆豉约二合许炒香,麦门冬两许,知母数钱,石膏两许,一剂,大汗而解。时大便尚未通,太史问故?仲淳曰:昨汗如雨,邪尽矣。第久病津液未回,故大便不通,此肠胃燥,非有邪也。令日食甘蔗二三株,兼多饮麦门冬汤。不三日,去燥粪六十余块而愈。(缪希雍)

这个医案,类似的古书里就太多了。前面的医生误诊,然后名医来了,反转,将病人治好。这个情节不新鲜。

前面的医生,不管病人的具体病情,认为病人被罢官,肯定是心情郁结,所以开了解郁行气药。这种就是典型的自作聪明。

根据遇秋的经验,有时病人描述病情太过简略,为了辨证用药,确实会脑补一些细节。这些细节,有时就补对了,有时就补错了。一般来讲,无效复诊,就要反思了,不能一错再错,错到底。

医生看病的时候,尽量以病人的病情为基础,作出诊断。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自作聪明,以免误事。

分类
医论医话

学会用电脑,中医可以快速提高临床水平

遇秋读《张氏医通》,看到一则医案,有点感想。

医案如下:

滑伯仁治一妇反胃,每隔夜食,至明晚皆吐出不消,其脉沉而弱,他医以暖胃药罔效,滑迟疑未决。一日读东垣书,谓反胃有三,气、积、寒也。上焦吐者从于气,中焦吐者从于积,下焦吐者从于寒。脉沉而迟,朝食暮吐,暮食朝吐,小溲利,大便秘,为下焦吐也,法当通其秘,温其寒,复以中焦药和之。滑得此说,遂以萸、茴、丁、桂、半夏,二十余剂而安,所谓寒淫所胜,平以辛热也。

滑伯仁碰到一个疑难杂症,没有思路。有一天读李东垣的书,想明白了怎么治疗,终于把这个病人治好了。

滑伯仁是元代的医家,是700年前的事了。

但是,我们再来看一下700年后的事情,这个是陈源生老中医经历:

1962年,我所名老中医周湘船邀我会诊一尿毒症患者。病人已神智不清,躁扰不宁,大小便三日未解,历经中西医两法治疗,几次导尿,收效不显。其人年逾七旬,证涉险境,命在垂危。……不料,通而复闭,又增呕吐,再施前法加减失效。怎么办?夜间殚思极虑,穷究良策,偶然翻到王旭高治肿医案一则,案云:“肺主一身之气,水出高原,古人‘开鬼门,洁净府’,虽曰从太阳着手,其实亦不离乎肺也。”这几句话使我茅塞顿开:此证何不下病上取,导水高原?进而联想到《金匮》治百合病亦不离乎肺,其症状描述与此患者颇多吻合之处,又何不权借百合病诸方以治之:清肃肺气,百脉悉安;导水高原,治节出焉。翌日,陈所思于周老,……经内外合治幸得吐止,二便通快,神智渐苏。如此,随证加减,月余而竟全功。

陈源生碰到一个疑难病,当天晚上恰好看到王旭高的医案,找到了治疗思路。病人真是太幸运了。

类似陈源生老这种经历,在名老中医之路里,是非常多的。

碰到不会治的病例,很可能得等到自己读书读到类似的案例才会治,700年来,中医提升水平的方式没有很大的改变。

但是,每个人的藏书是有限的,能用来看书的时间更是有限,什么时候能读到令自己开窍的病例,还真是说不准。

现在我们生活在电脑时代,如果不懂得使用电脑来提高水平,是很可惜的事情。古人可能要翻书十天半月的事情,电脑搜索只需要几分钟。

遇秋学中医,得益于电脑。

遇秋学中医,属于半路出家,没有家传,也没有师承,基本完全靠自学。但是在十来年的时间内,水平提高到过得去的层次,电脑功不可没。

首先是藏书。

先是收藏PDF类型的扫描书籍,这个有五六千本。但是,这类书籍大多数是不能搜索的,存放在那里,除了一本一本翻看,很难快速利用,只能当藏书备查。所以,后来就开始整理可搜索的文本书籍。

批量获取的txt书籍,方便但是不可信,不知道是什么版本,里边错别字也多。

所以自己投入重金,整理、精校书籍,遇秋刚才查看了一下,word版的医学书籍,中医大概有2600本,西医大概有400本,这些都是可搜索的,而且是可靠的。

发文章前测试了一下,遇秋把这3000本电子书搜索一遍,只需要22分钟。搜索“通瘀煎”,统计如下:

找到: 87 个项目

文本: 215 匹配

已搜索: 3,036 个项目 (34.26 GB)

状态: 已完成 (21:59 secs)

已完成: 2021/5/24 9:04:30

这种速度,自己翻3000本书,怎么比?就是这种速度,节省了遇秋大量的时间精力,碰到不懂的,可以快速得到答案,成长速度远超一般的中医。

其次是系统化资料。

这项工作,暂时只搞了方剂、医案两个事情。

方剂,只有民国以前的,大概10万个。心里有一个重要的目标,就是把现当代的中医方剂也录入,但目前还没有这个精力。

医案,目前搜录了3.5万个。重点是在经方的医案,校对归类,花了不少金钱、时间、精力。这些医案,大多数都是名家的医家。

碰到不会治的病例,医案库就是遇秋的“老师”和“军师”,把症状一搜,古今类似的医案,在一两秒内就全部呈现眼前,真是名家汇聚,高手云集,遇秋所需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医案研读一下,寻找思路。

所以,遇秋认为,中医最好学会用电脑,把电脑作为自己的“外挂大脑”,临证水平会提高得更快。靠手工翻书找资料,也是可以的,但是,效率上差别太大。

分类
医论医话

学用经方的三个阶段

遇秋认为,学习、使用经方,一般要经历识方、用方、调方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识方。

这个阶段属于入门阶段,需要下点功夫。252个经方,伤寒论中有113个,金匮要略有139个,这些方子的组成、煎服方法,相关的条文,不要说滚瓜烂熟,起码也要知道个大概,能达到按图索骥的程度。

对于某个方剂,要了理清和它相似、相关、相反等关系的方剂,把一系列的方剂都了解清楚。

比如学习桂枝汤,除了要掌握桂枝汤本身的功效,还要掌握桂枝汤的加减方,对于桂枝汤的变证、兼证、坏证的方剂都要掌握。这样在用方的时候,才会变得灵活。

一般来讲,条文是最原始的方剂功效说明,所以对于重要方剂,条文一定要熟记,最好能背诵。

第二阶段:用方。

认识方剂之后,就要开始使用。这个阶段,主要以原方和合方为主。

使用经方原方不加减,通常就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了。遇秋一直主张新手要使用原方,不要去加减,得等到自己有一定的使用经验之后,再加减。一开始学经方就加减,不是说治不好病,而是对个人水平提高帮助不大,因为加减通常使用的是以前的经验,而不是经方思维的经验。

合方,张仲景就示范了很多个了。有的病情,原方一个搞不定,就可以考虑合方。

第三阶段:调方。

要上升到这个阶段,必须要掌握药性。对药性掌握到位了,加减才会变得有价值。

中药知识,不经过专门的学习,是很难掌握的。有的人以为,拿本中药书查一下就行了,这是不对的。

有很多医家灵活应用经方的经验,其实是用药经验。

比如芍药甘草汤,一般人用来治腿抽筋,但是,会灵活应用的,可能还会用来治疗各种痛症,比如腹痛、三叉神经痛等,治疗各种肌肉痉挛,治疗便秘等等。为什么会这样使用?是因为这些医家把白芍、甘草的药性掌握到位了,所以想怎么使用就怎么使用。

当然,调方,方子的主体结构、主体功效,是不能调得没影了的。要不就乱套了。芍药甘草汤,加上桂枝生姜红枣,这时候就不能再叫芍药甘草汤加减了。得换方,比如桂枝加芍药汤、小建中汤等。

这三个阶段,有的人可能不是分得那么明显。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讲,是可以大致分清楚的。判断一下自己处在哪个阶段,集中精力完成当前阶段要做的事情,有助于更快速地提高自己的水平。同时,可以避免盲目的焦虑,好高骛远,觉得自己不行之类的。